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六章 有人抢戏
    因为小元神的存在,王实仙不需要内视就对自己体内的状态了如指掌,令他魂飞魄散的是,那股血脉之力在带路党的带领下沿着先天功的行功经脉径直往下,竟轻车熟路地往丹田冲去!

    如果经脉就像是水管,不仅内力能在其中运行,血脉之力也能借道攻击内腑,但只能储存内力的丹田可不成,这是要炸裂丹田的节奏啊!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必须要找个能消磨掉这股能量的地方!就在王实仙走投无路之时,端坐在识海之中的小元神忽然一动,王实仙下意识地引导带路党将那股血脉之力往任脉引去。

    任督二脉,在人体中原本属于奇经八脉,因为有明确的穴位,与十二正经一起合称十四正经脉,任脉主血属阴,督脉主气属阳,依道家的说法,任督二脉是人体阴阳沟通循环的主要渠道,人在娘胎之中时,一前一后的任督二脉是相通的,但出生后就会堵住,只能通过修炼才能达到重新打通的目的,这二脉艰涩难通,特别是最后的连接二脉的玄关,没有足够级别的实力与耐心还有运气很难打通。

    并且这二脉,既不直属脏腑,又无表里配合关系,对外来内力还有极强的排斥力,强行进入只会让引爆内力,在修练中根本就无法借助师长的力量,只能靠自己来打通。

    但来自老威廉血族的血脉之力,恰与主血属阴的任脉无比契合,天然带着阴性,最关键的是它不属于内力的范畴,这些理由足够让王实仙选择任脉赌一把!更何况这是来自小元神灵性的指引。

    狂暴的能量果然顺利地钻进了任脉之中,没有引起排外爆炸,从前胸紫宫、玉堂**穿过,经腹部巨阙、上中下三院等穴位,闯过神阙、气海、关元诸穴,也只有先天任脉才能承受如此能量的冲击,堵塞节节消融,能量不断被消耗,最后带路党、还有老威廉的血脉之力在会阴处,狠狠地撞在隔绝二脉的玄关之上!

    玄关开了吗?

    随着冲击,坚韧的玄关带动任督二脉剧烈收缩。

    下体膨胀欲裂,从头部百会穴到会**,以及丹田,都在抽动,王实仙感到身子一震,经脉破裂持续不断的痛苦中又是一下强烈到无法想象的刺痛,好在他修炼炼神术,对疼痛已经有了很强的耐受力,才没有晕过去!

    能量彻底消散在任脉之中,但玄关依然存在,并没有被打开,只是裂了条细缝……。

    一丝气血在任督二脉的玄关之处交融,任督通百脉通,哪怕只是一条细缝,王实仙睁开了眼睛,吐出了一口黑血,明显感到受到重创的经脉恢复了点生机,天地元气的吸纳速度加快。

    “还有……,咳!最后一掌。”王实仙还在仰躺着,甚至有点迫不及待地向走开的老威廉轻声说道:“你要不打……,就算我赢了。”

    老威廉有些恼怒,虽然他不明白王实仙是怎么在血脉之力的全力一击中活下来的,但看得见王实仙现在的状态极其糟糕,他狭长的眼睛眯了起来,冷声说道:“我觉得你现在可以选择放弃。”

    “然后,我白挨两掌,一切继续?”王实仙说话利索了起来。

    协议是王实仙接住三掌,或是死了,才能放了那九个女孩,既然他还活着,就只能再接最后一掌。

    老威廉沉默,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面,打得半死不活的,还要补一掌!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谁都不愿半途而废!

    “那我就成全你!”老威廉决定不要面子了,也要将王实仙彻底拍死!

    王实仙单臂撑起了身体,想要站起来,不料身体的筋骨酥软,使不上力,努力了几次都没成功。

    约瑟夫叹了口气,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将王实仙搀扶起来站好。

    “算了吧。”约瑟夫手一搭上王实仙的身体,就感到他的状态确实很糟糕,对王实仙低声劝道:“你已经尽过力了。”

    “我来替他接这一掌如何?”一个雄壮的声音从楼梯上传来。

    大厅里的血族和人类愕然地往楼上望去,只见楼梯口不知何时站着个彪形大汉,足有两米多高,一身黑色的紧身皮衣裹住全身,只露出眼口鼻,将健美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背上插着两把长刀,两只手臂交叉抱在胸前,更是显得拉风嚣张。

    老威廉的脸色非常难看,竟有人能无声无息地入侵到古堡的二楼之中,要知道这个古堡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古,今晚又是个血族大聚会,除了散在周边的明暗哨,里边的高科技监控装备更是一件不少,楼上的仅有的几扇窗户也装了红外监控,只要有物体闯入就会自动报警。

    布汝加亲王一打眼色,他身边一位实力强悍的血族侯爵,身形闪动间扑到二楼的楼梯口,抓向大汉的咽喉!

    出乎所有血族意料的是,这位出场拉风至极的大汉没有任何躲闪动作,好像没有反应过来似的,任由侯爵扣住了他的咽喉。

    轻易扣住了入侵者的咽喉要害,侯爵心中鄙视,五指一发力,就想捏碎大汉的咽喉,不料大汉的咽喉如钢浇铁铸般,黑衣紧裹的咽喉往里稍一凹陷后,就再也捏不下去!

    侯爵的脸色变了,以他的指力,就算是铁皮以他的实力也能捏扁啊!

    “嘭!”侯爵的腹部中了大汉一拳,凌空跌回大厅,侯爵空中身子一展,轻盈地落在了地上,眼中碧光大盛。

    “你们血族就是如此待客的吗?”大汉收回了拳头,笑道。

    “你是何人?”从大汉的并不是很强攻击力中,以老威廉的眼力自然看出大汉黑衣有古怪,他喝住了还要扑上去的侯爵,寒声问道。

    “血猎!”大汉吐出的词让大厅内众血族杀气腾腾。

    相比之下,布汝加亲王冷静得多,皱起了眉头,说道:“这里是我们布汝家家族的古堡!你好像来错地方了吧?”

    根据当初秘隐同盟与血猎签定的和平协议,秘隐同盟的血族要遵守六戒,血猎同样也不能随意进入他们的领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