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四章 一切都结束了?
    最极致的力量是没有任何变化的长驱直入,老威廉还是保留了变化的可能,毕竟只是第一掌,有试探的成分。让老威廉感到奇怪的是,王实仙并没有展现出与他气势相匹配的实力,内力也就相当于伯爵的水平,可令人惊异地是王实仙竟能准备地预判到他这一掌的变化!

    虽然第一掌还是击中了王实仙的胸前要害之处,但连续的变化,还是让它损失了很多能量,特别最后那几乎贴着王实仙拦截双掌的强行一变!也就是说老威廉用了七成的力量,却只有不到五成的力落在王实仙胸口!

    本来应该透体而入的五成劲力又被王实仙极具韧性的先天功借助往后抛飞的惯性消磨掉了一部分,在空中喷出鲜血又转移了一部分,最后再通过肢体的极速颤抖将一部分余波化解。

    即使是这样,剩下的力量也给王实仙的內腑造成了一定伤害。

    但终究是在这实力悬殊的比斗中捱过了第一掌,保住了性命。

    趴在地上的王实仙果然有了动静,双臂一撑,在血族沉默的注视中从地上慢慢爬了起来。

    王实仙抹了抹嘴角的鲜血,眼睛愈发明亮,重新走向大厅中央的位置,走向死亡……。

    一步,一步,又一步,气势再次攀升了起来。????“我只用了七成的力!”死神一般的老威廉缓缓说道。

    第一掌,老威廉高估了王实仙的内力,以为他有接近公爵的实力,所以没有选择直捣黄龙,保留了招式中变化的可能,同时又低估了王实仙的境界,变化太多,中途损失了太多的力量。但第二掌,摸清了虚实的老威廉不会再给王实仙任何讨巧的机会!他只需要全力的一掌,就能将王实仙连同他的拦截防守一起拍死!

    “我知道,还有两掌!”王实仙开口说道。

    实力弱小是可以当成逃避的理由,但王实仙不愿意!生命可以被打败!被杀害!但不能被虐待!如他所说的那样,因为那点无谓的坚持,像孙传玉一样傻了起来。

    “好!你死后,我会放了这九个血食。”老威廉看着走到近前的王实仙,忽然说道。

    “像你所说,我们都会思维,有共同的情感,你将会用你的生命获得了我们布汝加血族的敬意。”

    “谢了!但我也会努力让自己活下!”王实仙咧开嘴,露出满嘴沾满鲜血的白牙,笑道:“你们为什么不愿意承认这个血食仪式很残忍呢?很野蛮呢?”

    “呵呵!”老威廉也笑了起来,说道:“那我就再以布汝加长老的名义加一个承诺,如果你能在我三掌中活下来,以后我们布汝加的血食仪式就不搞了,不然老被你说成变态,我们也觉得难堪。”

    大厅内的血族有丝骚动,却没有血族提出反对,一方面这种仪式现在本就很少有机会举行,另一方面实在忍不住想品尝温热新鲜的血液,有些人类很乐意让他们趴在脖子上吸两口的,再不济偷偷出去打个猎就是了,虽然有避世六戒的束缚,但布汝加家族从来就不是遵纪守法的好血族。真正让他们感到震惊的是,老威廉的大度!

    只有少部分血族或多或少能明白老威廉的意思,就是强如布汝加家族,也不愿意得罪一个将来注定会成就大道的超级强者,但这一切都要建立在王实仙能活下来。

    “哈哈!爽快!”王实仙朗声笑道,笑声中气十足,毫无畏惧。

    王实仙动了,竟主动发起了攻击!按道理讲,防守比攻击更简单更容易,实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下放弃了防守,那点蚍蜉撼树般的攻击力是不存在以攻代守的,这和撅起屁股让人踹没有任何区别。

    找死!老威廉眉毛一挑,早已凝聚全力蓄势以待的身形再次开始虚化,攻出去的一只手臂仿佛撕裂了虚空,已与身体脱节,整个大厅的空气似乎都这只手臂被带动了起来,一掌径直朝王实仙拍了出去!一往无前,放弃了任何变化,只有纯粹速度和纯粹的力量!

    速度将会让王实仙避无可避,力量将会把进击中的王实仙轰成肉泥!

    王实仙沉浸在虚境之中,很认真地跨步、扭腰、挥拳,一招“顺势而为”施展得一丝不苟,一如他面对郑庭基般从容,气势锁定的终点就在前方五米的距离,顺着气势的脉络,王实仙的拳头也在前进,沿途散布在虚空中的气势不断被拳头鲸吸而入!

    所有的血族都认为,主动发起攻击的王实仙将会被老威廉击杀在他启动的位置,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王实仙的速率竟突然提升了!同样消失在他跨步的位置。

    多西克的眼睛一缩,以他侯爵的血脉之力强化过的肉眼,自然能清晰地捕捉到王实仙的动作残影,就是这个味道!就是这个速度!打断了他了手臂!

    “轰!”剧烈的音爆声,响彻整个大厅,能量波如涟漪一般往外扩散。

    四周的血族强者面色一变,几位公爵闪身上前,抵住了能量波的扩散,笼罩在能量波范围内的各式家具像被揉捏过一般瞬间扭曲,玻璃餐具随之爆裂成片。

    能量波消散,一阵气旋穿过大厅的空间,卷起了凯瑟琳的发丝与裙摆,她早已被老琼斯拽到远远的地方,此时心中茫然,翘起脚尖,看向大厅中间的位置,心中的天平歪来歪去,不知道该粉谁好了。

    一直泰然就坐的布汝加亲王心中震动,首次站了起来,察看战况。

    大厅中间的位置,王实仙与老威廉在他们本来站立的位置中间偏王实仙的地方相对而立,一拳一掌抵在一起……。

    平了吗?

    “噗!”脚下的石板化成了粉末,口中猛地喷出大股紫黑色的血液,王实仙如面条一般软了下去,瘫倒在地上。

    老威廉的脸上一片潮红一闪而过,他收回了拳头,眼中的银光也慢慢敛去,一切应该都结束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