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单刀赴会(三)
    来参加这次为老威廉举办庆祝聚会的,不仅有各个桀骜不驯的布汝加本家族人,还有其他属于秘隐同盟和中立家族的代表。有常出领主外表文雅的纹卓若家族成员,有充满艺术气息的托瑞米家族成员,外表丑陋的诺菲勒家族成员,还有睿智的魔卡维家族成员,让王实仙大开眼界。

    特别是那个藏身于圣特利尔最大的血库之中的魔卡维血族,很是健谈,以前约瑟夫说的血族里关于人造血液的研究他一直都有参与,这项研究不仅对血族改变与人类的寄生关系有重大意义,同时也能解决人类自身医疗用血紧张的状况。这些年来,得益于人类基因技术与干细胞技术的进步,血族的研究人员已经能造出人造血,只是与人体内的血液相比,还有许多缺点,它不能输送养分,也没有凝固血液的本领,更没有对外界感染至关重要的免疫能力。因此要研究出像人的血液那样的代用品,还要经过更大的努力。

    那个魔卡维血族手上的杯子里装的就是人造血液,另外一只手里还提了一大瓶,向围着他的血族讲解人造血对整个血族的意义、研究的过程与进度、现在产品的优点,还不时向身边的血族推荐,可是宣传效果不是很好,大多数血族只是好奇而已,除了有几个碍不过情面倒了杯,但也浅尝即止,散开到其它位置后悄悄倒掉。

    魔卡维还极力邀请貌似很感兴趣的王实仙也尝一尝:“放心,这不是人类的血液,我自己造的,味道很好。”

    “算了,只要你们觉得好就行。”王实仙忙摆了摆手,他虽然好奇,在心里也很支持这个魔卡维血族,但胃里对这与人类血液非常像的液体实在有些膈应。

    魔卡维血族脸上掩饰不住的失望,对多西特说道:“很多族人不是不知道人造血对我们血族的意义,只是如今人类与血族的关系进入了沉静期,危机感不强罢了!原本强大的血族在不知不觉中正被人类依靠更加强大的科研能力甩在身后,一旦哪天再起冲突,我们面对的就不是几个血猎那么简单了。”

    多西特拍了拍那个魔卡维血族的肩膀说道:“乔治,你也是我们血族伟大的科学家!”

    “个体永远斗不过群体的。”乔治摇了摇头,看了王实仙一眼,说道:“归根结底还是我们族人太少了。”

    这是句很很容易挑起战争的话,血族从哪里来?还不是人类!人类与血族之所以能进入沉静期,就是因为避世六戒里有一条:拥吮必须得到领主的批准。如果有人违反,无论是拥吮者还是被拥吮者都将被处死。

    人类可以容忍少量的血族寄生在人类身上,但绝对不会允许这个量扩大,并且随着人类越来越强大,这个量只会越来越少。

    王实仙忽然很容易理解,这不正是和祖星人类在基因大幅改进后,对自己人类身份的否定一样吗?这种改进不是统一的进化,而是极富想象力的修改!血族和人类至少在外表上还是相像的,都对人类有这样的不认同,更何况是那些人!

    “不少了,再多就没了。”王实仙淡然说道,话中透着警告。

    乔治眼中厉色一闪而过。

    出自魔卡维的血族都是睿智的疯子!多西特打个哈哈,岔开了话题,低声对王实仙说道:“来了位美女。白手党党魁老琼斯的孙女,也是他唯一的继承人。”

    乔治不认识什么凯瑟琳,他对这些不感兴趣,拎着装有人造血的瓶子往其他血族群里凑去。

    王实仙有些惊讶,真是无巧不成书!白手党一向做军火生意,隐杀又是个杀手组织,对武器的消耗很大,两方有往来也没什么奇怪的。不过,那边圣特利尔市各方势力可能正打得火热,身为星条国最大黑帮的白手党党魁的老琼斯竟带着孙女跑来参加一个吸血鬼的派对!心也太大了吧!莫非是真的不在意?

    “亲爱的凯瑟琳小姐!”多西特对走过来的凯瑟琳说道:“是来找我喝一杯吗?”

    如果说之前的那次短暂的偶遇,这位跑车美女给王实仙留下的印象,是性感中带着天真野性,特别是跑车在高速公路上那疯狂的一撞,不仅毫不在意别人更不顾惜自己!那么今晚,她则展示了完全相反的一面……。

    之前随意挽起来的那头金色的长发,被雅致整齐地盘在头上,刻意展出她天鹅一般优雅修长的脖子,一件浅色的修身晚礼服,尽情地勾勒出她动人心魄的身体曲线,波澜起伏后,一圈小裙摆在她修长的腿弯处绽放开来,然后一双水晶高跟鞋完美的将她高贵的气质衬托了出来,特别那透明的绑带勾勒出了她小腿优美的弧线……,可以说,她今晚的打扮!无意不是在充分展示她身为一个女人的魅力!

    凯瑟琳那双湛蓝的大眼睛,扫过王实仙后,然后对多西特娇声说道:“尊敬的多西特侯爵,我很想和你喝一杯,不过我现在只想找他算账!”

    说着凯瑟琳纤指指向王实仙。

    这个女子实在是有些莫名其妙!虽然对凯瑟琳是过来找他的,有心理准备,但王实仙还是皱起了眉头。

    多西特有些愕然,确认道:“这位可是王掌门!”

    “我才不管什么掌门,脚门的!”凯瑟琳一双大眼升起了雾气,说道:“他欺负我!”

    其实,凯瑟琳那日确实是对王实仙的无动于衷有些气恼,但来得快,去得也快,过后也就忘了。今晚的血族聚会,她本不愿来的,哪怕这对她以后继承家族事业很重要!无奈经不住老琼斯有时威胁又是恳求的,这才勉为其难地过来了,不料在血族的聚会中又遇到了那个奇怪的人,本已经淡忘的恼怒又涌上心头,加上大厅内没几个人类,实在无聊,就和老琼斯打过招呼后,走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