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 个人崇拜
    “臭小子,说话说半截,找死啊!”江蓠娇嗔道,从英气逼人,统帅群豪的话事人秒变小女人神态。

    头上挨了几记爆栗的史蒂文瞧得两眼发直,呵呵直笑,心中愈是佩服他的王仙君。

    “你很崇拜王仙君?”江蓠眼中闪出异光,她能看出在史蒂文心中,她这个师姑,如今星条国临时的话事人地位是不如一个还是外人的王实仙。

    “那是自然!”被江蓠的问话挠中心中痒处,史蒂文两眼发亮,大声说道:“男子汉大丈夫,当如是也!”

    “半文不白的!”江蓠扑哧一笑。这王实仙除了运气好了点,武功高了点外,人还是比较猥琐的,不好名不争权,与江蓠从小到大心目中竞逐权力场的男子汉大丈夫的形象实在相差甚远。

    “光武功高只是蛮夫,是不够大丈夫资格的。”江蓠对面前年轻的洪门人循循善诱地说道。

    “我们练武之人自然只论武功,他日得大道破虚空,眼前这些只是过眼云烟而已。”史蒂文面生向往之色。

    显然已被某人抢先洗脑了!江蓠心中翻了个白眼。能得大道自然看不起这犄角旮旯的权位之争,可自古以来,又有几人能最后走到大道的尽头?

    “这几天你们就学了这些?”

    “嗯!”史蒂文兴奋地说道:“我们本想请教武技的,可王仙君还说打架这种事最是恶俗,练武是修道的途径,不能本末倒置,心境才是最重要的。”

    “孔泽师兄当时就哭了,口中只喊朝闻道夕可死矣!”

    “可恶!”这边频繁开会,紧锣密鼓地布置,马上就要打得热火朝天,那边王实仙在一群年轻人中间宣扬心境,江蓠脑海中闪出王实仙那带着恶趣味的笑容,仿佛是在向她无声抱怨着自己被冷落。

    当然也不是说王实仙讲的就不对,只是实力达不到一定层次,空谈境界,空谈大道,全是空中楼阁。明明全是就一群小学生偏偏盯着微积分干眼馋,老老实学自己的加减乘除不好吗?王实仙自己的大徒弟李悦彤还不是在一板一眼地苦练招式?

    说到底还是因为星条国洪门的年轻人缺乏师门传承,有一些干脆就是野路子出身,没有机会到山门阅读足够的师门典籍的缘故,没有足够的眼界,才被王实仙忽悠。一般师门典籍都会详细记载师门中历代高手的修行体会,哪怕你再奇葩也总能找到个差不多的吧,在相互参照的情况下,可以避免门下弟子走很多弯路。

    被王实仙让史蒂文传过来的话,一阵插科打诨,江蓠可以体会到王实仙出发时强大的信心和轻松的心态,但他这次面对的活了两千年的老鬼啊!说不定伸出一根手指头就能戳死他!

    当新任市警局局长里弗斯来亲自来洪门总部的时候,王实仙就知道圣特利尔市的黑道大局已定了。

    从理论上讲没有任何一家黑道组织可以抵挡住国家力量的清理,但当国家力量动起来的时候,这个市的警察局长也当到头了,市长的下次选举也基本不用再参加了,可里弗斯没有这个负担,他的动作越大,反而越能彰显他的能力,他的政绩!难的地方在于残局的整理,这种动用国家力量的异常行为不可能长时间持续,被赶出去的帮派在运动式的打击过后很快就会重新回来,重新孕育出来,这时需要体现出洪门的作用了,从社会的最底层帮里弗斯稳定住局面。

    里弗斯能屈身亲自赶来,说明他是个务实有魄力的人,而江蓠是个胆大细致的女孩,两人又掌握了足够的力量,面对群龙无首的一帮乌合之众,合作没有失败的道理。

    王实仙知道江蓠后面会很忙,傍晚时,他与斯蒂文交代一番后,就一个人走出了华夏街,迈开步子似慢实快地往罗宾森公园的方向走去。

    火红的晚霞由浓及浅洒满半个天空,在大厦中间,可见夕阳仅有一丝露出来,路上并不平静,在远处逡巡的一帮吉南人看见华夏街里出来一个人,手里挥舞着刀棒呼啸着扑了过来,王实仙之前都是被枪炮撵着打,最不济也是血族手枪什么的,像这种黑帮街头斗殴还是第一次经历,心中不由有新奇感,本想一个加速变向从他们旁边掠过,后面街口传来一群戏虐挑衅的口哨声,还有孔泽那特大的哄笑声,这帮家伙!刚给他们宣扬过心境,还一个个道貌盎然,走路讲话一派武林宗师的样子,这才多久?都露了原形!那就让事实再给他们上一课吧。

    王实仙保持了原来的前进方向,步行着迎向那群吉南人。冲在最前面的几个吉南人眼中闪过奇怪的神色,眼前的这个猎物身形既不高大,太阳穴没有高高隆起,眼神又没有精光四射,怎么看都不像是个高手!可面对他们的冲击,偏偏无论是步伐还是神情都太从容了,从容到让人心生寒气!

    眨眼间,王实仙的身形笔直地挤进了吉南人的刀棒之中。不,应该说是貌似笔直,其实他身体的各部位在极小的空间内不停地做着高速的闪避攻击动作,在孔泽等人的肉眼之中,成了笔直没怎么动的效果。

    十几个人聚在一起抱团冲锋,也就三四秒的时间,王实仙已经不受丝毫阻挠地从快速奔行的人群中穿了过去。

    “啪!”随着长长的砍刀掉到地上,人也萎顿往地上瘫去。

    “啪!啪!啪!”随着第一声传出来,从头到尾整齐而又有节奏,吉南人纷纷软倒在地。

    王实仙的背影在远去,融入到两旁高楼大厦的阴影之中,太阳终于完全坠入到了地平线下,夜色开始笼罩大地,路灯亮了起来,远处街道上哪还有王实仙的身影。

    再往后的街口,孔泽带着一帮洪门弟子张大着嘴巴,呆立在那里,口哨与哄笑还在喉咙里继续凝聚,几秒钟的停顿过后,有几个人发出猛烈的咳嗽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