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世事就是这么有意思,一个黑帮的话事人居然热烈欢迎警方来扫黑,而警方老大真诚地邀请一个黑帮来控制他们清扫后的地下秩序。

    看着里弗斯的车子消失在街头,跟着送出来的一群大佬中,孔杰夫关切地问道:“怎么样?”

    江蓠抿嘴一笑说道:“我本想多分点蛋糕吃,没想到他却把整个盘子都端给了我。”

    “真是甜蜜的负担啊!”选择压上赌注的江蓠语气依旧轻松,可她的心里却是沉甸甸的,毕竟是圣特利尔近千洪门帮众未来的命运,如果失败了,她可以转身就走,这些帮众呢?却要背井离乡了,甚至整个星条国的华夏后裔都会受此影响,被其他种族踩在脚下,成为种族歧视的对象。

    江蓠就是这样的人,当她选择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胆子一向大得很,直到事情展开了进行了,开弓没有回头箭了,她才知道后怕,然后硬着头皮继续下去!有时她的运气很好,有时却倒霉透顶,这次呢?

    大佬们看见江蓠轻松的样子,以为她已经智珠在握,也都放松了下来,脸上浮现出笑容。这些见惯生死,拼杀多年的大佬并不见得对江蓠有多服气,但现在恶劣的情势下,来自山门没有自己势力的江蓠却是他们此时最佳的粘合剂,可以将他们团结在同一面旗帜下。

    从别人手里抢蛋糕吃是一种吃法,接整个盘子又是另一种吃法。

    林志明死得太快了,胡大海干脆利落地废掉了他的武功,选择留下他的小命,让所有人都始料不及!这就是胡大海高明的地方,显示了他磊落的心胸,当然这并不能排除他暗地里杀掉林志明的嫌疑,但事情都已经这样了,林志明不可能还有什么脏水泼到他头上,拖下去或许会有好的变化,他实在没有必要赶得这么急,冒险在森严的监控中杀掉林志明。

    但要是林志明的证词中有假呢?还是受人指使的呢?那个指使的人能沉得住气,继续把筹码压在一个即将接受测谎仪检验,精神受到沉重打击的人身上吗?

    所有接触过食材和林志明的人都被控制了起来,虽然还没有多少头绪,但里边有方东书的人是肯定的,所以江蓠选择干脆将方东书也清理出去,她要一个人好好地带着干净的洪门人稳稳当当地接住里弗斯递过来的盘子!

    警方持续72小时的扫黑大行动即将张开,罪孽都是前任造的,此时里弗斯可以肆无忌惮地挥舞着扫把,把一切魑魅魍魉扫进垃圾桶,而洪门要做的就是迅速地填满这些空白。

    洪门的成立本来是要造反从异族皇帝那夺取政权的,而白手党是从事最黑的贩毒和贩卖军火生意的,都要求组织严密,等级森严。与真正有历史有根基的洪门、白手党不同,圣特利尔的黑帮多是移民自发为维护自身利益自发产生,内部管理简单粗放,基本上都是几个老大,手下连着帮头目,然后这些头目再带着一群小弟,并没有划分详细的等级与职责,倚靠个人魅力来进行管理。这种结构非常有意思,平时看不出弊端,包括普通的帮派争斗也没什么问题,死一个头目,他的小弟自会有其他头目瓜分接收,但如果中间这些头目一下全死光光了,会出现情况?估计老大们要对小小弟会彻底失控了。

    现在这些黑帮的老大正在警局里聚会,听说相处得不是很愉快,等他们出来后,忽然发现没几个认识的人了。那时被扫出去的小小弟们四处星散,他们平常和各自老大混,与老大的老大可没什么交情,倒时认不认他们还真要两说。

    江蓠抬头看了下开始西下的太阳,映着地平线上的天空一片火红,仿佛是染上了鲜血,她似乎已经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江蓠觉得自己好像遗漏了点什么,她想了好一会,将心中的计划捋了又捋,都没发现什么不妥。

    难道是这两天事情太多,压力过大,有点疑神疑鬼,紧张过度了?江蓠摇了摇头,和众洪门大佬一起走进了会议室。

    就在里弗斯走进了星条国洪门总部的时候,王实仙知道圣特利尔黑道的大局已定了。

    会议一直持续到凌晨,连晚饭都是众人聚在一起在会议桌上解决的,终于将配合警方扫黑的行动细节敲定了。各个大佬相继告辞离开,江蓠走出会议室,伸了个懒腰,看见史蒂文一个人在院门口探头探脑的。

    自从江蓠以掌门特使的身份掌握了星条国洪门的真正话事权后,总部的安保工作就由孔杰夫的徒弟们负责了,所以史蒂文在这个时间点还出现在这里并不奇怪。江蓠向史蒂文招了招手,让他过来。

    “有事吗?”江蓠问道。

    史蒂文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江蓠。

    “你这个小鬼头。”江蓠笑骂道:“有话直说,有屁快放。”

    史蒂文张了张嘴,还是提醒道:“师姑,你不觉得身边少了什么人吗?”

    江蓠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脸色大变,扣住史蒂文的双肩,眼射奇光,史蒂文觉得一股庞大的精神力紧紧罩住了他,让人畏缩,识海好像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阿仙去哪里了?”江蓠急迫地问道。该死!今天是王实仙去赴血族之约的日子,本来说好要一起去的,不料,她竟忙忘了!

    被江蓠猛然爆发出来的精神力压迫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史蒂文努力提起心神,哆嗦着嘴唇说道:“王仙君说,如果你问起,才让我说。”

    “说什么?”江蓠醒过神来,发现了史蒂文的窘境,带着歉意的眼神收回了外放的精神力,她《炼神术》已经打通了三个窍位,精神力远超同龄的修行者,更遑论刚成年的史蒂文。

    “他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江蓠眼立了起来,眉梢聚满了煞气。

    寒气逼人,史蒂文心里直发毛,赶紧说道:“他说他这句话是开玩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