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 聪明人很多
    江蓠的临时小办公室,很简陋,大约只有十个平方,除了一个宽大的办公桌,还有几把椅子,基本的办公用品很齐全。

    “我只是暂时帮这里的洪门理下事。”江蓠不好意思地说道:“条件有些简陋,不要介意。”

    里弗斯坐在椅子上挪了挪,找了相对舒适的坐姿,像聊天似地说道:“都差不多,我的办公室也是空空的,大家都是刚来圣特利尔市,还需要相互扶持。”

    江蓠笑了,说道:“不一样的,我只是个过客,你却是要在这待很久的。”

    里弗斯耸了耸肩膀,不置可否,充满暗示地说道:“只要我们合作顺利,或许一切都有可能。”

    或许是因为江蓠是个漂亮女子的缘故,两人不像是警察与黑道高层之间的谈判那样针锋相对,似乎是两个朋友初次见面的聊天。

    “我还是晚来了几天,当然不是这两天局势恶化,也轮不到我来坐这个位子。”里弗斯笑道:“我很承你的情。”

    江蓠说道:“局长说笑了,是市长认可您的能力,跟我有什么关系。”不是所有人都傻瓜,挑起黑道大乱这种事,只要看谁最后得利,谁就最有动机最有嫌疑。当然更不能别人试探几句,就承认,毕竟罪名太大了。

    里弗斯笑了笑,继续说道:”市里很多人认为这次黑帮大规模骚乱是从两天前开始的,但是我仔细分析了这次事件的发生经过,可以说,这次的骚乱是从更早的时间开始的。洪门,是目前圣特利尔黑道上的重要势力之一在警局的系统里可存了有十几个g的案底。这样一个组织,它的首脑被人炸死了,之后胡大海掌控了洪门。”

    “一开始洪门确实展开了貌似猛烈的报复。”里弗斯说道:“可总给人有些心不在焉,没有使出全力的感觉,果然随后就开始有了约束帮众的行动,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江小姐成了洪门真正的话事人。”

    “我经过缜密的分析,这种情况只能有一个解释!”里弗斯伸出一个手指头,以肯定的语气强调道。

    江蓠坐在办公桌后面,脸上绽放出笑容,说道:“说说看,我对你的那个解释也很好奇。”

    里弗斯盯着江蓠的眼睛,缓缓说道:“贵组织里荆龙头的被炸身亡,根本就是胡大海干的!为了自己上位而杀死自己的首领,这种事情在黑社会组织里,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所以并不稀奇。如果是他自己干的这件事情,那么他现在成功上位之后,因为心里也知道其实凶手就是他自己,当然不会向别人报复,就有些应付了事的味道。”

    “然后你们也发现了他的嫌疑,就架空了他,正好塞给我们警方!而你趁机掌握了权力,我们警方最大的失误就是不知道你掌握了洪门的话事权!”

    江蓠发出一声呲笑,叹道:“好丰富的想象力。”

    “你很年轻,江蓠小姐。”里弗斯笑道:“我之前的工作就是处理黑社会犯罪问题。我研究过很多组织,首领的性格与年龄往往决定一个组织的做事风格,在我研究过的所有的卷宗里,很少有您这么年轻就掌控一个组织的先例,最重要的还是一个女子。”

    “所以你在成为话事人后不可能继续延续胡大海的策略,你必须要做出点不一样的事情和成绩来证明你自己,在极短的时间里建立起权威,避免重走胡大海的老路。”

    “我有一个习惯,就是如果当我开始怀疑一个对象的时候,我会尝试把自己当成那个对象,然后分析,如果是我,处于这样的局面当中,我会怎么做,我最需要什么……,这样的分析往往非常非常有效果……,而您猜猜,我当时,尝试把自己当成您,分析之后得出了什么结果呢?”

    “什么?”江蓠语气非常平淡,她知道里弗斯此番前来的目的,并不是来找她麻烦的,现在他试图先通过一番分析,向她证明他的能力,向她施压。

    “搅乱众人视线,打破局势平衡!然后……,浑水摸鱼!”里弗斯一字一字地缓缓说道:“这就是我今天站在您的角度上,思考了很久得出的,我最需要的结论!”

    啪!啪!江蓠鼓起了掌。世上的聪明人很多,里弗斯果然已经从蛛丝马迹中,知道事情的大概,可又如何?

    鼓掌的人没有多少赞赏,被鼓掌的人也没多少得意,江蓠与里弗斯相视一笑,说道:“看来我只能按照你的结论来做了。”

    “如果我是两天前到来的,或许你的计策就不会这么成功了。”里弗斯撇撇嘴巴,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的前任年纪大了,满脑子想的是如何安全的,体面的,平稳的退休,或者一切顺利的话,还可以在临走之前得到一枚勋章。所以,在这次骚乱乱刚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意识到严重性,显得犹豫不决,还试图通过谈判的方式。”

    “如果我早来了几天,我会在开始第一个跳出来敢惹事的黑帮面前高高地举起大棒!用最严厉、最雷霆的手段把危险扑灭!打得它元气大伤,不敢冒头为止!我曾经研究过,在开始的时候,其实很多组织都只是在观望试探,只是警方显得很懦弱,所以他们才嚣张了起来。警方退一步,他们就进一步。这种情况非常不好。如果在开始的时候,不要顾忌什么面子,不要顾忌什么舆论影响,直接用雷霆的手段把跳得最厉害的人全部直接抓起来,狠狠地教训一通,或许情况就和现在大大的不同了。”

    “那么现在呢?”江蓠不动声色地说道。

    “现在靠大棒已经不行了,现在大家的情绪都被挑上来了,得适当地扔出一点胡萝卜来。”里弗斯摇了摇头,说道:“偏偏我的前任又选择用大棒,全圣特利尔有多少黑道组织,有多少人员?警察有多少人?我们不可能同时对付洪门、吉南人、枫叶人、黑人、元阳人、普鲁人!我们没有那么多警力,也没有那么多精力!如果一味的打压,最后只能弄得同归于尽。政府出动军队,你们完蛋,我们离职。”

    “我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因为正确的道路不多,聪明人总能想到一块去。而愚蠢的人干的蠢事就千奇百怪,令人捉摸不透了。”江蓠淡然说道:“我对你们的大棒不感兴趣,说说你的胡萝卜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