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八章 局长亲临
    “洪门的胡龙头不是已经被你们抓起来了吗?”王实仙说道

    “成也罢,不成也罢,总要当事人拿主意。”王实仙无奈地说道:“你这老盯着我,算什么事?是不是有点缘木求鱼的味道?”

    麦克不知道缘木求鱼是指他方向不对,以为是夸他,不禁得意地说道:“谁让我们俩熟呢,我就知道你就我的救命之木,通过你肯定能找到鱼。新认命的局长与我的理念相同,我的意思你明白吧?这是我们的机会!”

    救命之木?咋不说神棍呢?王实仙乐了说道:“不是我们的,而是你们的!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这根救命之木就给你指条明路。”

    报了江蓠的电话号码,王实仙强调道:“这是洪门现在真正话事人的联系方式,也就是你,别人我可不会给。”

    听着会议室里传出来江蓠的声音,这或许是江蓠喜欢的状态吧。女人下手就是狠,为了洪门一家的事,不惜将整个圣特利尔的黑帮都拖下了水,还想乘机收割一把,没有什么仁慈,堪称心狠手辣!江蓠的身上已经有几分枭雄的本色,她接到麦克主动打来的电话,应该会很欣喜吧。

    江蓠老是嫌弃他猥琐,嘲讽他烂好人,王实仙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和恶念每个人都有,不能说一个人在心里想想不好的东西,没怎么付诸行动,就说他猥琐,只不过是自己有所控制吧。

    大道何其艰难,何等寂寞!由武入道本就注定了一生离不开争斗,这也是为什么要讲究清静与无为,如果没有控制,那入的将会是充满杀戮魔道。????道家的清静与无为,不是说天生就清静,能独善其身,而是建立长期的自我控制上的,一纸隐世协议,能让全真派隐世数百年,除了现实的残酷,让全真门人一度失去了入世的信心,另一方面道家的本性思想确实也起了很大的作用,这与洪门热衷于入世显然是不同的。

    王实仙不得不承认江蓠这几天玩得很漂亮,可内心深处又有些不安,似乎并不愿意看到江蓠成为这样的人,更不清楚当她品尝都权利滋味,沉溺于权谋中时,还记不记得自己来圣特利尔市和插手星条国洪门的初心。当然王实仙也不会去阻碍江蓠,只会全力助她去追逐自己的梦想。

    现在洪门的局势很好,圣特利尔市上任警察局长破天荒地把所有的黑道首领都召集在一起,本就是一种无声的妥协,后面恼羞成怒,愚蠢地将各个黑帮的首领强行拘留,在群龙无首之下,缺少了约束的黑道反而更加混乱。

    相反洪门因为方东书的突然发难,让龙头胡大海只能暂时靠边站,胡大海进去了后,有江蓠领导下的洪门却成了最有凝聚力的群体,加上马上就能就位的专干脏活的两队空降兵,手里的实力非常雄厚。等各个黑帮首领从拘留所里出来时,估计圣特利尔也变完天了,毕竟新局长上任后也不可能马上再将他们都放了,那样的话,对政府的公信力是个非常大的打击。反正有前任帮着背锅,如果让王实仙选择的话,他会索性趁此机用雷霆手段将黑帮重新梳理一遍。

    接下来江蓠应该会很忙,忙到没有时间陪他去见识下今晚血族的盛大聚会了,好在王实仙一开始也不想带江蓠过去,他还没强大到能在血族老巢中护住江蓠的地步。

    江蓠确实很忙,她开完会后,接到了麦克的电话,说是新任局长对她很感兴趣,想找她谈谈,江蓠可不想像其他黑帮老大一样进了警察局就出不来了。

    “我不是星条国的公民,只是来圣特利尔玩几天而已,没有做过任何违法的事情,相信在你们警方的档案里也是白纸一张,更没有义务配合你们警方破什么案子。”江蓠在电话里说道:“虽然你们的新局长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当然我也是好奇他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他能来我这里的话,我会当面祝贺他能接任局长的位子。”

    电话挂断没多久,一辆没有悬挂任何标志的黑色汽车停在了洪门总部门口,罗西带着位身穿黑色西装的四十左右身形高大的白人男子和同样身着便装的麦克走了进去。

    虽然电话里说的不客气,但当接到新任警局局长里弗斯过来的电话时,江蓠并不怠慢,因为是敏感时刻,对方又是微服私访,她安排了罗西到华夏街外面接应,自己和郑小川两个外来户带着一大群洪门本地大佬等候在大门口里侧。

    麦克帮双方相互介绍完后,退到里弗斯身后半步远的位置。

    里弗斯深深地看着面前这位眼神凌厉,满脸英气的来自南岛的年轻姑娘,知道她是洪门当代掌门的亲侄女,也是现如今星条国洪门的真正话事人。在如今圣特利尔市黑帮打得热火朝天,龙头胡大海被拘留的情况下,洪门至少在表面上显得不急不躁,稳守门户,都显示了这个女子对局势对帮众的控制力。

    “恭喜里弗斯先生能接任圣特利尔市警察局局长。”江蓠握完手后,果然笑着祝贺道:“相信在您的领导下,圣特利尔的治安能开拓出局面。”

    “我能接任这个职位,可要多谢你们闹得凶啊。”里弗斯听了,咧开嘴笑了笑,说道:“治安工作,这可不是我一个人能完成的工作,需要你的支持。”

    江蓠抿嘴笑道:“闹得凶是其他人,我们洪门人这两天可都缩在华夏街。”

    “尊敬的江小姐,我想,我们之间可以做一次有意义地交谈,也许会对我们双方都有帮助的。”里弗斯的神色很坦然,态度也很诚恳地说道。

    “我也很想开诚布公地与您谈一谈,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的临时办公室就在里边……。”江蓠笑着做了个请的姿势。

    走进办公室的只有里弗斯和江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