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 洪门风云(二)
    星条国洪门的总部离德馨武馆并不远,也就两个街口的距离,除了占地面积大了点外,与四周华夏商铺没有什么大的不同。

    王实仙随江蓠步行前往,好像是一对正在逛街情侣。白天的华夏街依然是他刚来时的熙熙攘攘,只是显得沉静了许多,华夏人正努力地让生活一如既往。

    街头巷尾,还有楼顶的天台上都有洪门的帮众在监视着。

    几乎每个路口都停有的警车,更给街上平添了几分肃杀的气氛。

    一辆警车的车窗摇了下来,露出个鹰钩鼻子大秃顶,向王实仙招手。

    王实仙与江蓠相视一笑。

    “你不是要处理隐杀的事吗?怎么老呆在这里?”麦克下了车,低声对独自走过来的王实仙抱怨道。老实说,麦克一直觉得这个实力强横的修行者会是个变数!他非常不愿意看到王实仙掺和在这次帮派的争斗中。

    “那群血族最近在忙个聚会,暂时还没空搭理我。你们选择路吉南人合作了?”王实仙指了指警车笑道,在他看来,这是个愚蠢透顶的决定。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洪门数百年的底蕴,岂是一个新兴帮派所能挑战的?华夏人有很强的文化向心力,光这华夏街就不是一般力量所能征服同化的。

    提起这事,麦克就有些恼火,说道:“有些人只看到了洪门失去了龙头,自以为洪门马上会陷入内乱之中,偏偏局长就是这些傻逼之一!”

    “呵呵!”听麦克说的有趣,王实仙笑了起来,也难怪有人会这么想,华夏人内斗也是出了名的,不过这次星条国洪门权力转移很平稳。

    “就算内乱了又如何?洪门可是个全球组织,强者如海!”麦克看了王实仙一眼,这个家伙可是一拳将吉南帮第一高手沙蛇击飞的存在。虽然在热武器时代,普通人可以凭借各种武器极大缩小与修行者之间的武力差距,但那只是修行者还没强到一定程度,传说中洪门有几位老祖可是逆天的存在,绝不是几把枪就能搞定的。

    “我不是洪门中人。”王实仙笑道。

    “你身后那位美丽的未婚妻总是吧?”麦克撇撇嘴,说道:“已经又有空降兵在来的路上了吧?”

    王实仙心中蒙上了层阴影,空降兵最大的优点不是他们有多强的战斗力,而是在本地洪门的支持下,来无影去无踪,打完就走,在他国做事的无顾忌性。

    现在星条国洪门内部不靖,连龙头都被人干掉了,加上所有人都知道空降兵要来,依靠空降兵几次有限的出手能扭转大局吗?

    “我现在只是保镖而已,能保她安全就不错了,空降兵什么的,轮不到我一个外人知道。”王实仙笑道。

    “保镖?王先生,你知不知自己有多危险。”麦克苦笑道:“明明你一根手指头就能戳死我,可我偏偏从你身上感受半点不到威胁。”

    “明明已经上了隐杀的死亡名单,前几天还有心情跑去逛街,没有一点危机的样子。”

    “我真怕自己有一天连怎么死在你手上的都不知道。”

    “只要你不盯着我就行了。”王实仙安慰道。

    胡大海,是一个胖子,坐在椅子上肚子都要顶到胸口了,完全没有帮派中人彪悍的感觉。

    见江蓠和一位年轻人走进了会客厅,胡大海带着洪门众大佬站了起来,和江蓠打过招呼后,紧紧握住王实仙的手,发出爽朗的笑声。

    “王掌门,久仰大名啊!”

    “胡坐馆客气了,前段时间私事缠身,没能第一时间来拜会,实在不好意思。”王实仙向胡大海致意道。

    两人相互寒暄了几句。

    会客厅内,负伤的孔杰夫与方东书等一帮本地洪门高层主事们都在。山门外事堂堂主郑小川来到圣特利尔后就住在洪门总部,此时也出席了这次议。

    彼此见礼后,江蓠挨着郑小川坐下,王实仙身份有些尴尬,干脆以洪门女婿的身份坐在了江蓠旁边。

    利可共不可独,谋可寡而不可众,独利则败,众谋则泄。这次会议是胡大海接位后第一次高层大会,不可能在这样的会议上商议什么具体的对敌策略,无非也就是统一一下思想,鼓舞下士气,展望下未来,顺便展示下自己已经得到山门的认可与支持。

    郑小川代表江守约发表了讲话,首先肯定了这些年星条国洪门在荆老大的带领下取得的成就,同时对胡坐馆也充满了信心,眼前的困难只是前进路上的一些小坎,相信在山门的支持下,星条国洪门必定能度过难关,迎接更加辉煌的未来。

    会议很祥和,直到二路元帅方东书说话的时候。

    与很多洪帮高层松垮的坐姿不同,方东书坐姿笔直,身形儒雅,显得与众不同,锐利的目光扫视了会议桌旁的众人后,最后眼神落在胡大海身上,沉声地说道:“我这里有些关于荆龙头遇害的信息,不知当讲不当讲?”

    胡大海心里一沉,有情况不先向他汇报,反而选择在这样的场合当众说出来,难道这位心思极重的方老五要搞事情?

    “老五,为荆大哥报仇是我们洪门的首要任务!有消息自然要说,莫非你还有什么顾忌不成?”胡大海皱起了眉头。

    孔杰夫奇怪地瞥了方东书一眼,他之前从未听方东书说过有关于荆老大遇害的情报。

    几人之间的不谐调,王实仙自然能感觉出来,有了不好的预感。

    “陈方死了!”方东书平静的眼神里透出哀伤:“他的尸体在郊外的一处密林中。”

    会场骚动起来,陈方就是一直失踪的洪门总部的主事。

    荆老大被炸身亡,陈方是最有作案嫌疑的人,只是他一向是荆老大的亲信,人素来忠义。当初荆老大还未上位时,有一次被仇家堵在巷子里,就是他冲了进去,两人杀出重围后,陈方身中二十多刀,差点失血而亡。很难想像陈方会背叛洪门,背叛荆老大!

    被灭口了吗?还是被人劫杀?

    “怎么死的?”

    “胸口中了七伤拳!内俯俱碎而亡!”方东书眼睛平视胡大海一字一顿说道。

    会场一片哗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