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五章 龙头遇难
    这是个很大的乌龙。

    “你和我说这些没用。”王实仙冷冷地说道。

    麦克狐疑地打量了下王实仙,有些无奈又带点可惜地说道:“我以为我们的推心置腹能换来你一点真诚的反应。”

    “我们甚至不需要知道与你同一批来的星条囯有多少人,现在这些人在哪里。只要你们在行动前能与我通个气,让我们有点反应的时间,来控制事态的扩散,帮你们擦下屁股。就这么简单的合作,对双方都有好处的合作,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理由来拒绝。”

    “我很务实,对相对守规矩的洪门也抱有善意,难道你们想这样一个人推到吉南人那边?那样的话,到时受打压的可就是你们华夏人了!”

    王实仙摇了摇头,站了起来,叹了口气,说道:“麦克警长,你都说到这地步了,我还不能答应你,理由就已经很清楚了:我根本就不是你口里那什么空降兵。不过我会将你的意思转给洪门人。”

    麦克耸了耸肩,不在意地说道:“这里的监控已经关了,你应该知道我刚才所说的话如果泄露出去,对我意味着什么,所以我们之间的对话不会有任何记录。”

    “那你和江蓠来星条国的目的是什么?高速公路上的袭击是怎么回事?昨晚沙蛇明明可以逃出去,却又被一人硬生生打了回来,那人不是你吗?”

    王实仙微微一笑,道:“你说的这些,我不会承认的!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虽然与洪门关系匪浅,但并非洪门的人,来星条国是为了解决与隐杀之间的一点小麻烦。”

    听到隐杀时,麦克脸色就变了,难怪昨晚监控里出现了个极为厉害的血族,举手投足间就打伤了两位吉南高手,随后飘然离开。

    隐杀这个和血族有莫大关系的组织只会为人类处理一些高层次的纷争,虽然离社会很远,但在警局总部的案底却触目惊心。可以说每一个死在它手里的人都是有一定能量的人,同样的,每一个委托它的人也往往身居高位,无形中成为它的庇护者,不然以星条国的力量会当真奈何不了一个杀手组织?

    “你被隐杀追杀了?”麦克跟着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说。

    “嗯!”王实仙淡然说道:“所以我根本就没有闲心当什么空降兵!第五大道我昨晚是路过了,但只是路过!麦克警长,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这时麦克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接通放到耳边,面色极为古怪。

    王实仙虽然也能听见手机听筒传来的声音,可惜是星条语,他不太明白什么意思,好像是某个人死了。

    “荆老大死了……。”麦克挂了电话,看着王实仙的眼睛说道。

    “怎么死的?”

    王实仙皱起了眉头,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这下要乱成一锅粥了。

    麦克终于相信王实仙真不是空降兵了,他对荆老大死讯的反应太淡定了。

    “王先生,我还有事!不远送了!”既然王实仙不是空降兵,麦克也失去了兴趣,推开门,一溜烟跑了。

    做人也不能这么现实吧,王实仙一阵无语,只能自己踱出房间,把房门关好。

    持续几天的混乱让警局里乌烟瘴气,到处都是被逮进来的帮派成员,人声鼎沸,各种骂人的语言混在一起,秩序连菜市场都不如。

    “看什么看?”一个双戴着手拷的壮汉被个瘦小的警察推着挤过王实仙时,双目上挑,居高临下,显得盛气凌人,桀骜地说道。

    王实仙一乐,正要配合着说句:看你咋地。

    壮汉被身后一个同样戴着手拷的人提脚踹在屁股上:“王仙君看你,是你小子福气!”

    心里一哆嗦,壮汉没想到眼前这位貌不惊人的年轻人竟然就是传言中一拳打炸沙袋,击伤血族侯爵的王仙君。

    壮汉身后那人,当日曾在“德馨武馆”里练武,是见过王实仙的,忙带着几个洪门帮众向王实仙行礼。

    “王,王仙君。”壮汉舌头打结说道:“不要见怪啊!”

    王实仙心中叹息,这些心气十足、斗志昂扬的洪门帮众显然还不知道他们老大已经被干掉了。

    “怎么就被抓到了?也太不小心了。”王实仙笑道。

    壮汉见王实仙平易近人,眼神一亮,下意识地想摸摸头发,举起手来,才发觉自己正戴着手铐,不好意思地说道:“那群吉南孙子来砸场子,打到兴头上,就被条子堵在里边了。唉,这几天只能呆局子里,要靠兄弟们干活了。”

    “只要人没事就好,存人才能存地。”王实仙安慰道。

    出了警察局,王实仙就给江蓠打了电话,只是江蓠在电话里也惊讶不已,显然还不知道荆老大遇害之事。

    王实仙回到华夏街时,这里气氛已经诡异了起来。

    在街头逡巡的洪帮帮众面色沉重,双眼有火苗在燃烧,如同即将要喷出地面的熔岩。

    德惠昌饭店也歇业了,王实仙遇到方程正带着一群手拿简易武器的人从里边走了出来。

    “怎么回事?”王实仙沉声问道。

    “王仙君,坐馆被人袭击了。”方程恨声说道:“我们出去找吉南人算帐!”

    王实仙蹙眉问道:“是管事的人召集你们的?”

    方程目光躲闪,说道:“他们还在二路元帅那开会,这是兄弟们自发的。”

    “你们洪门又不是乌合之众,上面有什么安排下来,自然会有人指挥,都像这样各行其事。”王实仙说道。形势有点不太对,就算要开会,也不能外面连一个主事的人都不放吧。

    不知为何王实仙想起了江守约诈死时,南岛发生的那争权的一幕。

    “王仙君毕竟不是我们洪门的人,岂能了解我们现在的心情啊!不管怎么商量,总是要报仇雪恨的!”人群中有人说道。

    王实仙眼中射出寒光,在他气势的压迫下那人原来倔强的目光变得畏缩起来,往后退了几步。

    “我只是说出我的建议而已。”王实仙缓缓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