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 看好了
    不是修行者就不能习练格斗术,毕竟当代的格斗术是建立在对人体的科学认知上的,只是这针对普通人创立的格斗技,过于直接、简单与修行者的能力并不是十分匹配,这种不匹配在修行者境界不高的时候还不明显,后期才会逐渐放大。

    孔杰夫的儿子在武学上走了歧路,看孔杰夫尴尬的样子,他显然也知道这一点,估计是儿子有自己的想法,让他有些无可奈何。

    武馆里正在练武的人见到孔杰夫带人进来,恭声问候后才继续训练,孔泽也停了下来,见到江蓠不禁眼前一亮。

    “爸,这位就是南岛来的江小姐吧?”拿条毛巾擦拭身上的汗水,孔泽很有礼貌地地说道。

    孔夫杰脸色阴沉了下来。罗西等人也脸色一变,这孔泽自小在学校里上学,受白人的价值观影响很深,一向对洪门长幼有序尊卑分明那一套不屑于顾,总认为是些早该摒弃的历史糟粕。人不坏,不过在现在这场合确实突兀了些。

    王实仙总算知道刚才的饭桌上,孔杰夫为何没让自己儿子出席了。

    从世俗的礼节上看孔泽并无失礼的地方,但在洪门中就非常不恭敬了,江蓠柳眉轻扬,上下打量了下孔泽,对孔杰夫笑道:“孔师兄,这位就是令郎吧?”

    孔杰夫点了点头,皱着眉头对孔泽沉声说道:“阿泽,你已是成年人了,平常有什么想法是你的自由,只是你口中的这位江小姐是我孔杰夫的师妹,你是想让人笑话我养儿不教?”

    见父亲话说得如此严重,孔泽脸红了起来,他也不是不识大体,刚才不知为何下意识地不愿称呼眼前年轻貌美的女孩“师姑”。

    “江师姑,不好意思,之前只知道有南岛的人要过来,具备辈分没搞清楚,不要见怪啊。”孔泽说道,眼中还是有不以为然之色。

    江蓠出身洪门山门,对礼仪规矩比较看重,现在全真山门里也管得比较多,看神色还想不依不饶。王实仙忽然笑道:“不知者无罪嘛,阿蓠如此年轻漂亮,来到星条国后,被这么多年轻人叫做师姑,我在旁边听着都有点不习惯。”

    年轻人有想法是正常的,就像王实仙对自己师门里的很多规矩也有看不惯的地方。

    江蓠狠狠瞪了王实仙一眼!孔泽虽然能猜出王实仙的身份,也听说他的事迹,可当真看到一位相貌普通和自己差不多的年轻人就站在自己面前时,心中傲气顿生,只觉得有些见面不如闻名。

    “哼,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儿子一向自视甚高,与老一辈的内敛不同,常自诩年轻一辈的翘楚,他的心理,孔杰夫岂能不清楚,冷声说道:“知道这位是谁吗?元阳人尊称‘全真仙君’,当代全真派掌门,王掌门!新三口组两大高手冈本宏志与池田信长都死在他的掌下!”

    “孔泽见过王掌门!王掌门的事迹,史蒂文是天天挂在嘴边。”孔泽笑道:“不知能否露两手,也让我们开开眼界,见识下从国内来的修行者的实力!”

    “师兄!”史蒂文不满地叫道:“王仙君当然厉害了!不信你问罗师兄!”

    罗西在旁边也道:“师弟,王仙君可不是浪得虚名,你还是消停点吧。”

    “王掌门,犬子不识礼数,你不要见怪,我们住在楼上,请随我上去喝点茶水,然后好好休息下吧。”孔杰夫手引向练功房里边的室内楼梯说道。

    王实仙笑着要与孔杰夫往楼梯处走去。

    “王掌门不会也是国内那些花架子,不好意思出手吧?”孔泽嘴角含着讥诮,现在国内一些所谓门派的掌门人让人配合着玩摆拍忽悠人还可以,论实战连普通人拿把菜刀都对付不了,虽然王实仙可能性不大,但他依然忍不住说道。

    孔杰夫心中怒火陡升,身形一闪,出现在孔泽面前,一个耳光就扇了过去,孔泽知道他躲不过,也没打算躲,梗着脖子等着耳光落在脸上。

    耳光终是没有落下,孔杰夫的手腕落入旁边伸过来的一只手掌里,就在孔杰夫动的瞬间,王实仙如影随形,手往半空中一伸,孔杰夫挥动的手腕径直撞入他的手掌之中。

    孔杰夫眼神一凝,几个月以前,他见过王实仙的出手,除了最后神奇的逆转令人看不懂外,无论内力还是招式并没有太出奇的地方,自忖可轻松击败这个年轻人,他并非做戏,确实是想给孔泽一记耳光,所以在王实仙拦截时,有了个微妙的变化,没想到还是撞在了王实仙的手上。行家出出手,就知有没有,看来王实仙这几个月来,取得了突飞猛进的进步,难怪敢主动招惹隐杀。

    发生在练功房内异状,早就引起了学员们的注意,只觉眼前一花,残影中,那名年轻人扣住了洪门双花红棍的手腕,一片惊呼声传来。

    一切就发生在眼前,孔泽虽然连父亲与王实仙的招式变化处都没怎么看清,但光凭王实仙这身法与眼力,却是他拍马都赶不上的。

    在江蓠的微笑中,孔泽脸变得惨白,他不清楚父亲有没有故意留手,此刻竟无比期望这记耳光能扇在自己的脸上,那样也不会比现在更尴尬。

    史蒂文双手握拳,眼中露出兴奋之色,好像王实仙越厉害,越能彰显他的荣光。

    罗西暗中摇了摇头,都提醒了,还是不信邪,自找难堪!不过能让一向心高气傲的师弟吃点苦头,对他的成长说不定是好事。这个王实仙也不知道是怎么练的,如此年轻就有这样的实力!

    “好身手!”孔杰夫赞道。

    王实仙松开了手,笑道:“孔师兄,一点小事而已,何必大动肝火!”想要寻求别人的帮助,最好要先展示下自己的实力。

    “看好了,我只演示一次。”王实仙淡然地对孔泽说道。

    身上的气势提了起来,王实仙瞬间蜕变,从泯然众人化身为魔神,气势压在每个人的心底,犹如有魔力般,将整个练功房里的人心神都被吸引了过去,然后随着王实仙的气机锁定在刚才孔泽击打的沙袋之上!

    左脚踏出,身影摆动,右拳击出,每一个动作都非常清晰,随着拳头挥动,所有的气势像被手臂吸走,然后明明王实仙跨出一步后距离沙袋还有三四步的距离,手臂挥完右脚却已出现沙袋前,拳头已经贴在了沙袋上!

    悬挂在空中的沙袋纹丝不动,手臂不够长?还是估算错了距离?光传说中的缩地成寸,就没人笑的出来,学员们不由自主地张大了嘴巴,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

    王实仙收回了拳头,“嘭!”沙袋瞬间爆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