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二章 圣尊将至
    黑锏即将再次被手掌攥住的瞬间,稍一吞吐就摆脱了手掌,在郑庭基胸前极小的空间内以极美的姿态舞动了起来,而郑庭基的那只手掌还受到了黑锏攻出的锏气能量的影响,竟没能第一时间控制住黑锏,只能被动地随着黑锏格挡起来。

    十几锏一气呵成,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在郑庭基胸口的方寸之间猛烈攻击,每在手掌堪堪挡住之前,黑锏就已变了攻击点,双方犹如捉迷藏似的,锏影掌影绞在一起,却没有碰到一下,最终黑锏还是没有逃离郑庭基的魔爪,被一把攥住。

    王实仙眼中爆出精光,刚才在虚境的有意无意之间,循着劲气,顺势而为之后这招诗情画意,竟在不假思索间,动作速率达到了空前地步的同时,也保证了攻击力度与角度!如果按照他现在的思维速率肯定是无法做到这种程度的!

    “好!”郑庭基毫不吝啬自己的赞叹。王实仙已经给了他太多的惊喜,一夜之间就有了这样的进步,实在令人不可思议。

    王实仙自己也感到挺满意,小元神的成长加上他对招式的熟悉,虚境二招基本成型了,特别是在用出顺势而为这招时对内力的把握,这才是他后面能顺畅地使出诗情画意的关键。

    “这也要多谢曾爷爷的指点。”王实仙收回了黑锏。

    “武功到了这种地步,不是光靠别人指点就能练出来的,还是要靠你自己的感悟,会了就会,不会就不会。”郑庭基说道:“像你这个年纪,就能有自己的法,是我这辈子见过的第二人!”

    “哦?”王实仙有些惊讶,他能达到今天的境界,并不是只靠苦练和天赋,而是各种机缘巧合,再加上上天眷顾,短短的半年时间就给了他三次顿悟的机会,才造就了一切!大千世界,果然不缺天才与机缘,总有些令人瞠目结舌的存在。

    “那第一个人是谁?”王实仙好奇地问道。

    郑庭基负着双手,眼中露出敬佩的神色,说道:“宋景舟!”

    “魔尊!”王实仙心生向往,全真派缺席江湖太久了,虽然有李清一家充当耳目,但还是有很多事情只是知道个大概,特别是对近代的江湖尤为明显,像宋景舟作为魔尊,也只闻其名,不知其详。

    “天纵奇材啊!”郑庭基眼望四十五度,幽幽地说道:“《万道转生诀》就是他根据自己的法所独创的武功,纵横天下,无可匹敌。”

    “曾爷爷,看你说的,在我眼里你才是无可匹敌的!”王实仙忙猛拍马屁。

    “哈哈!”郑庭基笑道:“当年我确实远不如他,但现在鹿死谁手,总要打过,才知道!”

    朱云阁来到东余山时,已是下午,轻车简行,就带着两个随从,亲手拎着礼物来拜见郑庭基。

    王实仙、江蓠与赶过来的李清一起将朱云阁迎进了山门,两人之间以礼相待,按步就班,没一丝火气,当然像朱云阁那张僵尸脸,任谁也亲近不起来。

    朱云阁口呼师祖,大礼参拜郑庭基,一向对晚辈随和的郑庭基终于体会到了乔宗堂的痛苦,木着张脸和朱云阁随便说了几句话后,就逃之夭夭了。

    朱云阁从身后随从那里拿过一个密码箱,打开后取出《极阳玄功》递给了王实仙,说道:“这是副本。”

    王实仙点了点头,江蓠将同样已经准备好的《炼神术》副本奉给了朱云阁,道:“朱师叔,请您过目。”

    翻了翻《炼神术》,朱云阁对王实仙说道:“你这里搞的不错!以前我的格局有点小了,老想着守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其实是在坐看修行界走向没落。”

    洪门成立之初本来就是各个帮派还有一些散修因为共同的政治目标而走在一起,传统武林门派的属性比较小,门内山头林立,成份复杂,除了南岛洪门早年开始回归武林外,其它各地对门下弟子的培养并不给力,更多的是直接吸收社会闲杂人员或是招揽点散修。

    “朱帮主客气了,我也只是恰逢其会而已,不然逆时代大势滚滚车轮而行,个人再多的努力也只是挣扎。”王实仙笑着说道:“我刚来海连市时,也迷茫得很,想闯个江湖,都没多少空间。”

    “时代也是人开启的,没有人能否认你在里边所做的努力。”朱云阁沉声说道:“我这次到海连来,除了为这次交易,还要和青帮的沈帮主、南岛的江掌门谈些合作建立武校的事情。这也要多谢李兄之前一直帮着联系。”

    李清忙说道:“也是朱帮主有心。”

    修行者协会发展迅速,不仅将手插向各门派弟子,现在所有在社区医院的煅体师也必须有修行者学会认证的等级证书,所有接受免费煅体的孩子也都会被授予修行者学徒的身份,以后的评级工作也由他们负责。

    眼看一个庞然大物就要在华夏大地诞生,再没有动作,估计十几年后,江湖上也没其它门派什么事了。

    “什么有心没心,只是最近华夏江湖风起云涌,时不我待啊!”朱云阁说完,站了起来,洒然往外走去。

    还是这么有个性,这份我行我素的霸气,王实仙是怎么都学不会的,当然像他这种几乎白手起家的人要是学会了这种霸气,估计早就横尸街头了。

    叶知秋并没有如他向王实仙所说的那样去了开泰市,而是在离海连不远的姑州市,一个人走在千登古镇的顾言武故居中也很悠闲,信步走到一个池塘边,坐在旁边的假山石上,望着那一池被春风吹皱的池水,如果不是对面走来一个笑容可掬的胖子,他很有作画的**。

    “贤侄真是好兴致啊!”胖子笑道:“却让我一番好找。”

    “安叔,你又胖了不少。”叶知秋看着有些油腻的胖子说道。

    “没什么事,自然心宽体胖,不过现在圣尊要到海连,我的好日子也到头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