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大佬来访
    叶知秋从海连市失去了踪影,让魔门一行人刚到海连市还没有任何作为,就失去了目标。

    “这是我的错,当初不应该答应让你独自一人过来。”水心眉站在窗户旁,背对着众人,看着窗外的灯火辉煌,自责地说道。

    刚从医院里回来的任金奴一向娇艳的脸色有些苍白,如果不是她色迷心窍,主动跳出来,以她的武功,只要盯住叶知秋就好,哪会有机会让叶知秋兵不血刃地摆脱了她。现在大错铸成,这水心眉貌似温和,其实对敢有异心、不听话的魔门中人手段狠辣,就连门内长老稍有异议,也被她当场击杀,丝毫不留情面。

    以前魔门并不是这样的,虽然强者为尊,但各宗派之间只是相互守望的松散联盟,但这一切从宋景舟登上圣尊后就开始有了改变,天姹派重新控制了魔门残余势力后,对各宗弟子的控制,反而有了变本加厉的趋势。

    “是我没有约束好自己,请圣后责罚!”任金奴低下了头。

    “圣后,咱们合欢宗就剩我和师妹两人了,她是贪玩了些,可我们宗门的人一向如此,夫妻一体,她的错也是我的错,我愿与师妹一起受罚。”虽然向来各玩各的,但毕竟双修多年,感情还是有的,刘阳枝见师妹窘迫,忍不住站起来说道。

    刘阳枝求情也就罢了,把自己也捆绑上来,就有点关心则乱。

    “师兄!”任金奴还是很感激地看向刘阳枝。她与刘阳枝本没有太多男女之情,只是以前迫于师门的压力,才一起双修,没想到这个时候刘阳枝竟能出来帮她说话。

    “呵呵。”孟东辰笑打着圆场道:“事情已经发生了,还是先想想办法怎么解决吧。大家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有好什么后果大家一起担着就好了,没有必要抢着担责任,任师妹,下次可要注意了!”

    苏未央冷眼旁观,见孟东辰又出来和稀泥,也顺势说道:“师父,”

    “既来之,则安之。”水心眉也不想还没开打,自方就先损大将。叶知秋只是个引子,真正要较量的是她与宋景舟,现在她水心眉已经来了,如果宋景舟还有雄心,自然会来海连市与她一会!

    水心眉转身对苏未央说道:“未央,你帮我联系下全真派王掌门,我想见见他。”

    王实仙正在演武厅内,已经有气感的弟子们散坐在地板上,他们年纪还太小无法掌握经脉穴位,只能先由师父挨个小心地将内力探入他们的细小脆弱经脉之中,引导着弟子将天地元气沿着先天功独有的运行经脉纳入丹田。

    大派弟子与那些拿着本秘籍独自苦修的散修之间的差距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有的,大派弟子往往可以在很小的时候就可以在师父的帮助下修行,也不用担心修炼资源的问题,要知道光每周他们煅体所消耗的各种珍贵药材,就不是一笔小数目,而散修能一个月有次煅体就不错了,再加上修炼功法先天上的差距,除了那些天赋异禀的奇材,他们很难与同龄的大派弟子相抗。

    上次重启山门的庆典,全真派小发了一笔,加上每月有董文广在资金上的持续支持,花起钱来如流水一般,本来安排两周一次煅体都改成了一周一次,王实仙都不禁感叹这些弟子的好运气。

    弟子多,并且刚开始修炼过犹不及,王实仙只是每个护持一小会,便让吴媛将他们带到寝室里休息。

    打开手机,发现有个陌生号码打来十几个未接电话,王实仙回拨了过去。

    电话接通,一个柔媚的声音传来,王实仙有些惊讶,没想到竟是苏未央,问道:“这么晚了,有事吗?”

    “什么这么晚?我七点钟就开始给你打电话了!”苏未央在电话里抱怨道:“你让我我好没面子!”

    王实仙有些无语,他还没问她怎么会他的号码呢,再说打不通电话,又不是不接电话,跟面子有毛关系,解释道:“我刚才在带徒弟们练功,手机关机了。”

    “今晚可以见一面吗?”苏未央的声音变得异常魅惑。

    “我不方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在隐杀的任务名单上,不是狙击枪就是炸弹的,我哪敢出去。”直截了当地拒绝道了,王实仙敏感地感觉这个苏未央应该与叶知秋跑路有关,他可不想掺和魔门的内部纷争!开什么玩笑,能让叶知秋连工作都不要转身就走的事会是小事吗?与叶知秋爬完东余山回来后,秦雨蒙虽然面上依旧淡然,但王实仙还是能感觉到她有丝沉重。

    “我可以来找你啊。”苏未央说道:“那天收了你的钱就走了,现在想想怪不好意思的。”

    “别!”送上门来的,更不能要,王实仙赶紧拒绝道:“我这里老的老,小的小,还有未婚妻在,真不方便!”

    苏未央的声音冷了下来,说道:“我师父来了,她想见你!你应该知道是关于什么事情吧!”

    王实仙吓了一跳!传说中的魔门大佬啊!惹了小的,果然招来老的!要是《炼神术》的事,本就是自家的事,这不能拒绝,王实仙也不怕他们,沉吟了下,说道:“那好吧,我在山门等你们。”

    苏未央冷笑道:“王大掌门架子真够大的啊!”

    “明明是我胆子小,都能被你说成架子大,你还真看得起我啊!”王实仙苦笑道。

    苏未央没料到王实仙如此光棍,直接承认胆子小了,也不方便再讽刺他,冷哼一声后挂了电话。

    “曾爷爷,曾爷爷!”王实仙来到郑庭基门前轻声呼唤道。

    “鬼鬼祟祟的!”房门无风自开,郑庭基声音在耳边响起:“进来吧。”

    “有什么事吗?”郑庭基盘坐在床上,连眼都没睁。

    王实仙搓了搓手,说道:“那啥,曾爷爷,等会可能会有个大佬来访,想请您老人家帮压下阵脚。”

    “呵呵!大佬?”郑庭基睁开眼睛,笑了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有我大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