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六章 魔门圣后
    婉拒了王实仙的相送,叶知秋选择步行走下东余山,心情却突然好了起来,下决心放弃世俗中的平静生活,竟让他有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畅慰。

    山脚下军营附近,一位红发女子远远见到叶知秋下山的身影,面上浮出娇媚的笑容,她很喜欢这个成熟的那人,有挺拔的身形,俊朗的面目,此时下山道上脚步轻快,一头及肩长发随风飘扬,配合唇上那两撇性感的小胡子,她感觉自己都要醉在叶知秋望自己那温柔的眼波里了。

    “美女是等我的吗?”叶知秋的嗓音非常有磁性,很容易形成深情的声音。

    “嗯!”红发女子面上晕红,柔声说道:“我们圣女说怕你跑了,让奴奴在这守着你。”

    叶知秋本就是洒脱之人,他确实打算下山后就直接玩消失,连画室里的画都已经拜托友人帮着保管下,既然被人截着了,那就周旋一番好了,就像秦雨蒙说所的那样,他要避开的是师尊不是这些魔门中人。

    “有你这样的美女,我还能去哪里?”叶知秋笑道:“走,要不要跟我去喝两杯。”

    “好啊!”红发女子眼波流转,羞涩地低下了头。

    叶知秋坐上了红发女子的车子,车厢内有脂粉的香气,闻入鼻内,心跳慢慢加速起来,血管开始膨胀,身子逐渐发热,头脑有点晕乎乎的。

    叶知秋英俊的脸庞开始充血,眼睛发红,对正在开车的红衣美女笑道:“这奇淫合欢散的味道有点大,你下次可以尝试用下安然**香,不仅味道小而且劲更足。”

    红发女子见叶知秋,中药后身子都如此模样,还能一语道破了车内香气的玄机,暗叹问花派传人果然非易于之辈!可还不是落到老娘的手里!她已经有点迫不及待地想先尝尝鲜了。

    “奴奴也想为你准备点黯然**香,可惜一直搞不到秘方,只能将就着用那个是什么散了。”这自称奴奴的红发女子脸带潮红,任由叶知秋的手摸过来说道:“等会,到没人的地方。”

    车子停到了路边,车门打开,叶知秋从吹着口哨下车,眼中清明,神情轻松,哪有点中了春毒的样子,他绕到另外一侧,将被封住经脉穴道的红发女子拖了出来,塞进了后座。

    问花派传人各个都是风流才子,常流连于青楼妓院之中,周旋于江湖侠女、名门仕女之间,讲究的就是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门中传承的寒针内力对可惑人心智的春药有天然的抗性,哪会怕什么奇淫合欢散!

    叶知秋坐在主驾驶坐上,两腿之间顶得难受,苦笑着将车子开动起来,载着红发女子来到金碧辉煌ktv的大门口。

    将浑身瘫软的红发女子往金碧辉煌的大门口一扔,叶知秋开着车子一溜烟跑了。

    中午,还没到上班时间,门内的保安正在打瞌睡,猛然看见自家店门口围了一大群人,忙挤进去查看情况,才发现是一个女子俯卧在地上,据目击者称是被人扔在这里的。

    被路人围着中间肆意观看,期间还有人品头论足,说着些不堪的话语,虽然没有人碰她,言语也比不上她在床第间的尺度,任金奴长这么大还从没感到如此耻辱过!三十岁老娘倒绷孩儿!她心中充满了对叶知秋的恨意!

    警察很快过来了,查看一番后,叫来了救护车,将任金奴送到了医院里。

    海连国际机场内,苏未央站在接机口被一位身段满是韵味戴着阳帽的女子拉住纤手,好像在诉说着亲密的家常话。远远望去,这女子衣着雍容,从年岁和亲密的举止上看,好像是苏未央的母亲。

    阳帽轻纱下,露出女子大半截脸庞,风姿绰约,充满醉人的风情。

    透过轻纱,一对秀眉斜插入鬓,双眸黑如点漆,极具神采,顾盼间可令任何男人情迷倾倒,配合她宛如无瑕白玉雕琢而成娇柔白哲的皮肤,让人生出惊艳的感觉。

    女子身后还站着男女老少七个人,

    一红发女子乍看青春妖娆,举手投足间媚态百生,离近了从她眼角依稀有几道很难完全遮住的鱼尾纹,才能看出此女已年华不在。

    不知平时如何保养的,红衣女子身材依然浮凸有致,面容姣好,只是口中的戾气加上强作少女的妆扮让她显得风韵不足。

    “你在西疆呆太久了。”苏未央脚下不见停顿,飘然而行,淡淡说道。

    红发女子明显有些不以为然,她来海连市不过半个多月的时间,已经吸干了好几个美貌少年的精元,也没见有人能奈何她。

    “那个问花派的叶知秋长得真够味,作为双修伴侣最是合适。”红发女子啧啧赞叹,说道:“还不如让我出马,包管迷得他神魂颠倒。”

    “孟师叔如果能年轻个二十岁,我对你也是有信心的。”苏未央面露讥诮,当代圣尊就是出自问花派,那叶知秋作为问花派传人岂是易与之辈,拿来双修?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苏未央一向不太喜欢合欢宗这些人,无奈师父这些年来在西疆为了重组魔门,需要笼络他们,她才勉强容下他们。

    红发女子闻言,面色变得难看起来,这是她最忌讳的话题,可顾及到苏未央的师父,只能压下心中的恼怒,有些悻悻然地说道:“圣女,你这样守株待兔,就能找到圣尊吗?只要擒住了叶知秋,有什么秘密掏不出来?何必像现在这般麻烦!”

    “我们要找圣尊,焉知圣尊没在找我们?”

    苏未央的话,让红发女子打了个哆嗦,满是媚态的脸上现出一丝扭曲的恐惧,这是发自灵魂的畏惧感,那年她才十二三岁的年纪,亲眼见到过圣尊在被围攻时如魔神降临般的威势,不仅是她的师父还有其他各宗的高手都被圣尊以残酷的手段击杀!要不是净慈斋的人带着一众高手及时赶到,她们这些背叛者就要被圣尊屠戮一空!不,她们不是背叛者,而是圣尊已经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