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山道交谈
    “王掌门说笑了,我对秦大家是一往情深,这苏未央,我只是想画幅画而已,出去走走的心还是不变的。”叶知秋想暂时离开海连市倒是真的,天姹派已经发现了他的存在,不可能只是找他聊聊天就算了,目标只会是师尊,她们敢主动寻找师尊的下路,看来已经觉得有了与师尊叫板的底气与实力!与花派每代单传不同,天姹派人多势众,叶知秋虽然骄傲可并不傻,再留在海连市,就太不明智了。

    “那真是太可惜了。”王实仙叹道:“我本来还想聘请叶教授当我们全真派的客座长老呢。”

    “客座长老?”叶知秋想到刚才院中王实仙炫耀弟子的话,好像有些明白了,说道:“你不会是想让我以客座长老的身份在你们全真派里教几个徒弟吧。”

    “不知叶教授感不感兴趣?”

    在一刹那,叶知秋也有点动心,如果按照王实仙的提议,不仅可以得到《炼神术》,并且可以名正言顺地躲在东余山之中,这里毕竟有郑庭基坐镇,或许可以帮他挡住天姹派。

    叶知秋洒脱地说道:“王掌门这种交换《炼神术》的想法很好,我也是大学教授,自身对这种模式也并不排斥,只是你对我们问花派并不是很了解,有些事情我也不能和细说,只能谢谢你的好意了!”

    王实仙不知道他差点惹祸上身,见叶知秋拒绝,仍旧可惜地说道:“叶教授不能和秦大家一起成为我们全真派的客座长老,那真是太遗憾了!以后叶教授有其它什么合适的东西,随时可以找我交换。”

    “秦大家答应了?”叶知秋惊讶地问道,这净慈斋还真舍得啊!

    王实仙笑着点了点头,这可是他很得意的一手,可谓一举数得!

    其实叶知秋很想问问王实仙关于祖地的事情,犹豫再三,他还是决定不提这些敏感的事了,圣门的人好像都已经放弃了祖地,也只有师尊还在执着,自从身上伤势痊愈后,为了寻找祖地,突然离开了他,这些年来对他不管不问,好像已经忘了他的存在。

    “我今天来也想和她道个别。”叶知秋叹道。

    前些日子的寒冷只是冬日的回光返照,春风吹拂下,海连市天气已经肉眼可见地转暖了,山道边的枯草里钻出来嫩嫩的绿芽,让人不忍心踩上去,秦雨蒙与叶知秋走在通往山顶的山道上。

    “你们什么时候去星条国?”叶知秋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主动问道。

    “我刚收了个徒弟,走不开。”秦雨蒙顿了下说道:“江小姐会和王兄一起去。”

    “听王兄说,你最近也要离开海连市?”秦雨蒙问道。

    叶知秋点点头,望着脚下的绿水青山,远处的高楼大厦,他对海连市还是有感情的,感慨道:“我再不走的话,这海连市可就热闹了。”

    “听说你去过祖地了?”叶知秋问道。魔门与净慈斋纠缠在一起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恩怨情仇,精彩纷呈,几十年前两边弟子甚至还曾联手重创过魔门尊者,相互知根知底,实在没有试探的必要。

    秦雨蒙停住了脚步,她没有想到叶知秋会这么直接,轻声说道:“嗯,和王兄他们一起过去的。”

    “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是尊师让你问的吗?”

    “不是,只是我想知道。”叶知秋眼中射出深刻的感情,他只是单纯地想知道能让师尊如此痴迷,不惜搭上一生的祖地到底有什么。

    “那是藏在峰顶火山湖底下的一处空间。”清雅的声音响起,秦雨蒙没有半点纠结和犹豫,就这么自然地诉说道:“里边有一架来自外星人类的飞碟。”

    “外星人类?飞碟?”叶知秋瞪大了眼睛,来之前他想过无数的可能,甚至怀疑那只是一处远古人类文化遗址,可任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到传说中祖地,竟是一架飞碟!

    不过仔细想想,也并不离谱,茫茫宇宙,有无数的星系,在以亿为计算单位的时间内演绎着无限的变化,不断有星球诞生,也不断有星球湮灭,随着科学的进步,已经有越来越的太一星人认为宇宙中会有星球和太一星一样诞生生命,这些生命文明的开启和湮灭对每一个生命个体来说显得伟大和神圣,可在浩瀚而永恒的宇宙面前却又显得如此渺小,如此脆弱,如此短暂!

    “和我们一样的人类,只是从外星系来的。”

    如果有外星飞碟叶知秋还可以接受的话,现在他感到自己脑子有点不够用了。

    “和我们一样的人类?”叶知秋质疑道,说话声音很大,他第一次在秦雨蒙面前如此失态,可见秦雨蒙的话对他的震动。

    秦雨蒙将她所知道的事都告诉了叶知秋。

    别无选择下,王实仙下意识地挥动黑锏格挡,黑锏随着郑庭基手掌的变化自然而然地变化改向。

    “嘭!”劲气相交,锏掌凝立半空,王实仙没有感到一丝多余的内力!郑庭基对自己内力的把控已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郑庭基讶然,说道:“臭小子,你这一挡,似有意而为,又像无意而作,就是你的法!”

    “还有吗?”

    “暂时只有这两招,其他的还没想好。”王实仙苦笑道。

    有些东西不是别人教就能理解的,只能靠自己去体会,既然王实仙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法,郑庭基只能去引导,而不是强把自己的法强加到王实仙身上。

    演武厅内,王实仙不知道自己攻出了多少锏,一遍遍地施展虚境二法,但郑庭基却像高山峻岳般,任由风吹雨打,岿然不动!让王实仙感到前所未有的痛快!对有意无意境界的把握有了更深的体味,控制力也越来越精准,当中的妙处,非是临战对敌时是没法掌握的,兼之郑庭基不住指点,每句评语都切中要害,有这样绝世高手在旁指点,可免走很多弯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