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二章 虚境二法
    对面的老人满头白发,左边的脸颊凹陷进去,甚至左边的鼻孔也只剩了个黑洞,却丝毫没有衰老与丑陋之感,反而给郑庭基增添了无形的铁血气度,令人望而生畏,配合他沉静的表情,均匀优美的体形和渊渟岳峙的体态,就是一副不可匹敌的顶尖高手的醉人风范。

    郑庭基就这么站在演武厅内,并没有提起气势,可当他将眼光落在王实仙身上时,王实仙就已经感到身体内外,没有任何部位可以瞒得过这位老人的双眼,被看通看透,有如赤身**,暴露在冬日的寒风冷雪之中,沉重的心理压力扑面而来,这是他第一次正面面对当今华夏武林的绝世高手,要不是有小元神在,他连站在郑庭基面前的勇气都没有,更不要说出手。

    神情淡然,郑庭基好整以暇地说道:“开始吧。”

    缓缓提起了气势,气机锁定了郑庭基,王实仙感觉自己就像在面对浩瀚的大海,幸好他心志坚毅,压抑住心底产生的颓丧感,进入了天人合一的境界,在这一刻,他无悲无喜,哪怕对面大海无岸无边,掀起滔天巨浪。

    郑庭基任由王实仙的气势压向自己,眼中露出赞赏之色。

    “虚境第一招:顺势而为!”王实仙双眼猛地射出奇光,左脚倏然踏出,右手黑锏沿着气势的脉络,向大海狂飙猛进,沿途不断吸纳之前散步出去的气势,挟着气势与内力全部聚集在黑锏锏尖,王实仙与郑庭基之间的空间好像破碎般,下一刻黑锏出现在了郑庭基的胸前!

    锏尖那点欲扑而出的狂暴能量具有无穷的穿透力,让郑庭基神态从容,胸前突然多了一只手掌,抵住了黑锏的进击!

    黑锏停住了,锏尖的能量喷涌而出,随着手掌上护体内力凹陷了下去,手掌竟瞬间在极小的空间内生出非任何笔墨可以形容的微妙变化,好像以肉眼无法扑捉的频率伸缩了几次,百年苦修得来的雄厚内力层层消磨。????能量消融,无风无声,手掌依然抵在锏尖面前!郑庭基像是吃到了美味的菜肴似的,点了点头。

    王实仙眼一缩,说道:“曾爷爷怎样?”

    “你用了几成内力?”郑庭基眼皮一抬,眼中精光一闪,问道。

    王实仙苦笑道:“没控制好,差不多一半。”

    “还好!”郑庭基满意地点点头,说道:“能逼俺做出消抵的动作,要是全力的话,劲气估计能侵入到俺的筋脉之中。”

    “你现在最大的缺点,就是在沉浸的状态中内力能发不能收,太过随性,没有什么控制力,一旦被对手吸住引到边上,可就做了无用功了。”

    “下一招呢?”

    “虚境第二招:诗情画意!”

    抵在郑庭基掌心的黑锏,突然动了起来,蓦地化作一支画笔,随着王实仙的舞动,在空中或划、或点、或挑,沿着一条条优美至超乎任何言语所能形容的弧度,罩向郑庭基!

    这些攻击,错落有致,快慢不同,却出奇的和谐,好像留着让人利用时间差一一躲过的可能,但郑庭基知道如果真有人这么做了,只会落入被黑锏支配之中,!

    “嘭!嘭!嘭!”郑庭基不退反进,硬生生地挤进黑锏之中,凭借极高的动作速率,在黑锏变化为生之前,连串锏掌相击,让王实仙黑锏的变化再也施展不下去。

    “你刚才那招,已从无法晋入到了有法的之境,,”

    王实仙思索半响,摇头道:“我以前攻敌都是循师门剑招掌法出手,即使临阵随即变化,也是基于这些招式的基本动作,并不是随心所欲地出招,这不是有法吗?我刚才那招诗情画意只是照着心中的美感打出,反而没有什么章法。”

    郑庭基油然说道:“天地自有瑰丽,天有天理,物有物性,有招无法只会落于窠臼,你师门中的那些招式也有法,只是不是你的法,所以你在用出来的时候,会有刻意感,束缚感,有意,就会落于有迹,会被对手掌握,不能将你的力量完全发挥出来!”

    “当然太过沉浸在物理天性中,就会太过无意,则会招散,必须要有法,这个法,就是你的招式中已经蕴含了自己对天地的理解,对物性的把握,同时又不过分沉迷,要将它们化为己用,看似招散其实神不散。就像这一掌。”

    说着,郑庭基一掌击出。

    王实仙正在思索间,哪里想到郑庭基说打就打,根本不容他做任何思考!并且郑庭基这一掌如羚羊挂角,看似漫不经心,随意无比,忽然间朝他击来,掌势不断发生微妙的变化,封死了他所有逃路,避无可避!最厉害的是以王实仙小元神的灵性在天人合一的境界下,也不知他这一掌最终会劈在自己什么地方。

    别无选择下,王实仙下意识地挥动黑锏格挡,黑锏随着郑庭基手掌的变化自然而然地变化改向。

    “嘭!”劲气相交,锏掌凝立半空,王实仙没有感到一丝多余的内力!郑庭基对自己内力的把控已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郑庭基讶然,说道:“臭小子,你这一挡,有意无意之间,似有意而为,又像无意而作,就是你的法!”

    “还有吗?”

    “暂时只有这两招,其他的还没想好。”王实仙苦笑道。

    有些东西不是别人教就能理解的,只能靠自己去体会,既然王实仙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法,郑庭基只能去引导,而不是强把自己的法强加到王实仙身上。

    王实仙不知道自己攻出了多少锏,一遍遍地施展虚境二法,但郑庭基却像高山峻岳般,任由风吹雨打,岿然不动!让王实仙感到前所未有的痛快!对有意无意境界的把握有了更深的体味,顺势而为消耗的内力,控制力也越来越精准,当中的妙处,非是临战对敌时是没法掌握的,兼之郑庭基不住指点,每句评语都切中要害,有这样绝世高手在旁,可免走很多弯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