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伐木神功
    “顺势而为?”郑庭基沉吟了一下,招式名字没听说到,也没有以前武功招式名称的诗情画意,非常直白,他问道:“自己想的?”

    “嗯,我在与人打斗中有了些心得体会,就结合自己的情况,总结了几招,曾爷爷您帮指点下。”王实仙挠了绕头说道。

    郑庭基瞧了瞧王实仙,笑道:“你这一击不是招式有多精妙,厉害的地方是在心法!循势而击,变随势生,才有最后的水到渠成,大方向是对的,只是稍欠火候,要知道对敌之时不留余力,把自己榨成人干,可是大忌!”

    王实仙有些不好意思,他过多沉浸在无意的虚境之中,完全没有注意到对内力输出的有意控制,当然这些都不是大问题,多练练加以摸索就能解决。

    “多谢曾爷爷指点,只是这需要反复推敲,才能功行圆满。”

    “可眼看就要带江蓠去星条国了,时不我待,不知曾爷爷能否助我打磨一番?”王实仙想找个合适的靶子。

    大树毕竟是死物,其他人又不能承受王实仙的随意折腾,万一来一次像今晚一样的失手,后果不堪设想!也只有郑庭基这样的老怪物才能让王实仙肆无忌惮地试招,助他打磨武技。

    “臭小子,话里话外都是套!你都这么说了,俺还能拒绝吗?”郑庭基笑骂道:“明天开始吧,你先回屋去把内力恢复了!”

    之前院中一声沉闷的夯击声,地面抖颤,让张晓朵从睡梦中惊醒,还在茫然中,屋里有几个比较敏感的孩子被吓醒后哭了起来,她赶紧爬了起来时,已经有更多的孩子被带着也开始大哭了起来。

    顾不得查看院中发生了何事,张晓朵和吴媛忙着安慰哭闹的孩子,别看这些孩子白天的时候显得听话乖巧,这时都不管不顾地哭,只能抱在怀里,尽量让他们感到安全

    在一片哭声中听到院中传来江蓠熟悉的说话声,张晓朵悬着的心才稍稍安定。像江湖恩怨、武林仇杀之类的事,张晓朵在选择加入全真派后就一直在头脑中想象,甚至有些向往看到。那次在暴雨中,王实仙与对手搏杀的场景曾无数次在她的脑海中回放,虽然知道最后的结果,她还是有些懊悔,当初自己怎么就昏倒了呢!这么精彩的对决,就因为晕倒没能多看点!

    平时在照看孩子时,想到眼前的这些孩子未来也是一群武林高手,张晓朵的心中就油然而生一种自豪感,好像自己也变得强大起来!但当今夜真的好像有异变发生在身边时,她还是忍不住有些慌乱,看着淡定自如抱着孩子轻声抚慰的吴媛,她很是佩服,好像受到传染,她也变得镇定,只是心里愈发好奇院中发生了何事。

    后来院中更是有轰然大笑声,张晓朵心痒难耐,不时从窗户往外望去,只是窗户玻璃反光,几乎什么都看不清楚。

    “小朵,出去看看发生什么事了。”吴媛说道。

    张晓朵收回目光,笑道:“孩子要紧,应该没什么。”

    随后江蓠与谷诗也走了进来,帮张晓朵她们哄孩子们入睡。从江蓠的口中,张晓朵知道了事情的缘由,咂舌不已,院中榕树的有多粗她自然知道,竟被王实仙练武时,失手一击而断!这是要多大的力量!多锋利的兵刃!张晓朵不由在头脑中想象王实仙如天神一般手中挥舞青龙偃月刀的画面,在万丈月华中,高高跃起,半空身子翻转,手中大刀寒光冷冽,绽放出五彩神光,随着身子转动划出一道可斩破虚空的弧线,从榕树身上斜劈而过!榕树呻吟一声,轰然倒地!

    孩子重新进入了梦想,灯光熄灭,月光穿过窗户洒在寝室内,此时院中已不见人影,张晓朵趴在窗台上往院里望去,半人多高的树桩和静静倒卧在地上的上半截榕树就在不远的地方,张晓朵两只眼睛在月光下亮晶晶的。

    清晨,阳光还未完全透出地平线,躺在床上的张晓朵睁开双眼,就迫不及待地穿好了衣服,跑到院中察看情况。

    院中老吴正手持树枝,聚神凝气,面色庄严无比,突然右脚发力,左脚往前一跳,接着以左脚支撑,右脚迈向前方,带动身体,树枝刺出,停在树桩上方。

    “吴叔,你搞错了吧?掌门真的就这样刺一下?”张晓朵看着树桩平滑的断面质疑道。忽悠傻子啊!哪怕不是青龙偃月刀,也应该大刀之类的利于劈砍的兵刃!这样刺,就算有剑气击出,也顶多一个洞而已!

    “是小张老师啊。”老吴收回了树枝。

    老人家睡眠比较少,天还没亮,老吴就开始练了,见张晓朵质疑自己,他底气十足地说道:“我昨夜已得掌门真传,怎么可能会有错!”

    “这不科学啊!”张晓朵呢喃道。

    “哼!”老吴不屑一顾,说道:“咱们掌门就是科学!”

    说着老吴指着树桩和一旁倒在地上的树干断面,说道:“小张老师,你看这两截能不能对得上?”

    仔细看了看,张晓朵终于发现了不对,一粗一细,直径相差似乎有点大。

    老吴傲然地再一指散落在地上的木屑粉末,说道:“发现了吧!足足有十公分!就这么碎了!内力!内力!你懂吗?兵刃算个毛,只要有内力,就凭我手里的树枝也能做到!”

    “那啥,老吴,既然你都学会了,就赶紧把这树桩给刨了吧。”不知何时王实仙来到了院中,脸抽搐着说道。

    老吴一个激灵,忙把手里的树枝扔了,昨晚他一时忘形,笑得有点张狂,得好好弥补下自己在掌门心中的形象,赶紧答应道:“好嘞!”

    “掌门,留下来好吗?给孩子们看看。”张晓朵从老吴的‘内力’说中回过神来,眼中热切无比,向王实仙请求道。

    “嗯,这个主意不错,也能让这帮全真弟子们在玩耍时,时时领略到他们掌门霸绝江湖的伐木神功的威力!”后面的江蓠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