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顺势而为
    将精神力融入到内力中,两种能量融合在一起,自然可以形成动摇对手心志的气势。只要气势占了上风,在持续压制下,对手一旦心志被夺,有再高的武技也很难完全发挥出来。

    如同世俗中,两人街头打架,双方一般都要言先语、眼神交流一番,要是气势不足,对方只会更嚣张,还没打自己就先心虚,腿软脚软,最后要么转身就跑,要么抱头挨揍不敢还手。

    同样高手对决中,也往往先从气势对抗开始,气机牵引下,随势而动。

    王实仙走到院中,手持黑锏,身上的气势不时提起再消散,入无意的虚境,锁有意的目标,感应着气势的脉络,黑锏顺着脉络不停刺出。

    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王实仙脑海中闪现出他射出黑锏,击杀樊龙的那一幕!那时虽然敌人众多,形势危急,但他心无杂念,所有动作都是在下意识中完成,特别是甩出去的那一锏,在无意中,精、气、神,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心有所感,王实仙倏地左脚踏前,一锏击出,本来呈散发状的气势竟真的被黑锏牵引起来,黑锏仿佛深吸了一口气,周边的气势吸附在黑锏之上,瞬间随着黑锏向气机锁定之处狂暴直进!在这一刻王实仙感应到,不管他的对手无论往任何方向闪移,在气机牵引下,他的黑锏都会如嗅到血腥的饿狼,锲而不舍地紧随吞噬而去,微妙到了极点!

    在这一刻王实仙明明只踏出一步,理应只是移动一米左右的距离,离他气机锁定的目标——院中的那颗大树树干还有三米多远,偏偏黑锏锏尖却真真切切地戳在大树之上,王实仙整个人都在无意中被气势带动,看似一步,却是飙射出四米多远,弄出缩地成寸的效果!

    “噗!”黑锏入木一寸即止,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王实仙却从有意无意的境界中惊醒,暗叫声:坏了!

    虽然王实仙有意地控制分寸,黑锏也确实如他所想,只入木一寸,可他分明感到不仅是他输入在黑锏中的内力,包括他体内全部内力,竟沿着离锏直击的方向脱体而出,挟着聚成箭形的气势没入到眼前可成人环抱的树身之内!

    被王实仙黑锏及击中的榕树树身没有丝毫晃动,只是那截树干仿佛突然消融了一般,化作细细的木屑粉末,飘洒而下!在这一瞬间,这颗榕树的状态是:上面是高四五米高树身,下面是一段半人多高的树桩,中间有十厘米左右空空如也!

    榕树上段“轰!”直直地砸桩一般夯在下段树桩上,在目瞪口呆的王实仙的注视下,向他所站的方向歪了下来!

    刚倾斜不超过十度,榕树下闪出一个人影,一把抱住了那截被击断下来的还在枝繁叶茂树冠如伞盖的榕树,缓缓地放在了地上。

    “哇!哇!”

    “呜!呜!”

    寂静的夜,让任何大的声响都显得异常刺耳,寝室里弟子们被惊醒的哭声还是响了起来,里面数王弛的声音哭得最为嘹亮,最为肆无忌惮!

    又是两道人影一先一后,落在院中,秦雨蒙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平整的树桩断面,还有遗留在边上的木屑粉末,眼射异光,如果只是把如此粗的榕树切断,她的洗尘剑也可以做到,但让一段化为粉末,就无论如何都不行的,更何况王实仙用的并非便于切割的刀剑,而是利于破甲的锏状武器!

    把榕树放好,郑庭基默默地一指还手握黑锏杵在那的王实仙,示意冤有头债有主,不干他的事。

    “大半夜的,你发什么神经!”江蓠怒道。

    门房内传来慌乱的声响,老吴穿着内衣光着脚,窜了出来,看见院中已经有了好几个高手,貌似已不再需要他撑场面了,这才定下心来,站在暗处好奇地看向罪魁祸首。

    弟子寝室的灯亮起,传来吴媛和张晓朵哄孩子的声音。谷诗披着外衣站在走廊上往院中望来,惊讶地看着横躺在地上的榕树,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甚至连后勤的工作人员都跑出来看热闹,好在这些人都是李清找来的,来上班之前都被耳提面命过,知道这院里的人都是非常之人,这时也没有大惊小怪的。

    “我在练武,一时失手这树就断了。”见搞出这么大动动静,压抑住内心的兴奋王实仙尴尬地收起了黑锏。

    见王实仙说得轻巧,江蓠将狐疑地看向树桩断面,刚刚因为担心,只顾着生气了,这时看到磨盘一般的树桩断面,才意识到这好像非人力所为!杏眼圆瞪,失声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王实仙干咳一声,提起黑锏,往前一个跳步,黑锏虚刺了下,说道:“我就这么戳了一下。”

    “噗呲!”江蓠见王实仙模拟得呆萌,竟忍不住笑场了。

    “哈哈!”其他人被江蓠一引,也轰然笑了起来,院内一片欢乐的气息。

    好不容易有嘲笑掌门机会,就数老吴笑得最为嚣张,一边学着王实仙的动作,一边捂着肚子直流眼泪。

    谷诗伸出纤手,掩口而笑。秦雨蒙也不禁莞尔,嘴角上翘。

    笑声传得很远,夜色里的山道上,听到异响,正赶来查看情况的国安巡视人员,互视了一眼后,又悄然退去。

    见过大风大浪的王大掌门,此时心里哪还有半分功成之后的得意,面红耳赤起来,有心再牺牲一棵院中榕树,现场震撼下这帮不识货的家伙,奈何全身功力被抽干,手脚酸软,只能恼羞成怒地对老吴吼道:“大半夜的笑什么笑,还不去睡觉!”

    老吴趴在那里只喘气。

    “没事,大家都散了吧。”还是江蓠的话管用,话音未落,老吴马上从地上爬起,又窜回了门房。

    “这一击不错!叫什么名堂?”等人散得差不多了,郑庭基抚须问道。他在王实仙如莹火虫般收放气势时,就开始注意了。

    “嗯,这招叫顺势而为!”王实仙面现得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