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万道转生诀
    红发女子乍看青春妖娆,举手投足间媚态百生,离近了从她眼角依稀有几道很难完全遮住的鱼尾纹,才能看出此女已年华不在。

    不知平时如何保养的,红衣女子身材依然浮凸有致,面容姣好,只是口中的戾气加上强作少女的妆扮让她显得风韵不足。

    “你在西疆呆太久了。”苏未央脚下不见停顿,飘然而行,淡淡说道。

    红发女子明显有些不以为然,她来海连市不过半个多月的时间,已经吸干了好几个美貌少年的精元,也没见有人能奈何她。

    “那个问花派的叶知秋长得真够味,作为双修伴侣最是合适。”红发女子啧啧赞叹,说道:“还不如让我出马,包管迷得他神魂颠倒。”

    “孟师叔如果能年轻个二十岁,我对你也是有信心的。”苏未央面露讥诮,当代圣尊就是出自问花派,那叶知秋作为问花派传人岂是易与之辈,拿来双修?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苏未央一向不太喜欢合欢宗这些人,无奈师父这些年来在西疆为了重组魔门,需要笼络他们,她才勉强容下他们。

    红发女子闻言,面色变得难看起来,这是她最忌讳的话题,可顾及到苏未央的师父,只能压下心中的恼怒,有些悻悻然地说道:“圣女,你这样守株待兔,就能找到圣尊吗?只要擒住了叶知秋,有什么秘密掏不出来?何必像现在这般麻烦!”

    “我们要找圣尊,焉知圣尊没在找我们?”

    苏未央的话,让红发女子打了个哆嗦,满是媚态的脸上现出一丝扭曲的恐惧,这是发自灵魂的畏惧感,那年她才十二三岁的年纪,亲眼见到过圣尊在被围攻时如魔神降临般的威势,不仅是她的师父还有其他各宗的高手都被圣尊以残酷的手段击杀!要不是净慈斋的人带着一众高手及时赶到,她们这些背叛者就要被圣尊屠戮一空!不,她们不是背叛者,而是圣尊已经疯了!

    那一战,圣尊的《万道转生诀》大发神威,正魔两道死伤藉藉,在被偷袭截断心脉的情况下依然杀出重围,从此生死未卜,这些年来,圣门残余的势力躲在西疆,何尝不是因为畏惧圣尊在世。

    师父啊!指望这些货色怎么可能对付得了圣尊的《万道转生诀》?苏未央在心中轻叹,说道:“孟师叔要是害怕的话,可以回西疆。”

    红发女子发出桀桀的笑声,好像是在排除心中的恐惧,说道:“几十年了,都不见他的踪迹,或许他真的不在人世了!我们这次找的只是《万道转生诀》而已。”

    做了无数的努力和牺牲,祖地始终虚无缥缈,圣门弟子在选择背叛自己的圣尊时,就已经表示放弃了寻找祖地的使命,不愿再为之赔上整个圣门,讽刺的是,几十年后祖地偏偏出现了,但这又如何!世界依然是这个世界,人类还是人类,好像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苏未央摇了摇头,平静地说道:“不,他还活着!不然刚才在画室里我就出手了。”

    “等师父她们过来,再从长计议吧。”苏未央想到那个师门长辈可能也会跟来,心里有些烦躁。

    谷诗回来的时候,已经半夜了,看到王实仙一个人坐在亭子里,就走了过去。

    “山门四周都已经安装了高速运动侦测系统,直接联网到我们国安,山上有也有人员在巡视,山脚下还有部队驻地,不碍事的。”谷诗轻声说道。

    “在室内也是练功,没什么区别,这里空气还好。”王实仙站起身来说道:“谢谢,这些日子多亏你帮我在国安之间沟通,最近很忙吗?”

    “不用谢,这本就是我的工作!”谷诗点了点头,说道:“主要是隐杀的事情,经过大量的排查,我们已经抓到了两个为他们运送过枪械部件的人,可惜他们都是单线联系,出事以后就及时掐断了,进展不是很大。”

    “伏组长又去星条国了?”王实仙并不意外,他在开泰市要不是紧紧咬住约瑟夫这个明显的点,也很难揪出任天然。

    “嗯,他女儿被找到当天就过去了,这次要多谢你的帮忙,不过开泰市那边的分局对你有所不满。”谷诗眼里有了笑意。

    人心不足蛇吞象,王实仙倒是无所谓,看谷诗的头发好像长长了一些,忽然想起在叶知秋画室里见过的谷诗母亲的画像,侧坐在栈桥之上,显得那么温柔端庄,笑道:“要留长发了吗?”

    “啊?”谷诗好像想起来似的,摸了摸头顶,说道:“可能最近太忙了,都忘了去剪头发了。”

    “别理了,还是长发比较适合你。”王实仙劝道,人不能总活在过去,哪怕心里老是想着,为了死去的人,也应该把以后的日子过得更好。

    “要你管!”谷诗脸冷了下来,有些不耐,转身往里走去。

    王实仙苦笑,也不知道蒋君山这小子是干什么吃的,就这么把未婚妻扔在这里不管不问了?听说有段时间天天往福清武馆跑,最近也没了踪影,在平北是见他也是个很霸气的一个人,又一往情深的模样,应该不会就这么偃旗息鼓吧?

    倒不是王实仙想把谷诗打发走,毕竟有事情找她比伏裕华靠谱也自然的多,相比伏裕华与他讨价还价,逼他答应各种不合理条约,人家谷诗只会冷着脸说句:知道了。然后就妥妥地把事给办了。

    自从无意中了解到谷诗的境遇后,哪怕谷诗的背景吓人,王实仙对这位外表冷漠曾被他塞进垃圾桶的女孩,还是有着莫名的怜惜,自然希望她以后能有幸福的生活!至于袭胸之事,呃……,鬼使神差地,谁不会犯点错误呢?再说王大掌门早已不记得当时的感觉。

    将杂念赶出了脑海,王实仙再次将心神投入到对“虚境”的推演之中,这是他以后对敌的主要攻击手段,每招每式的推演都需要耗费大量的心神,容不得半点马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