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份属同门
    “咚,咚咚,咚咚咚!”门口传来有节奏的敲门声,叶知秋并没有停下画笔,按照以往,只要敲一次门没有人开门,哪怕他在里面,同事或者学生就知道他在作画,不想被打扰,一般都会选择主动离开。

    作画时的叶知秋,显得格外专注,富有魅力,长发扎在脑后,身心进入了空灵的状态之中,身法、指法、腕法形成一体,行笔间内力缓缓在经脉中流淌,如针似线,沿着画笔的笔锋在画纸上带动墨汁勾勒着线条,线条犹如生命一般在画纸上呼吸、跃动,在这一刻他的心法与招式都蕴含在其中,作画是练功,练功也是作画。

    “咚,咚咚,咚咚咚!”敲门声又锲而不舍地响了起来,叶知秋退出了空灵状态,他叹了口气,收起了画笔,他的领域感应到一个女孩正站在门口,天色已经很晚了,会是谁呢?

    房门打开,映入眼帘是女孩一张瓜子俏脸,扑闪的大眼睛如梦似幻,粉色的嘴唇多了分可爱,染成黄色的内卷长发俏皮地顺在脸侧,上穿浅绿色格子短外套,黑色打底裤,修长的双腿套在长筒靴内,两只纤手搭在单肩包上,显得时尚性感,有路过的同事向刚打开房门的叶知秋露出暧昧的笑容。

    叶知秋眼身一凝,他没有想到来人竟是在开泰市月花楼赌场里的女荷官,虽然他没有在这个女荷官身上感应内力的波动,但他那日从女荷官与王实仙在车外的交谈里,知道她是位修行者!一位神秘莫测的修行者,在晚上来拜访他?

    “总算是认识的,不请我进去坐坐吗?”苏未央头微侧,伸手将散下来的长发撩到耳后,动作透着魅惑,露出晶莹似雪轮廓柔美的小耳。

    叶知秋眼里露出欣赏的神色,他见过各式式样的美女,又从小接触形体艺术,自然能看出眼前女孩在浓妆艳抹之下冰肌玉骨的出色之处,他从没看到过有女孩愿意将自己的丽色用化妆遮掩起来,之前在赌场里是工作妆还可以理解,平时也这样化妆就太可惜了。

    “淡眉如秋水,玉肌伴春风!小姐请进!”叶知秋赞叹着侧身邀请道,他产生了浓重的好奇,竟有了寻幽探胜的**。

    微微一笑,眼波流转中,苏未央说道:“到底是大学教授,说起话来,悦耳动听。”

    苏未央走进了叶知秋的画室之中,视线很快被满室的画框中那挂在四周墙壁上的九幅仕女图所吸引,仔细欣赏了会,当她视线落在画桌上叶知秋还未完成的那副肖像画时,眼中才有了异色,画纸上线条连绵中邪气纵横,骨架柔中带针,变化沛然,气韵攀附其上,仿佛流动了起来,这哪是一幅画啊,看起来就是一个修行者在展露自己的武技心法。

    “不知小姐怎么称呼?”叶知秋从画桌下拉出两把椅子,请苏未央坐下。每一个进入他画室的人都是如此,叶知秋刚才并没有打扰苏未央的观赏,待她视线停留在画桌上时,才出声问道,他并不愿意让这个神秘的女修行者多看这些他练功的画,这些画完他就会销毁掉,今晚也是意外。

    “苏未央,叶教授叫未央好了。”苏未央收回了目光坐了下来,对叶知秋笑道。

    “苏小姐。”叶知秋也坐在她身边说道:“天色这么晚了,我们关系又不怎么熟,你来此不会是想求画的吧?像你如此出色的美人,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画是要求,不过在这之前是想求个人。”苏未央坐在那里,嘴角的微笑神秘而又诡艳。

    叶知秋看着苏未央脸上的笑容,由头把她瞧到脚,除了脸上过多的脂粉,却没法在这匀称无可比喻的身段上,找到任何可以破坏她完美无缺的半点瑕疵,反而愈看愈感到她身上那种难以的言喻的气质里透着眩人诡艳。

    “求人?”叶知秋嗅着苏未央身上散发出来的天然体香,环顾了下四周,修长的食指着自己玩味地笑道:“画室鄙陋,一桌,一床,一人,苏小姐不会求的就是我吧。”

    苏未央望着叶知秋那对朗目射出来可教女性融化的温柔神色,还有蓄在唇上浓黑而文雅的小胡子,似乎永远令他充满男性魅力的脸上挂着一丝骄傲的笑意,幽幽地叹了口气,说道:“你是很好,可惜我所求的另有他人。”

    “哦?”叶知秋扬起了眉毛,没想到除了秦雨蒙竟还有人无视他的魅力,忽然想起了什么,带着酸味说道:“王实仙就在东余山上,你能找到这里,为何不直接去那里?”

    “呵呵!”苏未央娇笑道:“问花派的传人就这么没有自信吗?当年出身贵派的圣尊可是武功盖世睥睨天下,引无数佳人竟折腰的人物啊!”

    温柔之色退去,叶知秋眼中射出厉光,身上的气势渐起,沉声说道:“苏小组知道得可真多!不知你出身圣门何派?”

    只有魔门中人才会将魔门共主,尊称为“圣尊”!叶知秋没有料到隐身于赌场之中的苏未央竟也是魔门中人!

    “天姹派苏未央见过叶师兄。”苏未央四周的空间仿佛塌陷了一般,叶知秋的气势如冰雪消融般被吸入其中,翻不出半点涟漪。

    苏未并未隐瞒自己的出身,只是眼中没有丝毫份属同门应有的亲热之色。魔门之间竞争激烈,派别相互压制,只有圣尊才能号令群雄,维持魔门一统。

    “难怪苏师妹如此出色。”天姹派在魔门五派中独竖一帜,传人俱为国色天香的美女,宗中功法天魔功神秘莫测,在魔门中排名靠前,实力雄厚,同样于几十年前的那场剧变中在华夏武林失去了踪迹。

    “敢问叶师兄,圣尊如今身在何处?”苏未央忽然径直问道。

    “圣尊不是在几十年前就已遗兑飞升了吗?不知师妹为何还有此一问?”叶知秋面现惊异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