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携侣江湖游
    “魔门功法神秘莫测,他既然在心脉被截断的情况下还能逃出去,或许真有保命的方法!我不也活了这么多年吗?”净慈斋斋主说道:“让雨蒙多注意下那个问花派的传人。”

    “如果那人还活着,师姐,我有些担心雨蒙那孩子会遇到他。”

    “不是有那个洪门的郑庭基在嘛,当年追你,追得火热,听说现在武功已臻化境,要不你去跟他交代两句?”满脸的皱纹如菊花绽放。

    “师姐!”言复语嗔道。

    长条桌上,摆放着各种药材还有一些药篮子,王实仙和江蓠正耐心地给药材称重。

    “伯伯暴怒,让我们回山门。”江蓠没有抬头,将王实仙称好的药材放入相应的药篮内,今天王大掌门在,正好可以再给孩子们煅体。

    “你那怎么说?”

    “曾爷爷不愿意回去,我还能说什么!”江蓠愤懑地说道:“呆在这里没意思透了,什么都要操心,简直就是一个管家婆。”

    “没有娱乐,没有购物也就算了,只有提心吊胆,我算发现了,你就是大忽悠!什么修行者盛世,什么正是我辈奋起之时,可怜的友友被你卖了还不知道。”

    “想我江蓠也是貌美如花,青春年少,反正炼神术也到手了,现在回南岛正是潇洒的时候!”江蓠边说边自我肯定地点点头。

    王实仙认真地听着江蓠的抱怨,说道:“只要你不走,我就觉得挺好的,哪怕在外边遇到再多的危险,我的心都是安定的,因为有你在家里。”

    “你的情话应该再直白点,或者是在电影院里说比较好。”江蓠嘴角翘起。

    “只要能和你说说话,在哪里都没问题。”王实仙笑道:“有些缘分是天注定的,不是娱乐和购物就能替代的。”

    “不过娱乐啊,购物啊,这些也确实应该有,不过要等我把隐杀的问题解决了,真是头疼啊!光吸血鬼也就罢了,不是狙击枪就是炸弹!”王实仙摇了摇头,把另外一种药材拽了过来。

    “过几天我打算去星条国一趟。”

    “不许去!”江蓠“啪“地把手里的药材拍在桌子上,她说了半天就是想让王实仙打消这个主意,在华夏国也就罢了,毕竟有地利人和,那星条国可是隐杀的老巢,去了,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呵呵,脸瓜起来,可就不好看了。”王实仙把拍在桌子上的药材放到药篮子里,说道:“你有没有发现,我每次出去都能带回很多好东西。”

    “哪有什么好东西?美女倒是一个接一个!”

    王实仙有点尴尬。

    “你这次星条国是不是准备再带回一个金发女郎啊?”江蓠眼里露出危险的目光,威胁道:“除非你带我一起去,不然你前脚走,我后脚就回南岛!”

    王实仙停住了手里的活,劝道:“我又不是去娱乐去购物,你跟去干什么?”

    “去帮你!星条国那边也有我们洪门的堂口,我去了,他们总要卖点面子。”

    “这事不急,等过几天在说吧。”王实仙岔过了话题:“我觉得曾爷爷最近有点不太对劲。”

    “没有吧,哪有什么不对劲?”江蓠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

    “没有以前活泼了。”王实仙想了想,还是用了“活泼”这个词。

    江蓠“噗呲”一笑,说道:“要是被曾爷爷听到了,小心找打!这才是他老人家的常态,以前在山门后山几乎从来不出来的,也就这半年来大陆才活泼了点,呵呵。”

    “俺已经听到了!”郑庭基的声音忽然在两人耳边想起,下一刻就见郑庭基负着手出现在了门口。

    江蓠吐了吐舌头,娇嗔道:“曾爷爷,你怎么偷听别人说话!”

    “你们声音这么大,还用我偷听吗?”郑庭基笑呵呵地说道:“阿仙,让阿蓠跟你去吧,温室里的花朵都是中看不中用的,她也需要磨练。你这个山门有俺在,乱不了。”

    “可是,曾爷爷,这次太危险了。”王实仙没想到郑庭基会在这时候发话。

    郑庭基眼瞪了起来,说道:“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俺年轻的时候做梦都想借三尺明月,衔两袖青龙,轻剑快马恣意,携侣江湖同游!”

    江蓠眼波流转,脸色晕红,嘴上偏泫然若泣道:“曾爷爷,别说了,就怕有些人心中另有她人!”

    “莫非这小子也学俺惦记着净慈斋的女人?”郑庭基嘿嘿一笑。

    王实仙看到门口出现秦雨蒙的倩影,忽然想收回他刚才那句话,这哪是不活泼啊,只是时间没到点而已。

    “雨蒙见过郑前辈!”秦雨蒙仿若没有听到郑庭基刚才的话,依旧礼貌地向他施礼,和江蓠打过招呼后,对王实仙郑重地说道:“王兄,我想收钟云烟为徒。”

    秦雨蒙之前在帮全真弟子开脉筑骨时就已经发现钟云烟的纯净体质非常适合修炼《净慈剑典》,当时就有些惋惜,要知道良师难寻,佳徒也不易得啊!

    《净慈剑典》对修炼者的资质要求非常苛刻,简直到了可遇而不可求的地步,这也造成了净慈斋的真正传人非常少,能晋入剑心通明境界,行走江湖的更是凤毛麟角。

    每年斋中外事都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来寻找适合的又愿意修行的女童,可结果并不尽如意。

    没想到绕了一圈后,还是能收钟云烟为徒,或许这就是缘份吧!

    “好啊!”王实仙忙点头答应,见江蓠露出疑惑的表情,解释道:“秦大家已经答应做我们全真派的客座长老了。”

    “客座长老?”江蓠讶然也有些生气,她从没听王实仙提过。

    “就是只管授徒,别的啥也不管的外聘长老。”

    江蓠轻念一想,就知道了王实仙的最终目的,这个貌似忠厚的家伙又开始忽悠人了!

    郑庭基笑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小子,可以啊!”

    秦雨蒙有些不自然,或许真像王实仙所说的,以前心境不染尘埃,只是因为离得远。

    “曾爷爷!”这下连江蓠都不乐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