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回山(二)
    手里拿着个飞翼形状的银质徽章,仔细端详,王实仙沉吟不语,这个华夏修行者协会动作好快!这才多久,修行者等级评定小组就已经成立了。

    “前两天送过来的。”江蓠笑道:“看到徽章中间‘华夏国修行者协会’那几个阳文下面的一竖两横吗?意思你是六级,属于中级修行者里的最高等级,上面还有三级,属于高级修行者,看来你还要多努力啊!争取能早日成为九级大修行者!”

    “这是你的证书和聘书,他们聘你为这个协会的理事,恭喜啊!六级修行者啊!离高级修行者只有一步之遥,啧啧!”江蓠从匣子里拿出两个小本本递了过来。

    “九级修行者都有谁?”王实仙翻开证书,问道。

    “当然少不了五台山上的那个杨无敌,董顶峰据说也接受了证书和徽章,其他就没有了。”江蓠撇撇嘴。

    有这两个绝世强者当招牌就足够撑起场面了!想到董顶峰大内总管的身份,王实仙目光一闪,看来这个协会确实是有官方背景了。

    “唐友友也被评了个五级修行者,这让他很不满,嚷着要退会,估计也就是说说而已。”江蓠抿嘴笑道。

    “他那边怎么样了?”王实仙将徽章等物收回到锦盒中塞进抽屉里,问道。唐友友打算在西川开武馆传授唐家武技的事,遭到家里老人的强烈反对,上次他到海连来还抱怨了一番。

    “还能怎么样?要说服唐家那几个长老可不是简单的事,他母亲也没有最终表态,估计一方面是家传武技不能外传,另一方面认为此事太过招摇,与唐家一向专注做生意的家风相悖,恐怕会引起事端。”江蓠边分析,边低头分着茶,每一个动作都是那样地自然而曼妙优雅。

    看着她王实仙的心也祥和了起来。

    “老人家有自己的想法很正常,这毕竟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关系到唐家的未来,必须要考虑他们的意见,关键是唐友友是怎么想的!”王实仙喝了口茶,说道:“他是想为唐家开个武馆还是想为别的开家武馆,我们这边不要给他施加压力,无论他要做什么,我们支持就是了。”

    王实仙的意思,江蓠自然能听明白,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就一向烂好人!”

    王实仙偷眼看了眼江蓠,心里踌躇,关于《炼神术》的事情被他到处贩卖的事情,不知如何向她开口。

    空气中有了短暂的停滞,江蓠下意识地偏头向王实仙望去,放下了茶壶,玩味地说道:“有什么事不好意思开口?是秦雨蒙吗?”

    秦雨蒙回来后,依然一副平淡的样子,但江蓠凭借女人的第六感,还是从她看自己的目光中感到了分不自然。

    王实仙吓了一跳,秦雨蒙的耳朵灵得很,忙摆手阻止了江蓠继续说下去,解释道:“不是她,嗯,是和她有点关系!”

    “是《炼神术》的事。”

    王实仙说的有些混乱,江蓠却瞬间明白了,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你把《炼神术》的事告诉她了?”

    “是冈本美惠发现了《炼神术》的事。”王实仙把在开泰市的事情原原本本讲了一遍,当然隐去了他与秦雨蒙心神融合的那一段,只是说也和秦雨蒙做了交易。

    原本费尽心机才得到的绝世秘籍,转眼有了烂大街的趋势,搁谁都有点难以接受。江蓠闭上眼睛,沉默了好久,直到王实仙有些紧张时,才睁眼苦笑道:“你可以跟我说,但有想过如何向伯父交代吗?”

    王实仙见江蓠没有发飙,心里长吁了口气,这件事的后遗症太大,至于江守约生不生气已不在他的考虑范围。

    “被逼到那个份上了,有什么办法,总不能让我跟红帮的人硬抗吧。”

    江蓠知道王实仙说的是实情,世上哪有绝对的秘密,《炼神术》的诱惑力太大,闻到腥味的人蜂拥而至,不要说是王实仙了,就是洪门都不一定能顶得住,只是希望伯伯听到后,也能如她一样谅解王实仙的处境。

    “那些换来的功法秘籍你打算怎么处理?”江蓠好奇地问道,毕竟这些功夫秘籍都太烫手了,王实仙自己练也就罢了,要是敢传出去,立马就会有人杀到全真来,问题是也没几样是王实仙能练的。

    “现在门里的弟子众多,资质各不相同,不是每个人都适合修炼先天功,这些功法也能让他们多些选择的余地。”王实仙微微一笑,他不想对江蓠隐瞒,直接说道:“我想开个修行者功法馆。”

    “你疯啦?”江蓠惊叫道。

    “等我有能力疯的时候,再做这件事。”王实仙将面前的茶水一饮而尽,如果真能成功,必将打破门派对功法的垄断,以后的修行者就要凭自己的天份与勤奋来分高低了。

    江蓠冷笑道:“等你有能力发疯?九级大修行者估计都不顶用。”

    王实仙豪气地说道:“那就十级!哈哈!”

    江蓠懒得再和他疯言疯语,起身走出了会客室。

    江蓠刚走,秦雨蒙飘进了会客室,眉头轻皱,对王实仙说道:“《净慈剑典》是净慈宅的不传之秘,你不能这么做。”

    很少见秦雨蒙这么严肃地说话,

    “那些换来的功法秘籍你打算怎么处理?”江蓠好奇地问道,毕竟这些功夫秘籍都太烫手了,王实仙自己练也就罢了,要是敢传出去,立马就会有人杀到全真来,问题是也没几样是王实仙能练的。

    现在门里的弟子众多,资质各不相同,不是每个人都适合修炼先天功,这些功法也能让他们多些选择的余地。”王实仙微微一笑,他不想对江蓠隐瞒,直接说道:“我想开个修行者功法馆。”

    “你疯啦?”江蓠惊叫道。

    “等我有能力疯的时候,再做这件事。”王实仙将面前的茶水一饮而尽,如果真能成功,必将打破门派对功法的垄断,以后的修行者就要凭自己的天份与勤奋来分高低了。

    江蓠冷笑道:“等你有能力发疯?九级大修行者估计都不顶用。”

    王实仙豪气地说道:“那就十级!哈哈!”

    江蓠懒得再和他疯言疯语,起身走出了会客室,直到若干年后王实仙真的成为华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