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回山
    幻梦中好似过了很久,在现实中不过只是短短的一小会。幻梦并非凭空出现的,在施法者想到大致的方向后,除了刻意注意的地方,识海会自动施法者自身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来模拟场景。

    小师妹知道在幻梦中呈现给王实仙看的《天魔姹女功》,确实是她潜意识里最深刻的记忆,她从小接受的是师门教育,并没有去过学校,教室里的场景也是她出山后从视频中看到的。她只是觉得王实仙在教室里,手里就应该有本书,然后主动把《炼神术》背出来比较好,完全没有意识到那本书的内容居然是《天魔姹女功》。

    当然这些都不是关键,如同人做梦一样没有人会在意这些细节,只要功法施展完美,被施法者一醒来就会把梦给遗忘掉了,现在悲催的是,她完全没有料到王实仙并没有沉浸在幻梦中,还保持着清醒的意识!

    标准的偷鸡不成蚀把米!

    王实仙不知道这些,还以为小师妹故意拉他进幻梦之中,进行交易,加上小师妹给他的印象就是喜欢角色扮演,所以也没怀疑,他其实早已将《天魔姹女功》看完,只是无法判断书的真伪,才有这么一说,听了小师妹的训斥,他正色地说道:“未央,我想默写下《炼神术》可以吗?有笔和纸吗?”

    小师妹苏未央心中激动,也不在意王实仙没有叫她老师,意念一动,讲台上出现了文房四宝,赶紧说道:“赶快写来。”

    “未央,你究竟想让我慢点写,还是故意折腾我?”看着毛笔砚台,王实仙有点无语。

    “只有这么一点?”苏未央手里捏着张纸,脸上杀气萦绕。

    “你那《天魔姹女功》我不也没有背完嘛。”王实仙好整以暇地说道:“这是总纲,还有八个窍位,不会耽误你修炼,剩下的我会分三次给你,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

    幻梦中的王实仙,打开教室的门,走了出去,离开了这片虚构的天地,王实仙睁开眼睛,看着小师妹靠在椅背上本来紧紧地盯着自己的一双大眼缓缓闭上,知道她尚留在自己的梦乡中,背诵揣摩刚得到的那部分《炼神术》。

    刚才王实仙从苏未央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浓重的杀气,他是经历过尸山血海的人,自然能分辨出这并非是虚构出来的,而是切切实实的杀意积累下来的痕迹,她究竟杀了多少人才培养出了这份杀气?

    谁能想到这貌似单纯的小姑娘,会是混迹赌场的女荷官?谁能想到这个常带职业笑容的女荷官,会是传承有千年之久盛出妖女的天姹派传人?谁能想到这年轻的天姹派传人,会是杀人如麻的存在!这也让他坚定了分开将《炼神术》交给苏未央的决心,只有存在利益纠葛才是稳固的同盟,只要苏未央对他还有利益诉求,就不会贸然对他有什么想法。

    苏未央直达飞机快要降落时才醒了过来,到后面她是真的睡着了!自从懂事起,她就没有睡过如此深沉,她将头侧向舷窗,望着外面不远处如山峦一般的云雾,心中一片安宁,没有任何想法。

    高跟鞋踏在地砖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苏未央戴着墨镜,拖着行李箱,迈开两条大长腿,带起香风走在前面,从醒来,她就没有再搭理过王实仙,王实仙当然不会去自找没趣,两人仿佛只是暂时有点交集的陌生人一样在机场各奔东西。

    吴奎开着全真派新买的商务车,接到了王实仙,可能与学生相处久了,吴奎现在说话做事,都显得温和,丝毫没有以前的戾气,王实仙与他聊了聊福清武馆的事,时间过得很快,不到一个小时,车子就上了东余山。

    车子停在院门口,王实仙下了车,门房里的老吴大吼一声:“掌门回山!”,打开正门,跑了出来。

    自从被唐友友教训后,这个老家伙聊发少年狂,是处处以江湖中名门大派的门房要求自己,王实仙也曾委婉地劝过他几次,让他不必如此,自然就好,他就泫然欲泣地认为掌门想将他赶回福清武馆,反而叫得愈发卖力。

    一个多星期的相处,孩子们初来时的胆怯与拘谨已慢慢不见,经过筑骨开筋,动作与寻常的孩童相比更加灵活而有力,正在阿福,不,应该叫李悦彤大师姐的带领下,玩着步法的游戏,本就腿短,一时间滚作一团。

    听到老吴的喊叫声,院子内孩子们的欢笑声小了下来,吴媛与张晓朵开始努力地归拢着队伍,

    王实仙进门就看见郑庭基正在亭子中打坐,知道他其实是在看护院中这些年幼的全真弟子,心里很是感动,忙恭敬地深施一礼。

    郑庭基没有睁眼,身上生息聚敛,仿佛对外界一无所觉。

    “师父!”李悦彤跑了过来,恭敬地施完礼,上前抱着王实仙的胳膊将他拖开,道:“江阿姨说高祖爷爷在修仙,我们不能打扰他!”

    王实仙忍俊不禁,不过想想也差不多,在世人眼里“仙”不就是永恒的生命加强大的力量吗?这与道家所追求的大道基本一致。

    “王大哥!”吴媛绽放出笑容,平和自然。

    “掌门!”

    掌门出去,行侠仗义回来了,张晓朵眼中显出热切,情绪高涨地带着孩子们向掌门行礼。

    王实仙笑着和她们打着招呼,看到孩子们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蹲下来,张开双臂。

    小弟子们排着队正和掌门师父抱抱的时候,江蓠走了出来,与王实仙含笑互视后,站在了一旁。

    “掌门,你是出去打坏人的吗?”钟云烟依偎在王实仙怀里问道。

    “呵呵,云烟说的是那些犯错误的人吧?”王实仙笑道:“人是没有好坏之分的,是人都会犯错误,要是有一天师父也犯错了,那不是也成坏人了吗?”

    “可大牛是这样说的啊。”云烟不是很明白。

    大牛有些忸怩,躲到小伙伴的身后。

    “平安,过来,让师父抱抱。”

    王大掌门抱着大牛说道:“学武可不只是用来打坏人的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