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幻梦心法
    “切!”小师妹冷笑道:“不要太自恋了,像你这种大叔,让我这样千娇百媚的人来跟踪?要不是你把月花楼给整关门了,我犯得着这么早就回去吗?”

    话不投机半句多,王实仙闭上了眼。

    飞机沿着跑道滑行,跃向空去,逐渐攀升高度,以前还有种不踏实的感觉,现在坐多了,也就习惯了。

    “喂!”小师妹沉默了半天,还是没忍住,撅起了嘴巴,抗议道:“你还是不是男人啊!”

    “你都叫我大叔了,你说我是不是男人?”王实仙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要过分得罪小师妹为好,这个女孩太神秘了,光身上这隐匿的功法就让人叹为观止。

    “我想换你的《炼神术》。”小师妹突然说道。

    从小师妹的口里听到《炼神术》三个字,把王实仙吓了一跳,心念一转,知道昨晚那个出现他心中的那个笑意是属于谁的了,说道:“昨晚后面你不是走了吗?”

    “我最讨厌事情听半截了,走了几步觉得不甘心,就又跑回去了。”小师妹狐疑地说道:“后面你没发现我?那你之前怎么知道我躲在屋檐后的?”

    “你笑得那么大声,我又不是聋子。”

    “切!”小师妹白了王实仙一眼,有没有出声,她自然心中有数,应该是传说中的神念感应了!她好奇地问道:“是《炼神术》的原因吗?”

    王实仙郑重地点了点头,说道:“这是种神奇的功法,创出此功法的人,早已凭此功法破碎虚空,得升大道!你要想好了,这可不是什么破铜烂铁就能换的!”

    小师妹眼睛一亮,好像觉得机舱内有点热,解开了脖子下边的两粒口子,露出香肩锁骨,向王实仙抛了个媚眼,贝齿轻咬下嘴唇,楚楚可怜地传音道:“我没有什么功法可以跟你换,只有蒲柳之姿,不知可否?”

    脸上的粉都快有三尺厚了,香气腻得直冲鼻子,白送都不要!王实仙眼观鼻,鼻观心,一副心无旁骛的样子。

    小师妹心中恼怒,她的元阴之体被师门中长辈觊觎,无奈之中才逃到海连市,隐身于赌场之中,这次要不是迫于师门心法不能随意外传,而她又很想得到《炼神术》,才给了王实仙一亲芳泽的机会,没想到竟被嫌弃了!

    小师妹脸上的娇媚之色,旋即被伤感的神色的替代了,神色幽怨叹道:“我本有心向明月,奈何明月偏要照沟渠。罢了!罢了!”

    王实仙不知道她在搞什么鬼,只是说道:“没功法免谈。”

    “王兄,难道我就真的就这么难以入眼吗?为何连看我一眼都不愿意?”小师妹哀伤地说道。

    王实仙偏头看向小师妹,刚要开口解释,突觉小师妹一双凄迷的大眼里的眼瞳如黑洞一般,有着无穷的吸引力,让他的每一丝心神都不由自主地投入其中,向看看里边到底有什么。

    在飞机这样的公共场合,小师妹趁王实仙对自己毫无防备,冒险施出师门绝学“幻梦**”,这其实就是一种催眠术加幻术,通过精神能量干扰对方的大脑皮层,让对方产生幻觉,进而陷入幻境之中不可自拔,施法者就可以从中诱导被施法者的言行。

    小师妹知道王实仙的精神力异于普通修行者,但对《炼神术》的渴望让她依然想试一试,在某一时刻她好像成功了,王实仙进入了她想象的幻境之中,你都叫我大叔了,你说我是不是男人?”王实仙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要过分得罪小师妹为好,这个女孩太神秘了,光身上这隐匿的功法就让人叹为观止。

    “我想换你的《炼神术》。”小师妹突然说道。

    从小师妹的口里听到《炼神术》三个字,把王实仙吓了一跳,心念一转,知道昨晚那个出现他心中的那个笑意是属于谁的了,说道:“昨晚后面你不是走了吗?”

    “我最讨厌事情听半截了,走了几步觉得不甘心,就又跑回去了。”小师妹狐疑地说道:“后面你没发现我?那你之前怎么知道我躲在屋檐后的?”

    “你笑得那么大声,我又不是聋子。”

    “切!”小师妹白了王实仙一眼,有没有出声,她自然心中有数,应该是传说中的神念感应了!她好奇地问道:“是《炼神术》的原因吗?”

    王实仙郑重地点了点头,说道:“这是种神奇的功法,创出此功法的人,早已凭此功法破碎虚空,得升大道!你要想好了,这可不是什么破铜烂铁就能换的!”

    小师妹眼睛一亮,好像觉得机舱内有点热,解开了脖子下边的两粒口子,露出香肩锁骨,向王实仙抛了个媚眼,贝齿轻咬下嘴唇,楚楚可怜地传音道:“我没有什么功法可以跟你换,只有蒲柳之姿,不知可否?”

    脸上的粉都快有三尺厚了,香气腻得直冲鼻子,白送都不要!王实仙眼观鼻,鼻观心,一副心无旁骛的样子。

    小师妹心中恼怒,她的元阴之体被师门中长辈觊觎,无奈之中才逃到海连市,隐身于赌场之中,这次要不是迫于师门心法不能随意外传,而她又很想得到《炼神术》,才给了王实仙一亲芳泽的机会,没想到竟被嫌弃了!

    小师妹脸上的娇媚之色,旋即被伤感的神色的替代了,神色幽怨叹道:“我本有心向明月,奈何明月偏要照沟渠。罢了!罢了!”

    王实仙不知道她在搞什么鬼,只是说道:“没功法免谈。”

    “王兄,难道我就真的就这么难以入眼吗?为何连看我一眼都不愿意?”小师妹哀伤地说道。

    王实仙偏头看向小师妹,刚要开口解释,突觉小师妹一双凄迷的大眼里的眼瞳如黑洞一般,有着无穷的吸引力,让他的每一丝心神都不由自主地投入其中,向看看里边到底有什么。

    在飞机这样的公共场合,小师妹趁王实仙对自己毫无防备,冒险施出师门绝学“幻梦**”,这其实就是一种催眠术加幻术,通过精神能量干扰对方的大脑皮层,让对方产生幻觉,进而陷入幻境之中不可自拔,施法者就可以从中诱导被施法者的言行。

    小师妹知道王实仙的精神力异于普通修行者,但对《炼神术》的渴望让她依然想试一试,在某一时刻她好像成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