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 入戏太深
    按叶知秋的说法,现在王实仙就是个移动的火药桶,走哪打哪,住哪炸哪!不仅在住酒店的时候将他和秦雨蒙的房间安排得离王实仙远远的,就连出行、吃饭都保持一定距离,拉着秦雨蒙搞起了二人世界。

    有过一次心神交流后,秦雨蒙好像也开始有意识地与王实仙保持距离,她并没有拒绝叶知秋的亲近,欣然同意与叶知秋一起乘坐早上的航班返回海连市,让叶知秋暗喜不已。

    叶知秋的小心思,王实仙自然明白,不过他也很乐意成全,他也没有再去找花牧的麻烦,只是临回去前与阿林见了一面,人生总是充满惊喜,在不经意时来到你面前,阿林本已经决定安心在街头巷尾继续厮混段时间,没想到居然接到了升职的通知!总算是脱离了基层,能光明正大地穿上警服到警局里上班了。

    穿着一身崭新警服的阿林,坐在茶馆里,显得很帅气,顾盼生辉,说话时声音都响亮了许多。

    “这么快就回去了?王掌门,怎么不在开泰市多玩段时间?也好让我多尽下地主之谊。”

    现在无论是警方还是信宜和都巴不得王实仙这个惹事精能赶紧滚蛋,阿林倒是真心实意地想让他多留些时日,自从王实仙来到开泰市后,阿林的运气好了很多!

    “这都是第五天了,该回去了,等会就买票,你还是在缉毒科吗?”王实仙端起身前的茶杯,悠闲地喝了一口,虽说王实仙不认为隐杀有能力和意愿在航班上装个炸弹,保险起见,他还是决定当天临时买飞机票。

    “嗯,我很喜欢这份工作,觉得很有意义,毒品这东西和其他的恶习不一样,有非常强的上瘾性,一旦沾上了就很难再摆脱,很多人是在诱导中甚至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下药,从此不可自拔,直到身心被摧毁!没有半点做人的尊严!在基层这两年,我见了太多家庭毁在上面。”

    阿林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以前我总以为涉毒的人是抓不尽的,抓一个冒出来一个,有些泄气,现在想想,抓一个总会少一个,就和脓疮一样,你不挤它就会变大,就会感染周围其它正常的细胞。”

    “王掌门,你的武功这么厉害,与国安又有这么深关系,怎么不考虑下为国效力?”阿林好奇地问道。

    无论做什么都不容易啊!王实仙很珍惜这半日的闲暇。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王实仙笑了笑,说道:“我现在身上还背着个预备役少校的身份呢。”

    阿林听了,不禁咂舌。

    “我这次请你吃饭,除了感谢你这几天的帮助,还有件事想拜托你下。”

    “王掌门,有事你就直接吩咐,哪有什么拜托一说!”阿林豪气地说道。

    “任天然不是潜逃了嘛,但隐杀不会舍得放弃开泰市,麻烦你平时帮我盯一下。”

    又是月花楼又是酒店爆炸,事情到了现在,阿林也知道隐杀是个什么样的组织,他苦着脸说道:“那个,我只能说尽力。”

    王实仙走进候机厅的时候,居然看到了个熟悉的身影,不由一乐,走了过去,在一身性感装扮戴着墨镜的小师妹的身旁坐了下来。

    小师妹口里嚼着零食,两条着花色紧身裤的大长腿交叉叠在一起,侧了个身,背对着王实仙,继续刷着手机。

    “喂!”王实仙低声调笑道:“我记得某人收了钱,活还没干吧!”

    “流氓!”小师妹没有回头,清脆的声音有些大。

    四周的人目光都集中在王实仙身上,王实仙尴尬了起来,还没来得及逃离现场,对面有两位年轻人起身走了过来。

    “美女有人骚扰你吗?”其中一人眼色不善地打量了下王实仙,对小师妹亲切地问道。

    小师妹正坐了身子,摘下墨镜,露出一双如梦似幻的大眼,烈焰红唇轻启,冷声说道:“这人对我说些莫名其妙的下流话!”

    两名年轻人从看到小师妹的那一刻就被她火辣的身材给迷住了,好不容易有了搭讪的机会,自然要好好表现一番,立刻怒形于色,围住了王实仙。

    “兄弟,出门在外要注意素质,管好自己的嘴!小心祸从口出!”两位年轻人身形健壮,孔武有力,相比之下王实仙就普通了许多。

    “不好意思!刚才认错人了。”王实仙忙站了起来,连声说道:“你们聊,我这就走,这就走。”

    两人见王实仙蛮识相的,也就没再为难他,放他离开后,顺势坐到了小师妹的身旁,攀谈了起来。

    王实仙在一片鄙夷的目光中,坐到侯机厅的边角里,今天小师妹分明演的是冷艳小辣椒的角色,这个时候自己还是离她远点比较好,这小妞入戏太深。

    “你俩烦不烦啊?”小师妹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美女,怎么能这么说话?我们不是关心你嘛,一个人出门在外,相互有个照应不好吗?”两位年轻人也有点生气,刚帮着赶走了个骚扰她的猥琐男,哪能立刻就翻脸不认人了,再说他们也没说什么过份的话,就闲问了几句而已。

    “不需要!你们那点龌蹉的心思谁不知道,我警告你们不要跟过来,不然我就喊非礼了!”说完,小师妹一撩长发,扭身换了个位置。

    候机厅门口的保安已经往这边望了过来,两位年轻人虽有些气闷,但终是没有跟过去。

    一场小风波很快消弭,王实仙登机的时候,才发现小师妹已经坐在他的座位旁边,王实仙踌躇了一会,还是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坐好。

    小师妹依旧带着墨镜,耳朵上带着耳机,靠在椅背上,好像在假寐。

    突然一个娇媚的声音传到王实仙的耳朵里:“大哥,好歹我也是个国安线人,你刚才在大庭广众之下那样与我套近乎,会让我暴露身份地!”

    “我哪里和你套近乎了?”王实仙同样用内力把声音聚成一线,说道:“我还怀疑你跟踪我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