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 开价太高
    说老实话,王实仙的剑法稀松平常,曾被唐友友嘲笑过只能用来削削土豆,所以对敌的时候,他更喜欢用双掌,哪怕后来有了黑锏也只是倚靠天人合一的境界,提前预判敌人的攻击落点来进行被动防守,进攻时依赖黑锏本身的特性,还有临场应变,说难听点就是毫无章法,连捅带砸!

    至于心法招式,半点没有,可今天晚上,在各种内力招式的交织中,一番肆无忌惮的打砸后,反而帮他打开了一扇门,触摸到了使用武器的最本源的规则!

    对战不再只有血腥与搏杀,也有属于它的规则和美感,建立在天人合一境界的基础上,通过感应双方空间中的全息状态,寻找对方破坏这份美感的弱点和破绽,或者顺着这些规则施展招式,不再惑于对手的进攻或防守,以无意驭有意,直接攻其必救之处,当然这不是完全沉浸在意念中全然不顾对手的具体招式,而是介乎有意无意之间,有意地对目标进行锁定,达到最终自己想要的目的!

    受当代创新教育的影响,虽然王实仙对全真数百年来每一样传下来的功法很珍惜,但并不妨碍他对新功法的期待,应该到了自创功法的时候了!

    像之前将精神力如子弹般发射出去,撞击对手的识海,让对手识海在剧烈震荡中瞬间失去对外界的感应,不如就叫“失魂刺”好了!

    而这套关于进攻的心法王实仙也有了名字,如梦似幻,连残酷搏杀都能演绎得美妙异常就叫“虚境”吧!至于“二次元”虽然也贴切,但没有华夏想来追求美感的味道。

    当然“虚静”现在仅是对敌的心法,还没有具体的招式,这需要后面花时间来慢慢琢磨,王实仙细细体味自己的每一分感悟,确保没有遗漏之处,才缓缓退出了顿悟的境界。

    王实仙有点兴奋,自己的顿悟是不是有点太频繁了?很多修行者一辈子都不一定能有次顿悟,他短短半年内就已经有三次了,要是换成伟大的科学家,不知会诞生多少震惊世界的研究成果。

    “恭喜王兄!”秦雨蒙微笑道,她很喜欢刚才王实仙黑锏招式中散发出来的深谙自然之道的气息,这与她的《净慈剑典》里的以心御剑有异曲同工之妙,莫非王实仙已从中有所启发?

    “恭喜王掌门!”叶知秋很是羡慕地说道。

    “有劳朱帮主久候了!”王实仙向秦雨蒙和叶知秋致意后,对朱云阁说道。

    “无妨,这是你的机缘!只恨自己没有能力为武林主持这份正义!”朱云阁双手负在背后,淡淡地说道:“美惠兄妹是元阳人,华夏的功法自然不能落在外邦人之手!云龙是自家人,也没受到什么大的伤害,既然我已经出过手了,过去的事就算了!王掌门或许只是一时糊涂,但我还是奉劝王掌门几句,身为修行者,要心存善念,才能善用自己的力量!”

    从江湖败类升级到一时糊涂,王实仙又不傻,自然知道朱云阁这是在找台阶下,连忙恭声说道:“朱师叔教训的是!我之前行事是有些孟浪了!”

    朱云龙抱着冈本美惠的尸身,深深地低下了头,只有张斌注意到他的指节愈发苍白。

    “我明天就带云龙回平北。”顿了下,朱云阁突然问道:“听说前些日子你们全真举行了重开山门的庆典?”

    “是有这么回事。”王实仙点头道:“就是几个朋友自发地过来聚一下,所以也就没有打扰贵帮!”

    朱云阁皱着眉头说道:“什么叫打扰!这么大的事情,你作为我们洪门的女婿,怎么能不通知我们?”

    “实仙,事情一码归一码,你和云龙有龃龉,年轻人嘛,我可以理解,但咱们两派的渊源不能断!”

    “这样吧,等我回去,得补送一份贺礼!”朱云阁沉吟了下说道:“我们红帮有本《降龙十八掌》的秘籍,不知实仙能否看上眼?”

    “啊?朱师叔这怎么好意思呢!这个《降龙十八掌》乔爷爷早已经当见面礼给我了。”王实仙忙推辞道。

    开什么玩笑,这《降龙十八掌》看来都成了红帮的随手礼了,见人就送,幸好先问了下,不然到时送过来了,他还要不要拿《炼神术》当回礼?

    朱云阁脸色不好看了,没想到自家老爷子如此慷慨,虽说这《降龙十八掌》有点鸡肋,但也不能见人就送啊!这下好了,难道要拿《极阳玄功》换吗?

    “那个,朱师叔,刚才领略了你《极阳玄功》的威力,我很是仰慕。”王实仙小心翼翼地说道。

    朱云龙猛地抬起了头,却被张斌一把抓住。

    叶知秋心里哀叹,王实仙还真是敢开口啊!这可是红帮压箱底的功法啊!也就乔宗堂的几个嫡传弟子得授,最后练成螺旋内力的也就朱云阁一人而已!

    朱云阁眼中杀气稍纵即逝,竟呵呵笑了起来道:“好!好!好!”

    你敢要,我就敢送!只不知师父知道了会有什么反应?会不会杀上全真派?朱云阁心中暗怒!

    “过些时日,我会亲自到东余山恭贺全真重开山门,顺便拜会下郑师祖!再会!”说完,朱云阁冷哼一声,大踏步当先离开,张斌赶紧带人跟了上去。

    “你给我等着!”走在最后的朱云龙用内力将声音传到王实仙的耳中,四目相交,王实仙从中读出刻骨的仇恨,他很坦然地点了点头,说道:“我很期待!”

    “云龙,你磨蹭什么!还不给我赶紧跟上!”已走了很远的朱云阁,声音忽然在院中响起。

    明明双方已经和解了,雨蒙想不通王实仙为何还会提如此过分的要求,秋水一般的双眼疑惑地看向王实仙。

    “王掌门,你这是何苦呢?”叶知秋有些担心,这王实仙将价码开得太高了吧!让他都为难起来,究竟该拿什么来换《炼神术》。

    王实仙没有解释,这或许是打破当代武林各派功法敝帚自珍的契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