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六章 反咬一口(二)
    话还能这么说?王实仙猝不及防的情况下,两眼发直,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从表面上看,朱云龙这么说还真没什么破绽!

    当然朱云阁也很愿意相信,看着抱着自己女人的尸身发出无尽悲伤含泪痛诉的弟弟,朱云阁正义感爆棚!没想到事情背后还有如此隐情!他的弟弟竟受了如此委屈!难怪自己赶来时,王实仙手里的云龙眼看就要走火入魔!要是云龙真疯了,估计也就没人知道这个秘密了!

    “原来王掌门是这样的人!”朱云阁冷声对王实仙说道:“师父与师祖两位老人家是认错人了!武功秘籍有德者才能居之,你这样做有些过了吧?看来今日之事需要朱某人为云龙讨个公道了!”

    “这只是云龙兄的一家之言,朱帮主不会偏听偏信吧?况且《炼神术》之事,可不止只有我一人知道,你们洪门也一直都参与其中。”王实仙当然不会任由朱云龙泼脏水,当初选择将南岛洪门拉进来看来是个明智的选择,他微微一笑说道:“朱帮主有兴趣的话,可以去南岛找江掌门求证下!”

    朱云阁一怔,他没料到南岛洪门竟然也牵扯其中,难怪南岛洪门一直和全真派好得不像话,不仅江蓠住在那里,连郑庭基祖师也守在那里!不过让他去和江守约打交道,哪有现在逮住王实仙简单!

    “但也不能否定你杀人灭口的事实!半夜偷袭,入户杀人,差点让我走火入魔可是你做的吧!”朱云龙叫道。

    “如果说我不愿全天下人都知道《炼神术》,这点我承认!毕竟这是件很麻烦的事情,但杀人灭口这事有必要由我来做吗?”王实仙冷静地说道。

    “这美惠兄妹俱丧你手,王掌门又一路追杀云龙又做何解释?”张斌上前质问道,红帮几人围住了王实仙,武林败类人人得而诛之!

    要是在心神交融之前,秦雨蒙可能也会怀疑王实仙,但现在《炼神术》也有她一份!她自然知道事情的经过并不是像朱云龙表述的那样。

    “朱帮主,能否听我一言?”秦雨蒙声音里自带平和的味道,稍稍缓解了下现场紧张的气氛。

    “秦大家请说!”朱云阁并不愿意得罪净慈斋的人。

    “王兄此次来开泰市确实不是为了令弟,也不是为了冈本美惠,而是因为隐杀的事。”

    “隐杀?”朱云阁吃了一惊,不知王实仙如何惹上了这个麻烦。

    “是的!”秦雨蒙将瞿师被捕,伏裕华的女儿被绑架,王实仙遭遇狙击枪袭击的事情经过娓娓道来,说道:“我们本来以为信宜和是幕后的委托人,所以才来开泰市,没想到撞到令弟与樊龙还有另外几人设下的陷阱,而他们也正准备前往海连市找王掌门抢夺《炼神术》。”

    “那日我们相遇的月花楼正是隐杀在开泰市的联络点,相信朱帮主应该听说发生在酒店的爆炸和月花楼被查封的事了吧?”

    事情在秦雨蒙柔雅的语音叙述中更增加了几分可信度。

    “不知秦大家可会《炼神术》?”朱云阁忽然问道,他看秦雨蒙在听到《炼神术》时,神情没有半点惊讶的样子,显然早就知道了《炼神术》的事情。

    秦雨蒙一滞,她虽然是刚刚在与王实仙神念交融时才知道的,但她不愿也没有想要隐瞒,当即点了点头。

    “难怪秦大家今晚会和王掌门联袂来拜访云龙!”朱云阁淡淡地点了点头,虽然他知道朱云龙前些日子在江湖上呼朋唤友的事,但仍然避重就轻地说道。

    “好一对奸夫**!”朱云龙咬牙切齿地说道。

    王实仙与秦雨蒙同时色变。秦雨蒙仙女一样的人物,身上独有的出尘气质,很难让人恶语相向,从小到大何曾听过有人对她说过如此羞辱的话,不由脸色苍白了起来。

    “云龙!慎言!”朱云阁喝道。

    朱云龙倔强地别过了头。

    王实仙刚要说话。

    “啪,啪,啪!”大门口响起了鼓掌声,众人望去,只见一个身形挺拔,英俊不羁的长发男子从夜色中转了进来!

    来人正是叶知秋,他终是不放心,暗中跟了过来,他到时正好听到了《炼神术》的事,正心思百转时,却听到了让他愤怒的话,竟有人亵渎他心中的女神,一时冲动走了出来。

    “真是臭不可闻!”叶知秋鹰隼一般的双眼盯着朱云龙,冷冷地说道:“无论是西山镇还是这里明明一直都是三个人,你的眼瞎了吗?”

    朱云阁见问花派的叶知秋居然也在,知道今晚的形势复杂了起来,但属于强者的自信让他还想再次出手,尝试着擒住王实仙。

    王实仙没有想到叶知秋还是跟过来了,知道此时不是打招呼的时候,向他点了点头,秦雨蒙眼中多了丝暖意,竟向叶知秋笑了笑。

    第一次见到秦雨蒙微笑的表情,像破开空谷幽林洒向大地的一抹阳光,灿烂乍现,叶知秋本来还气势十足,不由呆了起来。

    朱云龙认出眼前之人正是那日使判官笔的高手,见状冷笑道:“原来是花痴啊!”

    “你这张嘴说出点好听的话,真就这么困难吗?朱帮主,这就是你挂在嘴边的弟弟?让你操碎心了吧?”叶知秋感慨道。

    “不劳叶先生费心,你是魔门中人,和净慈斋的人混在一起恐有不妥吧?”朱云阁道。

    “有何不妥?”叶知秋洒脱地说道:“本派曾有一位祖师娶的就是净慈斋的人,一时传为佳话,整个魔门弟子都欢欣鼓舞,视之为偶像,我叶知秋如能得秦大家青睐,只会三生有幸。”

    秦雨蒙轻皱峨眉,说道:“多谢叶兄厚爱,雨蒙一生都将追求大道,并无男女私情之念。”

    叶知秋朗目中射出无限深情地道:“我那祖师婆婆当初也是如此想的。”

    没想到叶知秋竟借此机会发布爱的宣言,开始谈情说爱起来,王实仙有点啼笑皆非,忽然心中一动,抬头往屋檐上望去,喝道:“朋友有兴趣的话,不如下来一起聊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