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 反咬一口
    不仅是内力方面,在动作速率上,朱云阁也明显更快,好在王实仙凭借天人合一的境界,面对朱云阁的重剑攻势总能先知先觉,在重剑变化刚生时,就能提前就位,当重剑随之改变攻势时,又先一步错开少许,避开要害,但即使这样也只能紧守身边方寸之地。

    重剑上的产生的螺旋劲力变化多端,或急或缓或轻或重,方向不一,进一步放大了双方在内力上的差距,让王实仙的招架接连失措,动作屡屡变形,虽然他极力调整,数招之后,黑锏荡起的幅度越来越大,随着动作距离的加大,竟有手忙脚乱之感,哪还有什么反击的余地。

    形势不妙,再这样下去只会败得凄惨,王实仙脚踏奇步,开始在朱云阁的身旁游走起来,不再拘泥一招一式的得失,局面开始好看了点。

    朱云阁面上古井不波,心里却是惊异不已!他的剑招看似直来直去,大开大合,其实在进击的过程中蕴含无数变化的可能,但每次都被王实仙手中的黑锏在间不容发之时挡住,特别是剑锏相交的那一刻,他通过重剑攻过去的螺旋内力在进入黑锏之后竟如石沉大海,彻底失去了感应!不然在第一时间,他就能绞飞王实仙手中的兵刃!看来王实仙手上的黑锏确实有古怪!

    秦雨蒙见王实仙不在坚守自己的防御,终于放下心来,刚才不知不觉中战局居然吸引了她的全部心神,着实为王实仙捏了把冷汗。

    张斌等人再也不能掩饰脸上震惊的神情,没有想到这个年轻的掌门竟能与他们平时视若天神一般的帮主手下支撑这么久,虽然场面难看了些,但这也是实力啊!张斌他自己就做不到!平时与帮主喂招,他也尝试过游斗,却往往不出十招,就会被帮主潮水般的攻击淹没。

    王实仙在朱云阁的剑网中如泥鳅一般钻来钻去,显得滑不溜手,朱云阁的气机始终无法锁定他,可朱云阁招式猛然一变,竟用重剑施展出了一套极为细腻的剑法,卷向王实仙,笼罩着方圆三丈处,不断压缩他闪避的空间。

    随着王实仙的闪转腾挪,精神能量被打出散布在空气中,朱云阁的身边也有气旋凭空产生,不同的能量相互湮灭,让战团周围本是无形的空气不断绽放出片片波纹。

    “唰,唰,唰。”三剑连续劈出,每一剑取的都是不同的角度,产生的螺旋劲力只有狂暴,任谁身当其锋,都会产生难以招架之感,

    朱云阁放弃了任何变化的余地,单纯地追求速度与力量,三剑瞬间出现在眼前,游走中的王实仙来不及做大幅度的变向,只能再次硬架上去。

    “当,当,当!”在电光石火之中,螺旋劲力不断迸发,王实仙的黑锏越荡越高,胸前空门大开,重剑长驱直入,往他的胳膊划去!

    与朱云龙的偏执不同,朱云阁虽然也很执拗,面目永远僵硬,但他这些表面下是始终藏着心机,不然乔宗堂也不会那么放心地将红帮交给他!

    因为师父与郑庭基的缘故,朱云阁同样也不愿意杀掉王实仙,但卸掉王实仙一只胳膊的后果他还是可以承受的!

    看到王实仙遇到险境,秦雨蒙的洗尘剑瞬间出鞘,却被早有防备的张斌出手拦截。

    重剑即将落过王实仙的肩窝,心平如镜的朱云阁看到王实仙双眼异光一闪,一股能量直撞他的识海,恍神间,手上一缓。

    有了这一瞬就够了,王实仙双脚交错,身形连续晃动,摆脱了朱云阁气机的锁定,急速后退,逃出了重剑的攻击范围!

    回过神的朱云阁,看到重剑剑尖贴着王实仙的肩窝而过。

    “锵!”重剑归鞘,朱云阁没有再追击,他不喜欢做些无用功!

    一般的精神攻击,只会呈面或线向目标蔓延,要始终保持与施法者的联系,否则只会在空间中溃散成毫无意义的能量,像王实仙这样的能将精神力聚成团犹如子弹般发射出来的精神攻击,朱云阁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个王实仙不仅是兵刃,人也很奇怪!除了内力差了些,年纪轻轻就有和他不相上下的精神力!还无法被锁定!或许只有等他能像师父一样真正做到内功凭空离体,让内力与精神力融合起来,使领域俱有杀伤力才能困住他吧!

    围攻秦雨蒙的张斌等洪帮帮众没有料到朱云阁势在必得的一击居然失手了!秦雨蒙也没有再闯过去的意思,剑势一涨,将他们迫退,收回了洗尘剑。

    “你是怎么做到的?”朱云阁额头上的川字皱得更紧。

    “《炼神术》!”朱云龙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

    院中众人往屋里望去,只见朱云龙抱着冈本美惠的尸身出现在门口,面色看不见悲喜,大腿上血肉模糊的伤口也用布条简单裏住,包扎了下。

    “《炼神术》?”朱云阁看着弟弟手里的尸体,不由皱了皱眉头,他一向就不喜欢朱云龙身边的那些女人。

    “是的!”朱云龙缓步走了出来,一双满是血丝的双眼紧紧盯着王实仙说道:“一种在脑部修炼的功法,可直接拓展识海,增强精神力!我没说错吧?王掌门!”

    院中的红帮弟子,甚至朱云阁齐动容!精神力的重要性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修行者所重视,只是世上的功法俱是修炼丹田经脉的,这针对脑部能直接修炼精神力的还第一次听说!如果是真的,那岂不是可以和自身现在修炼本门内功心法并行不悖,毫无冲突之处?

    王实仙大笑了起来,拍手说道:“不错,不错,看来云龙兄已无大碍了!”

    “就是为了这《炼神术》,我怀里的女人还有他的哥哥,都被王实仙杀人灭口!”朱云龙厉声说完,对朱云龙说道:“哥,贩毒的事,是我错了!但我回国内后,深居简行,在海连市见了王实仙就走,可曾惹过他?就这样,还被他从西山镇追杀到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