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 训斥
    杨召见势不妙,随即独自远遁,抛下了内外皆伤,行动受限的朱云龙。

    朱云龙状若疯虎,浑然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势,在秦雨蒙的剑网中闪转腾挪,左冲右突,但每一次闪躲与进击招式还没有完成,就发现秦雨蒙的洗尘剑已经等在前方,只能无奈再次变招。

    洗尘剑在秦雨蒙手里如同剑网,让朱云龙感到处处受制,心中的那股戾气也慢慢地被消磨殆尽。

    眼前幻出三道剑光,摇摇封住了前、左、右的空间,朱云龙不透对方剑法的虚实,无奈中只能往后急退,就在这瞬间,来到正屋的王实仙挤进了剑网右侧,手中黑锏毫不留情,带着凌厉的气势直劈而下!

    后面就是墙壁,朱云龙身子瞬间向左横移数尺,正好撞上了秦雨蒙的洗尘剑,朱云龙厉啸一声,双手一探,抡起身边的桌子,朝秦雨蒙砸去!

    木质的桌子在剑光中瞬间四分五裂,王实仙的黑锏毒蛇一般再次窜了过来,刺向朱云龙的前胸,朱云龙也不管黑锏有何后续变招,手中剩下的桌板在内力的加持下,撞在黑锏之上。

    巨大的撞击力,激起漫天的木屑,黑锏稍稍偏离了目标,朱云龙还没来得及松口气,黑锏后面一只拳头穿过木屑,呼啸而至,轰向朱云龙!

    猝不及防之下,朱云龙勉强提起手掌,横在胸前,硬接了这狂暴的一拳。

    内力没能全部用出,拼命抵挡下,拳头上的余劲透体而入,朱云龙仰天喷出鲜血,身子被击飞,狠狠地撞在墙上,沿着墙瘫坐了下来!

    此时朱云龙口中不断溢出鲜血,大腿处血肉模糊,面目狰狞,早不复平日时尚帅气的模样。

    剑光一闪,洗尘剑已经入鞘,秦雨蒙看着面色沉重的王实仙一步步走向朱云龙。

    没有预想中击败敌人的畅快,王实仙又杀了一个人,还是一个女人!在战场之上,本就是个杀戮的场合,只要选择踏上去,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自然无话可说!但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事情其实是可以控制的。

    “以前,我以为我们会成为朋友。”王实仙看着自己粘着血迹的双手,对朱云龙轻声说道。

    “不会的!不可能的!”朱云龙坐在地上,嘶声说道。

    朱云龙大腿上的外伤还算好,严重的是他刚才强行收功时所受的内伤,特别是那丝刚形成的螺旋内力还没有在他的手上创造半点辉煌,就先开始在他的体内肆意破坏,本来已被其它内力稍稍压制,现在王实仙的劲力攻入体内,螺旋内力再次失控,带起更大的破坏,丹田与经脉已经乱七八糟,离走火入魔不远了。

    “王实仙!”朱云龙吐出一口黑血,继续说道:“很多时候,我都在想,老天为何对你如此厚爱!对我朱云龙却如此苛刻!”

    “江蓠是你的!《炼神术》也是你的!你毫不费力就是一派掌门!”

    王实仙眼中闪过异色,以前华元比武时,他就发现了朱云龙对江蓠有亲近之意,没想到直到今日,朱云龙都没有死心,反而执念很深的样子。

    “我呢?什么都没有!只能白手起家,还被你逼得四处流浪!好不容易找个像江蓠的女人,死在你的手上!武功刚有所突破,却被你弄得快要走火入魔!”朱云龙面目扭曲,双眼血红,扬起手指着王实仙疯狂地说道。

    “在你的眼里难道只有别人拥有的,只有别人对不起你吗?”王实仙冷笑道,在他的领域之中,自然能感应到朱云龙体内犹如开水般翻腾不休的内力波动,知道他所言不虚。

    “你有天赋,强大的师父,强悍的兄长,还有能为你去死的女人!”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不珍惜你自己的,为什么老盯着我的?”

    “有人逼你去贩毒吗?有人逼你来抢《炼神术》了吗?”

    “我他妈来找樊龙,来找隐杀的麻烦,碍你朱云龙什么事了?”

    王实仙如训斥小孩一般,对着朱云龙一通狂骂,冈本美惠的死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张倩,也更加愤怒起来。如果冈本美惠知道王实仙根本就没有要杀朱云龙的意思,她只是江蓠的替代品,会不会后悔为朱云龙挡那一击?

    秦雨蒙第一次看到王实仙如此暴躁的样子,唾沫星子都喷到朱云龙的脸上了,虽然经过刚才意外的心神融合,王实仙与朱云龙之间的纠葛,她一清二楚,但还是有点莫名其妙,觉得王实仙根本就没有必要与朱云龙多费口舌。

    朱云龙有些恼羞成怒,只觉得血一**向头脑涌,怒喝一声,猛然挺身而起,干脆也不用紊乱的内力,挥舞着拳头往王实仙脸部击去!

    王实仙冷哼一声,正要一脚将朱云龙踹飞,忽然心有所感,伸手擒朱云龙的手腕,扭头往门口看去。

    来人并没有掩藏气息,勃然的气势,隔着小院都能感觉得到,“嘭!”小院门口闩着的两扇铁门瞬间旋转变形,抛飞在院落中,一个高大的人影带着出现在大门口,从黑暗中负手踏步走了进来,身形中自有一种万夫莫当的威势,紧随其后的三名随从在此人的气度下显得无限渺小,很自然地被人忽略掉。

    站在正屋门口的秦雨蒙眼中神光电闪,发丝与外衣无风自动,洗尘剑弹出少许,剑气纵横,与来人对峙了起来。

    正在王实仙手里挣扎的朱云龙也觉察出不对,看到已走到门口的来人,心神一哆嗦,眼睛恢复了清明,嗫嚅地叫到:“哥!”

    王实仙松开了朱云飞的手腕,淡然说道:“朱帮主来得还真巧啊!”

    朱云阁见弟弟情况还好,收回了气势,冷然对秦雨蒙先施了一礼,说道:“没想到秦大家也在!”

    稍稍弹起的洗尘剑再次归鞘,秦雨蒙回了一礼:“雨蒙见过朱帮主。”

    往右侧边房望了一眼,朱云阁对王实仙道:“收到王掌门的消息,自然不敢怠慢,怕就怕晚来一步,就只能收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