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绝情深处是至情
    骤雨初歇,洗尽铅华,夜风很是清爽,开泰市郊区一排高低起伏的民房在王实仙的脚下飞快后退,王实仙掠上一栋三层楼的屋顶,来到屋脊最高处轻松写意地坐了下来,俯视着不远处那座亮着灯光的农家小院。Δ』ww w. a

    “是这里吗?”秦雨蒙冒了出来,来到他身旁。

    “我的大小姐,你能不能别站着?”王实仙无奈地提醒道,他们这是来做贼的,穿着一身白衣这么拉风地矗立在高处,真当别人是瞎子啊?

    两人说话时都以内力将声音聚成一线,倒也不虞被他人听见。

    秦雨蒙往后退了几步,学着王实仙坐了下来。

    “王兄看起来心情很好。”秦雨蒙瞅了王实仙一眼说道。

    虽然平常王实仙很少有严肃叹气的时候,但秦雨蒙总能在从他身上感到一种负担感,而今天晚上王实仙在赶路时显得轻快很多,由内而外地散发着惬意。

    王实仙一愣,自己已经有多久心情没这么好过了?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有些收敛,可随着在高处不断纵跃奔跑,在夜色之中无拘无束,好像没有任何东西能挡住他的前进,天地都匍匐在脚下,就越来越舒畅,忍不住狂放了起来。

    “以前这么跑往往是被人家追着逃命,这次是去害别人心境自然不一样,哈!”王实仙莞尔道。

    “很辛苦吗?”秦雨蒙心里有了丝怜惜一闪而过。

    “那倒不至于,既然当初选择走这条路,总是有心理准备的。”王实仙摇了摇头,笑道:“只是事情一件接一件,人如绷紧的弓弦,沉溺在其中,等回过神来,才发觉自己都僵直得忘了要开心了,人也没有以前轻松。”

    “秦大家,有句话一直都想和你说,不知当讲不当讲?”王实仙忽然问道。

    “王兄,请说。”秦雨蒙感应到王实仙的真诚,她轻抚被晚风吹拂着的几丝秀发,别过脸来认真地向王实仙说道。

    “呃,秦大家,我觉得吧……。”王实仙沉吟了一下,整理了思绪说道:“你也应该多些表情。”

    “事事都以旁观者的姿态,确实能让人保持心境,可也莫免失去了很多亲身体味的机会。”

    “王兄所言,雨蒙岂能不知,只是我从小修炼《净慈剑典》,二十五岁晋入剑心通明的境界,性情与心法契合,面对事情自然平和。”秦雨蒙默思半晌,淡淡地说道。

    “本以为出世很难,没想到入世也不容易,出师门以来,我看了很多事情,也做了很多事情,却依然心无波澜。”

    “不是这样的,那是因为你现在只是在帮我做事情,而不是你自己的。”王实仙提醒道:“除了门派使命、追寻大道外,你有没有自己想做的?”

    月色下,秦雨蒙侧面若山峦般起伏的轮廓,在思索时平静深远的秀目,更是清丽得不可方物。

    “我没有想到。”秦雨蒙坦然说道。

    “呵呵。”王实仙笑了,说道:“我就知道,其实有件事你早就应该做了却一直都没有做。”

    秦雨蒙眼中露出好奇的神色。

    “你看事情关己,就不一样了吧。”王实仙笑道。

    秦雨蒙露出深思的表情,点头道:“这样的,我刚才确实有些想知道你口中的那件事指的是什么,王兄,请指教。”

    王实仙张了张嘴,觉得有点尴尬,轻咳一声。

    秦雨蒙见王实仙如此做作,好奇之色更浓。

    “你看,秦大家,你的年龄和我差不多了,是不是应该谈场恋爱什么的?”王实仙提示道。

    秦雨蒙一双清澈如湖水的眼睛越睁越大,不由嗔道:“可你不是有江蓠了吗?”

    王实仙为之气结,低声怒道:“我什么时候说我们了!我指的是你跟其他人!”

    秦雨蒙觉得自己脸有点热,很难得的体验,随即柳眉扬起,双眸明亮锐利,微怒道:“我为何要和其他人谈恋爱?”

    王实仙没有注意到秦雨蒙话里的语病,只是呆呆望着她动怒也显得清新脱俗的表情,不可置信地说道:“你生气了!你生气了!”

    秦雨蒙醒觉,别过脸,看不到她的表情。

    “我不是……。”两个人突然同时开口想要解释下,秦雨蒙闭上了嘴。

    “那个意思。”王实仙硬着头皮接下去:“我的意思是,当爱情来敲门的时候,你应该尝试着体验下,那叶教授,人挺不错的。”

    王实仙声音越来越低,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要不是看在两人这几天忙里忙外地跟着自己,他犯得着这样吗?

    “然后你在旁边看好戏?”秦雨蒙冷声说道。

    “怎么可能!”王实仙心里有些委屈,他对净慈斋的印象很差,之前是有这种想法,但现在确是真心实意,从内心深处不希望秦雨蒙这样的人独自终老在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