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软筋散
    “啪!”手中的陶瓷茶杯破碎,热水与碎片跌落在地面上。

    朱云龙这两天一直都很恼火!刚组成的对付王实仙的联盟人还没到齐,就被王实仙欺上门来,设下的圈套不仅没有网住大鱼,反而折损了樊龙!失去了樊龙,就犹如没有了眼睛与耳朵。

    王实仙现在在哪里?还在开泰市吗?那位貌若天仙的女子是谁?使判官笔的高手又是谁?还有那个吸血鬼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这一切,朱云龙都一无所知!只能如老鼠般躲在这座开泰市近郊的农家小院之中,毫无作为!

    “杨兄,不好意思!我不是针对你,只是心中烦躁,有所失态。”朱云龙向坐在对面的杨召说道:“合则两利,分则两害,杨兄既然我们的目标一致,为何不能再多一点耐心?”

    杨召冷笑道:“我来开泰市是为了《炼神术》,而不是为了看你躲在这里谈情说爱。”

    朱云龙的脸色变了,半眯着眼睛看着杨召,缓缓说道:“杨兄,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还不够清楚吗?要不是你那元阳女友碍事,我们早就擒下王实仙了!”杨召冷声说道:“朱云龙,你告诉我,我们现在能做什么?”

    朱云龙沉默了会,说道:“杨兄,我们认识也有多年,我朱云龙的为人相信你也所了解,是怕事的人吗?我能将《炼神术》的事告诉你,是冲着我们的交情!相信杨兄能与我同心协力,不会过河拆桥,背叛我,没想到如今事情稍有不顺,杨兄就要分家散伙了!是我瞎眼看错人了吗?杨兄?”

    “我不是那个意思!”杨召的气势弱了下来,缓声说道:“云龙,为兄只是看你不急不躁的样子,心中实在耐不住火气,抱歉了!”

    见杨召服软,朱云龙苦笑道:“谁说我不急,可现在敌情不明,就凭我们两人能做什么?对方三人的身手,杨兄又不是没见过,强攻是不行的,只能智取!”

    杨召目光一闪,说道:“你的意思是?”

    “那个盗墓贼柏斯文手里有种来自古墓,名叫软筋散的奇药!无色无味,专克内力,只要吸入一口,全身酸软无力,有再强的内力也无从发挥,在千登地下武库中,柏斯文就是靠这种奇药,才从冈本美惠的哥哥手上逃脱,让王实仙白白捡了便宜!”朱云龙说道。

    那日西山镇中,朱云龙与杨召去追王实仙,柏斯文曾尝试着趁机逃跑,没想到被门口的冈本美惠发现,冈本美惠被朱云龙救下后,尚在懊恼之中,见状,一脚将柏斯文踢翻,就要一刀劈了他泄愤!柏斯文为了活命,倾其所有,满嘴胡言乱语,直到说软筋散还有剩余,才打动了冈本美惠。

    “真有如此神奇?”杨召有点怀疑。

    “此药被柏斯文藏在其他地方,我已经让柏斯文去取了,听说还剩两包,到时试一包就知道了。”

    既然朱云龙能放心让柏斯文去取,肯定施了手段,不怕他趁机跑路,杨召点头说道:“看来为兄真的误会云龙了!”

    如果有此药帮助,确实能省去很多麻烦。王实仙的武功对杨召的剑法很是克制,杨召虽然眼馋《炼神术》,却实在没有半分把握击败他,不然早就独自去找王实仙了。

    两人正说话间,传来门铃声,杨召往朱云龙看去,朱云龙笑道:“算算时间,柏斯文也应该回来了。”

    院门打开,朱云龙一愣,却是一个从没见过的少年,刚要喝问,那看起来很机灵的少年谄媚地问道:“是朱先生吧?”

    “你是什么人?”朱云龙脸上浮出杀气。

    “柏斯文是我师父,他让我过来换样东西。”少年明显初生牛犊不怕虎,虽然被朱云龙的勃然气势吓得腿软,但还是坚持说道。

    “他自己为什么不来?”朱云龙冷声说道,柏斯文的举动让他在杨召面前很丢脸。

    “他在开泰市,不敢过来,让我把这个送给您。”说着,少年从包里掏出个小玻璃瓶递给朱云龙。

    看着只有寸许长的小瓶,朱云龙不动声色地问道:“就这么点?”

    “师父说,这是一小包的量,足够换他的解药了,如果朱先生愿意交换的话,他那里还有一包可以免费赠送!”

    少年刚说完,就觉得咽喉处一紧,仿佛被铁钳牢牢锁住,顿觉喘不过气来,朱云龙将少年拖到眼前,森然说道:“如果我不愿意呢?”

    “云龙,何必跟一个跑腿的一般见识,不要误了大事!”身后的杨召突然说道。

    朱云龙冷哼一声,松了手,那少年瘫在地上,揉着喉咙猛烈地咳嗽,眼泪下来了,心想:师父说这帮人只会吓唬人,果然没错!

    “你在这里等会!”朱云龙吩咐道,拿着药与杨召回到屋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