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那你就去死
    人群中,赌桌前,穿着藕色抹胸,外披粉红轻纱,摇着骰子的那个青春靓丽的性感女孩竟然小师妹!两只纤细的胳膊举着圆蛊在头顶用力摇晃一轮后,往台子上一放,一双如梦似幻的水汪汪的大眼瞟向桌前或坐或站的二十多位赌客,娇喝道:“各位贵客清下注!”

    王实仙向任天然打了个招呼,当先来到赌桌前,走到一个站着的中年男子身侧,中年男子身后的两位随从满脸警惕地盯着王实仙,王实仙恍若未见,对中年男子轻声笑道:“老朋友还记得我吗?”

    那么男子正盯着台子上的圆蛊,听见有人正对他说话,转脸看去,脸色一变,勉强笑道:“王掌门!”这时坐在他身前的那人察觉到身后的异状也转过身子。Ω Δ.Ωa

    王实仙眼神一凝,只见坐着的那位,一张威严的方脸上纵横交错着四道长长的伤疤,正皱着眉头看向他,虽然以前没见过,但这么明显的特征,早已如雷贯耳,王实仙心里叹了口气,施了一礼道:“可是朱帮主当面?”

    坐着的人正是红帮帮主“朱疤脸”朱云阁,而站着的是他的手下张斌。

    朱云阁看着眼前笑眯眯的年轻人,还有跟在他身后走过来的任天然、叶知秋还有秦雨蒙,朱云阁自然认得是王实仙,虽然知道王实仙也在开泰市,却没想到在月花楼碰到他。朱云阁只是坐着回了一礼,僵硬地说道:“王掌门。”

    “坐!”朱云阁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位子,坐在他身边的那位纹身大汉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张斌两手捏着肩膀提到了一边,那位大汉刚要发飙,却看到任天然,赶紧将快到嘴边的怒骂吞了回去,收起桌子上的筹码悻悻然地往其他赌桌走去。

    任天然见朱云阁霸道得如此自然,彷如他才是此地主人,心中不由一动,先向王实仙赞叹道:“原来王先生是一门之主,真是年轻有为啊!”然后目视朱云阁问道:“不知这位朋友是?”

    王实仙微微一笑道:“我来介绍下。”

    “红帮朱帮主。”

    “月花楼任总。”

    华夏国只有一个红帮,只有一个疤脸朱帮主,任天然心中一惊,在王实仙介绍他时,忙深施一礼。

    朱云阁略一点头。

    “净慈斋秦大家。”

    “问花派叶知秋!”

    别人不知道净慈斋与问花派,但朱云阁岂能不知,他和王实仙可以摆谱,那是因为真要论起来,王实仙还得称呼他一声师叔,可净慈斋与问花派就不一样了,无论哪一个都是世外大派,能人异士层出不穷,蕴藏着巨大能量!绝非一个入世的红帮可以相提并论的,朱云阁站了起来,向二人施礼。

    “见过秦大家!”

    “见过叶先生!”

    朱云阁向张斌施了个眼色,张斌又轰走了两位,

    秦雨蒙淡然地回了一礼:“雨蒙见过朱帮主。”

    “朱帮主客气了!”叶知秋胡乱拱了拱手,如果是乔宗堂在,他或许会忌惮几分,但朱云阁就不够格了。

    任天然见朱云阁对各人的态度不同,心中惊疑不定,王实仙这两天在信宜和总部两进两出,他当然知道,没料到连身边的两人都如此有来头!

    “大家都坐吧。”王实仙当先坐了下来,趁人不注意向小师妹眨了下眼睛。

    赌桌一角发生的事自然逃不过当面小师妹的眼睛,当她看到王实仙和任总一起过来时,心里着实吃了一惊,不过面上表情却没多少变化,继续履行荷官的工作,耳朵却竖了起来,关注着几人的对话。

    见王实仙向她眨眼睛,小师妹不着痕迹地将圆蛊举了起来,使劲地冲着王实仙一阵摇晃。

    “要不,我们到贵宾室里?”任天然自己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建议道。他忽然发现不知不觉间他这个主人反成了最没存在感的人了,好在其他赌客有认识任天然的纷纷向他问好,让他挽回了点颜面。

    “就这里。”朱云阁说道,往赌桌其中一个区域内扔了些筹码。骰子的玩法简单,大小、单双、点数都可以押,当然赔率也各不相同,朱云阁投的筹码不少,可是他选择把筹码都压在赔率比较低的点数上,只要圆蛊中的三个骰子有一个和他所压的点数相同,他就赢了。

    任天然有点尴尬,对小师妹吩咐道:“给我拿些筹码。”

    小师妹忙从筹码堆里取了一部分,递给任天然,任天然分了些给王实仙等人。

    “不知王掌门最近有没有碰到我那不成器的弟弟?”朱云阁冷声说道。

    声音僵硬无比,果然名不虚传啊!王实仙胡乱下了注,说道:“昨天晚上还见过,打了一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