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两个熟人
    “王兄,你也是昨天上午才到的开泰市,隐杀的人怎么可能比你还早?”秦雨蒙突然提出疑问。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a

    “我飞机票是提前一天预定的,他们想要知道还是很容易的。”王实仙解释道:“隐杀那个吸血鬼毕竟注定了白天不能出来,他无论从国内还会是国外赶过来,最方便的就是乘坐夜间飞机了,而昨天凌晨是他们最后的赶到开泰市的机会。”

    “其实一切都只是按理想状态的猜测,也有可能那个吸血鬼本就潜伏在开泰市或是其他时间或途径过来。”

    “来赌场嘛,赌赌运气而已,不是,就当玩玩好了。”

    叶知秋对王实仙能借用国安的力量并没多少大惊小怪的,他在王实仙身上已经见识过太多的神奇,哪怕那天王实仙说他和华夏国的议长一起喝茶,他都觉得很正常,但坐在旁边的阿林从头听到尾,心里对王实仙愈发敬畏起来。

    “任天然来了!”阿林说道,他没想到任天然会主动下楼来。

    王实仙转头看去,只见大堂旁边的电梯间里正走几个人,当先一人个子不高,四五十岁的年纪,白白胖胖,慈眉善目,离很远脸上就浮出笑容,和其他客人打过招呼后,在凤姐的陪伴下快步走了过来。

    “几位就是花帮主的朋友吧?欢迎来月花楼。”任天然热情地说道。

    秦雨蒙与叶知秋坐着没动,王实仙和阿林站了起来。

    “任总好,我是全真派的王实仙,今天上午在花牧那聊天时,就听闻月花楼在开泰市别具一格,就让阿林带着过来瞧瞧新奇,顺便认识下任总,交个朋友,冒昧之处,还请海涵啊。”王实仙笑道,边说着边指了指阿林,阿林谄媚地向任天然问好。

    任天然貌似一愣,看样子并不清楚全真派是怎么回事,可他也知道虽然其他坐着的两人气度不凡,却是以王实仙为首,大笑道:“王先生客气了!花牧帮主花帮主的朋友就是任某人的朋友!”

    “不知这两位朋友怎么称呼?”任天然看向叶知秋与秦雨蒙。

    “净慈斋秦大家。”王实仙介绍道。

    秦雨蒙站了起来,点头示意道:“你好!”

    任天然从事娱乐业多年,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气质脱俗的也不是没有,但与眼前这位身负长剑秦大家相比,就显得做作了许多,更少了份气度,心中凛然,当下不敢怠慢,躬身问候道:“见过秦大家!”

    “问花派叶知秋。”叶知秋主动站了起来,自我介绍道,他有点怕王实仙将他海连师范的老底给露出来。

    凤姐娇笑道:“看来叶先生等人都是真正的武林人士哦,任总你平时不是一向最崇拜这些高人的吗?今晚可要多陪陪哦”

    “哈哈!那是!”任天然大笑道:“不怕大家笑话,我小时候就曾梦想当一名大侠,能除暴安良,行侠仗义!可惜资质有限,只能胡乱练些拳脚,今日有幸见到各位,确实要多亲近亲近!大家今天的消费,我都包了!”

    “那怎么好意思呢!”王实仙客气道。

    “王实仙再客气可就见外了!要不,各位先随我到二楼雅室坐坐?”

    王实仙看了眼秦雨蒙,作出迟疑状。

    凤姐幽怨地对任天然说道:“任总,别提了,我刚才就请过了,可人家一心就想见您呢!”

    “那怎么行呢,来一趟总要玩玩,不然我下次见到花帮主怎么交代?”任天然刚才看到王实仙的神色,知道他是顾及秦大家,继续说道:“我们楼上还有间赌场,不如各位随我过去转转?”

    王实仙欣然说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三位请随我来!”任天然哈哈一笑,说道。

    几人随着任天然坐电梯到了月花楼的四楼,电梯门一打开,阵阵喧闹的声音扑面而来,似乎有数百人正在该处,抬眼望去,只见大厅宽广至极,不但有前中后三进,每进左右各有相连的厅堂,虽然聚集了五、六百人,可在这厅堂相连的大赌场内一点都不令人有挤迫感。

    赌桌、赌具乃至家具摆设,无不是华夏式,显得古典而讲究。

    当然最引人注目的是各座大厅内主持赌局的荷官,端茶陪侍穿梭其间的女招待,都是些年轻貌美的动人少女,一副华夏古装打扮,却偏偏性感无比,身上穿的是抹胸、肚兜,外罩各色纱衣,衬着玉藕般的双臂和白皙修长的大腿,显得婀娜多姿,让人神摇意荡,心动不已。

    可惜,此时各个大厅内的赌客们都围在赌桌前,全身心投入到眼前的赌局中,对周围的美女显得有些熟视无睹。

    对比之下,王实仙还是更喜欢金碧辉煌的那间赌场,虽然小了很多,可也少了*的气息,多了正经的味道,玩牌还是安安静静地好。

    叶知秋出身魔门,自小被师父带着出入各种场合,赌术更是必练的技能,看到这种场景反有亲切的感觉。

    “这是我们开泰市最大的赌场。”任天然有几分得意。

    “不错!”王实仙点头,显得兴致勃勃。

    一名负责赌场现场管理的工作人员见任总带人过来了,忙迎了上来道:“任总,要不要安排个贵宾室?”

    任天然看向王实仙,王实仙笑道:“我们先在大厅里随便看看。”

    向管理人员挥挥手,任天然说道:“那就不用了,你去招呼别的客人吧。”

    此时有女招待笑脸如花地走上前,端上茶点酒水。

    一行人沿着大厅中间的通道,往中堂前行。

    “上去玩两手,试试手气?”任天然怂恿道。

    王实仙从人缝中看去,发现赌桌上的赌具也是华夏式玩法,以骰子为主,赌客们大呼小叫,开骰瞬间,肾上激素加速分泌,赢的人满脸通红仰天长啸,输的人脸色苍白如丧考妣,大喜大悲交织在一起,形成奇异的亢奋氛围,甚至让旁观者也陶醉其中。

    王实仙忽然停住了脚步,往其中一桌望去,真是巧极了!竟有两个熟人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