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月花楼
    当然赌场这只是猜测,虽然也不怎么靠谱,但至少有了点头绪,具体怎么操作还需要仔细斟酌。 .a 免费连载阅读网

    事实证明隐杀在海连市失手后,确实没有放弃对王实仙的袭杀,估计后面还会有所行动,这不仅是对王实仙的威胁,也是对国安的挑衅。

    还有最关键的是隐杀的委托人!隐杀只是直接的威胁,真正致命的是现在都没有浮出水面的委托者!本来嫌疑比较大的信宜和,反而在昨晚洗清了嫌疑。

    国安那边最近一直对隐杀虎视眈眈,正全力排查隐杀潜藏在国内的势力,在国外的特工也在暗中搜寻隐杀的情报,不管怎么说伏裕华都是国安的中层职员,孩子被绑架,被威胁协助暗杀预备役少校俱是很严重的问题,不过据现在的情况来看,成效不是很大。

    表面上看国安不显山露水的,其实王实仙的行踪一直都在国安的监控下,现在身边的秦雨蒙曾参加过国安的绝秘行动,证明净慈斋与国安还是有关系的,虽说她昨晚能及时赶到是谷诗提供的定位,但也很难保证她来全真派就没有肩负什么秘密使命。

    王实仙决定还是主动多和国安方面沟通下比较好,拐弯抹角地反而容易产生误会,让双方形成不了合力。

    回到酒店的房间内,王实仙和谷诗通了电话,谷诗的声音比较低沉,听起来情绪不是很高,看来国安最近的日子也不好过

    王实仙将昨晚的事情以及自己的判断详细地跟谷诗说了一边。

    “我会跟上面汇报的,开泰市那边前些日子,我们海连分局的人过去了一部分,本来主要是针对信宜和的,看来要重新调整下方向了。”谷诗在电话里顿了顿,说道:“你自己也多注意点安全。”

    “谢谢,我会注意的。”王实仙问道:“伏组长那边怎么样了?”

    “唉!他准备回国等消息了。”谷诗叹了口气:“毕竟隐杀在星条国都扎根数百年了,连星条国政府都没能将他们连根拔起,光凭我们在那边的人也很难有什么作为。”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对伏裕华来说确实是种煎熬,王实仙握紧了拳头,既然隐杀的人已经在开泰市露出了行踪,就一定要好好把握住这个机会!

    伏裕华这个外表永远光鲜被同事背地里称呼“夜明珠”的黑瘦男子,每天都几乎把所有的时间与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谁能想到在他有一个破碎的家庭,吝啬只是因为经济上的窘迫。

    自从来到海连市,与伏裕华相识,两人有过勾心斗角,也有过分歧和争吵,请王实仙吃饭都永远是在小吃铺,可伏裕华从没有因为个人的喜恶给王实仙穿过小鞋,甚至连女儿被绑架,都在最后关头出言提醒王实仙。

    那日在公园中,王实仙虽然说的冷酷,可他在心里却一直将伏裕华当成可以信赖的朋友,所以才会对伏裕华的背叛那么愤怒。

    虽然从表面已看不到江蓠对秦雨蒙的敌意,甚至这次还亲自偷偷拜托秦雨蒙来开泰市相助王实仙,但王实仙还是隔着电话都能感到对面传来的浓浓醋意!

    “你那些全真派弟子有我们这些洪门弟子帮你管着,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忙你自己的事就可以了!”

    “见到那个秦雨蒙惊喜不?开心不?”

    “什么时候想回来啊?”

    王实仙听了,心里泛起了柔情,低声说道:“阿蓠,谢谢你!”

    “讨厌!”对面的江蓠挂断了电话。

    在太一星,无论国家强弱,都有两个古老的行业:色情与赌博。每个国家都知道它们不好,却很难根除,一个解决生理需要,一个解决心里需求,它们就像两个潜伏在社会底层的调节器,宣泄各种情绪与矛盾。

    与太一星其他国家对色情与博彩业干脆持开放的态度不同,华夏国对这两个古老的行业一直就很暧昧,税照收,但从不承认它们的合法性,平常也不监管,也不宣布它们是非法的,看有过份的地方就狠狠打击下,所以在华夏国这两种行业通常只能挂靠在其它合法的娱乐场所名下,像周总主持的ktv里的赌场就是这样的情况。

    当然,在一些城市,也有单独建立的场子,不过外面却是不能挂任何招牌或者广告,尽一切可能地低调,月花楼在开泰市就是一个这样的场所。

    天色黑了起来,阿林带王实仙等人穿过车人喧哗的热闹大街,华灯高照下,来到月花楼的大门口。

    “那几个都是信宜和的人,负责看场子的。”阿林介绍道。

    六、七名把门的大汉见阿林带着三个人走过来,分处两人迎了过来,其中一人调笑道:“阿林哥,你还敢来,上次输得还不够惨吗?”

    “或许人家是来找场子的呢?没看到他们都带着兵器吗?”另外一人看到身负长剑的秦雨蒙的容颜后,明显一愣,怪声怪气地说道。

    不知什么原因,国家最近突然以弘扬华夏传统文化,培养国民尚武精神的名义,允许公民携带冷兵器了,来场子里的人身上配把长剑彰显气度的也不是没有,但像阿林身后这样丽色的美女却还是第一次。

    听见那名信宜和帮众阴阳怪气的话,王实仙和秦雨蒙自不会放在心上,只是叶知秋对那人看秦雨蒙的眼神很是不悦。

    阿林脸色一沉,侧身让到一边,指着王实仙等人说道:“乱说什么,这三位可是花老大的朋友!”

    两名信宜和的帮众心里一惊,他们平常就归花老大管,现在他马上就要更上一步,在信宜和里可谓如日中天!两人忙定晴往王实仙和叶知秋望去,左边一人风流俊逸倒还罢了,可右边那相貌普通之人却越看越让人心惊,终是不敢掏出手机比对下。

    “几位客人不好意思,我们和阿林是老相识,一向随意惯了,让你们见笑了!快请进!”两位信宜和的帮众忙恭敬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