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 难道这就是命?
    清晨,西山山脉一处小山头上,山间的雾气缭绕,有三位修行者正在盘膝修炼。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a

    一夜的苦修,让王实仙的状况有了很大的改善,得益于煅体术强大的肉身修复能力,身上的剑伤已经结疤,一周后,只会在皮肤上留下淡淡的痕迹,不过胸前的枪伤因为伤及内腑至少要半个月才能痊愈。

    而枯竭的丹田也重新获得到天地元气的补充。王实仙早就发现每一次经历生死,耗尽内力,都会使丹田得到小小的扩张,不要小看这小小的扩张,如果换成单纯的打坐苦修或是在练功房中需要消耗数月之功!

    世俗中人只看到了修行者的强大,却看不到修行者们为了兑现自己的天赋所付出的每个日夜的努力,当别的小伙伴玩耍的时候,王实仙需要苦练招式打熬筋骨,当别人躺在床上睡觉的时候,王实仙必须打坐修行积累内力扩充丹田,忍受炼神术打通脑脉时的刺痛。

    缓缓收功,王实仙长长呼出了口浊气,听着鸟鸣泉声,看向山林间氤氲的雾气,感受着尘世间的清新,安静的山,远离尘世的浮华,把美好掩在飘渺的云雾中,藏在深山崖壁的丛林处,湿润,清幽,仿佛梦里的景。正是这每一分美好才组成了如此动人的太一星,

    昨晚的一切在此时变得淡漠,再多的厮杀再多的阴谋再多的肮脏也掩盖不住自然的美好,不仅是王实仙个人,整个人类都需要从这些美好中获得心灵的力量!才能在强大中不迷失本心。

    秦雨蒙长身而起,眺望远处,说不尽的闲适飘逸,以前她在雨蒙山眺望的是外面的世界,而今她想的却是山门内的美景,在平静淡然的外表下,她清丽的眼眸中却透露出深刻的感情,在倾诉着对美好的眷恋和对大道的追求。

    本属人间的山林都似乎因秦雨蒙的点缀多了丝仙气,而她也在群山的映衬下愈加出尘脱俗!王实仙虽然已不是几个月前刚出世时荷尔蒙旺盛的初哥,早见识过各种美女,但依然被她的仙姿美态所震慑!看来欣赏气质不同的美女也需要不同的环境,之前他见秦雨蒙不是在城市的钢筋水泥建筑中,就是在客车飞机装甲车里,或是在山洞地下盆地内,哪有此时此景的衬托来尽情展现秦雨蒙这属于天地的美,甚至连昨夜月下救他于危难间的惊艳出场也相形见绌!

    “其实这种时候最适合作画。”叶知秋口中喃喃自语,恨不得现在手中就有画笔,将此时刻画在脑海中的秦雨蒙,将这盛开在山里雾中的风华临摹在画布上。

    “你不是有手机吗?”王实仙先回过神来,好心提醒道。

    “我是画家,又不是摄影师”叶知秋鄙夷地说道。

    “你可以拍下来,回去照着慢慢画就是了。”

    “我画的是人,不是照片!”形同被侮辱,叶知秋怒声说道。

    王实仙发现自己无话可说,对艺术家的世界表示很难理解,难道拍在照片里的就不是人了?

    秦雨蒙轻扭秀长优美的脖颈,别过俏脸,以平静的语调淡淡地向王实仙问道:“王兄,接下来你有何打算?”

    王实仙洒然笑道:“我能有什么计划,只是走一步算一步了,不过有个人我打算再去拜访下。”

    “你们要跟来吗?”经过昨晚,王实仙也摸清了隐杀上次失手后,这次针对他的底细,一个吸血鬼而已!如果仅是如此的话,他就要反过来捕杀这个吸血鬼了。至于信宜和樊龙死后,势力会重新整合,花牧估计会很开心,王实仙打算先去当面恭贺下他,自然需要两个打手跟着自己,毕竟一个人有点势单力薄,谁看了都会有点想法。

    秦雨蒙点了点头,说道:“江蓠拜托过我。”

    王实仙听了心里又是温暖又是有点惭愧。

    区区山路在修行者眼里如履平地,三人奔行了一会,登上了山道,很快出了山,搭上公交车,来到开泰市区。

    与其他武林帮派不同,向信宜和这种新兴组织的总部一般都在闹市区附近,组织的成员也很混杂,很多成员都有自己的正式职业,同时兼职作为信宜和帮众,也可以反过来说信宜和的帮众充斥在各行各业,眼线遍布开泰市市区的各个区域,当王实仙带着美女帅哥踏进信宜和总部周围五里的时候,花牧就已经得到了消息。

    阿林是警察的卧底,花牧自然也知道,甚至平常与阿林玩得比较好的信宜和帮众也是他有意无意纵容的,樊帮主死了!一个修行者被另一个强大的修行者杀死了!花牧的心里充满了悲伤,昨天王实仙走后,他第一时间就向樊帮主还留在总部的一个亲信透露了王实仙要去西山,没想到还是没能避免悲剧的发生!

    难道这就是命?花牧坐在以前本属于樊帮主的位子上感叹不已。

    花牧一直都认为修行者就应该躲在深山老林里打打拳练练腿,世俗中的事只会让他们搞得一团糟!事实证明无论樊龙还是瞿师都空有强大的个人力量却脑子进了水!

    不像以前,现在华夏国政府的力量已经非常强大与成熟,任何组织和政府对抗都是没有前途的,信宜和可以在某些政府缺失的地方代替政府维持秩序与规则,这才是它的根基与发展空间,而不是当什么毒品大拆家!或许就是因为他们是修行者才会这么肆无忌惮吧!也或许这两个半途加入信宜和的人根本就没有把信宜和放在心上吧!

    老帮主的死是可疑的,这个位子本就应该属于他花牧的!虽然迟了些,但事情终于还是回到了正轨!当然现在还有点小麻烦要处理。

    花牧透过办公室的玻璃幕墙看着楼下王实仙带着两个人走进信宜和的总部,他站了起来,揉了揉脸,让表情更自然些,准备下去亲自迎一迎这个昨晚出了大力的修行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