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还有谁?
    修行者用手枪,枪法还这么准!还要不要人活了?

    胸口溅起血花,面对绝境,王实仙近半年来大小十几次的作战经验在这关头见到成效,时间不容许任何迟疑或是慌乱,只见他暴喝一声,手抓住了朱云龙射过来的短棍,身子突然凭空旋转起来,本来砸向冈本美惠的黑锏在王实仙全身内力的加成下迅如雷击,破开空气带着尖啸射向樊龙,同时转过身的王实仙已手持短棍正面面对扑过来的朱云龙,扭腰跨马,双手握棍,直接将朱云龙劈开,然后顺势往下一拖,短棍准确地抵住闪电般刺来的细剑的剑尖!

    那名剑客郁闷无比,他的细剑剑法以奇诡而著称,并不适合硬碰,往往会在幻出的漫天剑影之中,将细剑刺入对手的身体,而这个王实仙却仿佛天生克制他,无论他的细剑如何变幻,虚实不定,总能准确地找到他真正的杀招,守株待兔般,预先摆好位置,等着他的细剑刺上去!

    更上剑客恼火的是,他的通过细剑施展出来的剑气,对王实仙没有起到任何迟滞的作用,反倒是自己在攻入王实仙的防御圈时,感到带起了空气中丝丝束缚,虽然短时间这对他的行动没什么影响,但长时间下去,剑客有预感,这肯定会对他造成非常大麻烦!真是邪门!难道这就是《炼神术》的威力?

    细剑不出意料,又被王实仙用短棍挡在,剑客刚要变招,忽见王实仙双眼异常明亮,一股能量撞向他的识海,头脑恍神间,眼前失去了王实仙的踪影!

    樊龙正待连续射击,突见一道黑影急袭而至,雷霆万钧的一击转瞬即至,下一刻就出现在他的胸前,根本就没有躲闪的余地,无奈之中樊龙连手枪都来不及松开,直接双手交叉,提起内力,护住前胸!

    一声闷响,狂暴的巨力在黑锏与手臂之间迸发,樊龙叠在一起的两只手腕瞬间粉碎,还握着手枪的断手与失去动能的黑锏同时往地上坠去。

    鲜血自断腕处狂飙而出,胸口如受重锤一击,樊龙口中喷出鲜血,凄厉地惨叫起来,多年养尊处优的生活让他失去了初闯江湖时的狠劲,转身欲逃,身后一道身影破空而至,脚尖一挑,黑锏腾空而起,落入了身影的手中!

    王实仙手持黑锏,脚步并不停留,往樊龙的后背捅去,“噗呲!”黑锏透体而入,王实仙从樊龙身侧一掠而过,手一探抓住了黑锏的前端,将黑锏从樊龙的前胸抽出,带出漫天鲜血!

    樊龙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胸口的破洞,他想不明白,为何是这样的结局!他是个修行者,他的枪法也不错!还有众多帮手!为什么此刻要死的却是他?他还有很多手下没有召集过来,他还有很多雄心壮志没有实现,他甚至连武功都还没有展现出来!一定是有什么搞错了!樊龙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尸体倒下,王实仙双膝一软,差点摔倒在地!刚才的一连串动作,特别是对樊龙那霸道一掷,几乎耗尽了他全部的内力和接近三分之一的精神力!王实仙缓缓转过身来,在橘黄色的灯光下,冲对面的敌人微微一笑,牙齿显得异常洁白。

    “还有谁?”王实仙沉声说道。

    大门口,信宜和剩下的六人看到帮主尸落尘埃,虽然手里握着枪,但仍然感觉不到多少安全感,身体微微颤抖,冷汗直流!刚才一连串的打斗,他们只看到几个修行者动若脱兔,在院中相互纠缠,他们手中的枪连射击的机会都没有!此时听到山庄传来有人不断靠近的嘈杂声,这个地方已经不能再呆下去了!几人转身往外奔去。

    一直躲在正屋没有出来的柏斯文,自枪声响起时就趴在地上,抬起头偷偷往外张望,此时也想溜掉,可他实在没有勇气穿过庭院,只能将头深深埋在地上,很是怕引起院子里那个恐怖的年轻人的注意。

    冈本美惠单手提刀,冷哼一声,正待上前,却被朱云龙跨前一步,挡在身后。

    “王掌门,没想到几日不见,你的武功又见长进!可以你现在的状态还能撑到什么时候?”朱云龙说道。樊龙死在眼前,朱云龙虽然觉得可惜,但也不是太意外,毕竟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王实仙濒临绝境时所爆发出来的战斗力!

    “他已经不行了!”一个尖锐的声音说道。

    说话的正是那位手提细剑的剑客,只见他年约三十出头,中等身材,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那双狭长的双眼,眼神锐利,不时闪出寒光。王实仙越强,就越激发出他对《炼神术》的渴求,特别是刚才王实仙发出的攻击他识海的精神能量,更让他确信,王实仙练过《炼神术》。

    “你可以过来试试。”王实仙眉毛一扬,举起手中的黑锏,轻声说道。

    “好!”剑光一闪,细剑已腾空而至。细剑被剑客抖得笔直,没有任何花巧,直往王实仙刺来!

    在剑客动起来的瞬间,朱云龙的双脚点地,人窜了起来,人随棍走,棍借人势,径直往王实仙撞来!

    王实仙没有想到此人如此不讲套路,连多聊两句,给个调息的机会都不行!还好精神力消耗并不是太多,天人合一的境界仍能维持,面对两个轻功明显比他好的人,转身逃跑并不现实,王实仙只能抖擞精神,咬牙死撑!

    一声长啸,王实仙一手黑锏,一手短棍,咬紧牙关,激发出自己全部的潜能,不再防守,乱泼风般,迎向两人就是一顿狂砸!

    剑客不为所动,细剑竟被他用出惨烈的味道来,剑气纵横,大开大合,不断与锏棍相击!像这种搏杀正对朱云龙的胃口,更是打得兴起!口中呼喝不断。

    王实仙苦不堪言,手脚一阵酸麻,这样的时刻,只能排除一切杂念,求个轰轰烈烈,

    “啪!啪!”门口响起了枪声,只见阿林正手里拿着手枪大叫到:“不想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