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西山故人见(二)
    “是有点没想到,冈本姑娘最近可好?”王实仙苦笑道,他不会寄希望冈本美惠能原谅自己这个杀兄仇人,只不过记仇的女人真的很难缠。Ω Δ.Ωa

    “一般般吧,如果我哥哥能活着,或许会好一点。”冈本美惠忧郁地说道,娇柔的模样惹人怜爱。

    “这就是命!”王实仙沉默了下,盖棺定论地说道,在当时的情况下,如果冈本宏志不死,那么落在他手里的自己麻烦就大了!所以冈本宏志还是去死好了。

    “樊帮主,请问是否知道隐杀这个组织?”王实仙没有再理会脸色变得苍白的冈本美惠,向樊龙问道。

    樊龙心中惊疑,面上却不动声色地说道:“知道怎么样?不知道又如何?”

    “这是一口锅,我想樊帮主没有兴趣主动替别人背吧?”王实仙冷笑道。

    “我也有一事向王掌门请教,不知大家能否相互交换一下?”朱云龙突然说道。樊龙诧异地看了朱云龙一眼,

    “好啊,不过希望彼此能坦诚一点。”见朱云龙如此配合,王实仙也有点欣喜,伏裕华去了星条国,一直都没有消息传来,毕竟他女儿出事和自己有关,王实仙这次迫不及待地主动到开泰市来,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个。

    “真诚?”樊龙怒声说道“我们信宜和可有得罪过你王掌门的地方?哪次不是你欺上头来?可怜我那瞿兄弟,就是因为无意中得罪过你,至今身陷囹圄!”

    贩毒的人还这么委屈,这货难道非要逼自己说出人人得而诛之这句话吗?王实仙哭笑不得,心中鄙视。反倒是朱云龙劝慰道:“樊帮主稍安勿躁。”

    “王掌门先问吧。”朱云龙其实很多地方也是很大气的。

    “小弟前几天曾遭人暗杀过,请问樊帮主、云龙兄,这是否与你们有关?”王实仙没有客气直接问道,毕竟那个狙击枪手来自隐杀,也仅是国安专家的推断而已。

    难道王实仙被隐杀暗杀过?会是谁做的?像隐杀这样的杀手组织不是任何人都能接上头的,并且接受委托的代价也不是任何人都能负担得起的!樊龙与朱云龙对视了一眼,他们确实也有针对王实仙的计划,人都找好了,只是因为在决定对付王实仙之前,樊龙已经派人做掉了惹起事端的刘经理,两人担心会引起王实仙警觉,再加上最近外面针对信宜和的风声太紧,就想缓些日子再出发,没想到有人抢先下手了。

    樊龙摇了摇头,说道:“那不是我们做的,今天晚上才是我们为你准备的。”

    听了樊龙的话,王实仙知道可信度还是蛮高的,双方的梁子已经能够结的够大了,今天也是个死局,樊龙没有必要在这一点上骗他!王实仙很是失望!本来王实仙也不认为信宜和有能力知道伏裕华女儿的事情,他只是抱着一线希望,来撞下运气,但他刚才在看到朱云龙和樊龙在一起的时候,心里已经觉得是信宜和的人干的,毕竟朱云龙也是传说中的“平北五少”中的一份子,还是有些人脉关系的,搞不好他能通过别人知道。

    现在希望破灭,如果真不是信宜和干的,那会是谁?一时间,王实仙头都大了!

    “《炼神术》可是在王掌门手上?”朱云龙“炼神术”三个字刚出口,王实仙心里咯噔一下,世上果然没有不透风的墙!

    樊龙皱起了眉头,他与朱云龙约定共同对付王实仙,一个要人,一个要书,看朱云龙对《炼神术》如此狂热的样子,难道那本秘籍真有什么神奇之处?

    “如果我否认,你会信吗?”王实仙缓缓说道。

    “当然不信,我也只是想确认下而已。”朱云龙微微一笑,对里边喊道:“将他带出来!”

    一个长相斯文的瘦高个被人推了出来,趔趄了一下差点摔在地上,站稳后谄媚地对朱云龙说道:“朱少侠,您找我?”

    “大家都是一个赌桌的牌友,不会不认识吧。”朱云龙指着瘦高个对王实仙说道。

    数月不见,文质彬彬的柏斯文一脸的憔悴,原本还有点肉的脸颊已经深深凹了进去,正有些疑惑地看着站在大门口的年轻人,凭着他惊人的记忆力还是想起了他们曾在赌桌上有一面之缘,当时这年轻人只是草草赌了几把,也没看出有什么出奇的地方,现在被数把枪指着却依然从容,不知他是什么来头?

    王实仙自然认得柏斯文,还知道他是个盗墓贼,那晚从千登地下武库逃出来后就不见了踪影,看样子这段时间他的日子并不好过,笑道:“好久不见,有时间再玩两把?”

    柏斯文想回个微笑,却笑得比哭还难看,他在看守所里发挥老本行用几个月的时间硬生生地挖了个洞,逃了出来,一路跑到南方,躲里几日后终是耐不住手痒,到地下赌场过过瘾,进过局子手气就是不一样,大赢特赢了一个通宵,没成想早上出来就被人敲了闷棍,被塞进车子的后备箱带到这里。

    “那本秘籍本是冈本先生的遗物,由柏斯文柏先生亲手转卖,王掌门已经代为保管了这么久,烦请将秘籍归还冈本小姐。”朱云龙恳切地说道,心里却臭骂不已,请来的人已在西山镇的大街上失手,要不是实在没有把握生擒王实仙,他犯得着这样吗?

    柏斯文站在那里连连点头,冈本美惠泫然若泣,樊龙满脸同情。

    “哈哈!”王实仙大笑起来,不要说事情被他们颠倒黑白,就算真如他们所说,和几个毒贩、一个盗墓贼讨论《炼神术》的归属问题,他闲的慌吗?

    笑声越来越低沉,王实仙的精神力随着声波震荡。

    朱云龙发觉不对,刚要喝止,手拿枪械的信宜和帮众一失神,王实仙等得就是这一刻,足尖点地,人瞬间倒飞了出去!

    子弹如暴雨般追着他的身影射往大门外,只是夜色空空,那还有王实仙的身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