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 顿悟吗?
    毕竟是修行者与普通人的分界线,煅体以第一次最为困难也最为凶险,俗称筑骨开筋,需要施功者以极大的定力与耐心用内力揉开弟子的筋骨,不然稍有差池就可能给弟子的脆弱的身体造成永久性的伤害,这对施功者的功力与心神消耗非常大。

    还好留了几个人来观礼,王实仙瞥了眼同样盘膝坐在身边的几人,江蓠是自己人,秦雨蒙还好一向淡然,被抓了壮丁的唐友友与赵子翼可就一张苦瓜脸。

    “开始吧!”王实仙沉声说道。

    吴媛与张晓朵将宿舍里熟睡的孩子一个个抱出来放到众人跟前。

    在一个很大的地方,向那个叫“掌门师父”的年轻人弯了几次腰后,大牛被带到食堂里吃了顿好吃的,然后在一间摆了很多小床的大房子里,一位自称张老师的漂亮阿姨还给大家讲了故事,不久大牛和小伙伴们很快就进入了梦乡,迷迷糊糊中大牛觉得一双火热的手正覆在自己身上,酸麻中稍有点疼,他猛地睁开眼睛,刚要哭,“别动!”一个温和的声音传到耳朵里,他转头看到掌门师父正向自己微笑。

    王实仙看着躺在他面前长得虎头虎脑的小男童,脑中闪过关于他的所有资料,这个叫“曾平安”的男童,一出生就被遗弃在孤儿院门口,名字还是院长帮起的,因为长得比一般婴儿高壮,还有个“大牛”的昵称,资质极佳。

    双手缓缓先将曾平安的全身的筋骨探查了一遍,然后提起内力慢慢揉捏了起来,王大掌门的身上渐渐升起了雾气,与室内的蒸汽交融在一起。

    大牛也从一开始的稍感难受逐渐变得舒服起来,好像飘了起来,再睁开眼时看到自己正坐在水里,酥痒不已,不由地又睡了过去。

    张晓朵望着修行者们身上腾起的雾气咂舌不已,看电视里演的,这种时候稍有异动,往往就有可能让这些施功者走火入魔!她抱孩子时愈发轻手轻脚起来。

    加上王弛,总共五十一人,五位修行者将每个孩子筑完骨开完筋,已经累得手都不想抬起来,王实仙望着缸内药水里的弟子们一个个飘飘欲仙的样子,眼角直抽抽,还好只是第一次需要如此辛苦而已,不然这么多弟子能把人活活折腾死。

    “我算是知道你为什么问我什么时候回去了!”唐友友瘫在垫子上说道。

    “现在这帮孩子还都是上幼儿园的年纪,等你那修行者大学开起来可要到猴年马月了!”

    “我发现你就是个大忽悠!可纯洁的我偏偏就他妈信了!”唐友友喘息着笑道。

    “什么修行者大学?”赵子翼也懒得调息了,睁开眼晴,很感兴趣地问道。

    “哈哈!”王实仙和唐友友快活地笑了起来。

    “我觉得倒是可行的!”赵子翼是去过鹿鼎山的人,自然感触颇深,说道:“现在医院里新出生的婴儿已经多了项修行资质检查了。”

    “儿童在前行医院打预防针时也会被要求进行检测,听说以后升学考试修行者可以根据内力高低有不同程度的加分。”

    王实仙与唐友友面面相觑,看来华夏国来狠的了。

    “虽然有修行资质的人万中无一,可架不住基数大啊!”

    “好的差的,每个省近万人还是有的,国家能免费提供什么功法?到时搞个专业的修行者大学,对想继续修炼的人提供深造的机会,类似机……。”赵子翼本想说“机甲操控”的,忽然想到唐友友和江蓠还在场,就闭上了嘴,主要是他也觉得机甲不可能这么快研发出来,虽然逆向模仿比正向开发要简单,可太一星现在的科技与外星人类的科技水平差距太大了,就如同把一部手机丢给古人,让他们仿制试试!不要说手机,能造出有线电话就算他们赢!当然这也是迟早的事。

    王实仙倒是没想到国家行动这么快,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老家那边已经开始了,政府到庄子里招什么煅体师了,说是在医院里上班,工资待遇还蛮高的。”

    三人正聊着,秦雨蒙调息完毕,站起身来,向众人施了一礼,就走了出去。

    唐友友与赵子翼怔怔地看着她在雾气中愈发缥缈的背影,江蓠冷“哼”了一声,两人尴尬地回过头来。

    大半夜的修炼,丹田中的内力恢复到平时的五成,王实仙拿起身边的兵器,起身走出练功室。

    连同王弛在内的五十一弟子分睡在两间宿舍内,由吴媛和张晓朵看护着,临睡前的各种哭闹,现在都变成了安稳的呼吸声,仿佛五一颗幼苗洋溢着无穷的生机,站在院内,王大掌门心里充满祥和,竟与秦雨蒙剑心通明心法的平和有了异曲同工之妙。

    王实仙放开了自己全部的身心,对外界的所有戒备,不再用领域去感知周围的一切,渐渐地他好像融入了这方天地之中,成了全真的一草一木,整个山门都成了自己,他觉得空中那片正随风飞舞的落叶会落在右脚边。

    然后他睁开了眼睛,静静地看着黑色的夜空,一片树叶飞入了他的视野,随风摇摆,忽起忽落中飘向他,半空中打了个旋落在他的右脚面上,翻了个身躺在右脚边。

    顿悟吗?以前王实仙在与别人打斗时,往往见招拆招,那日王实仙在与信宜和的瞿师打斗时,就发现了他偶然进入了一种空灵的状态中,小元神的灵性竟能冥冥中好像能感知对手的动作,后来王实仙也曾想再次进入到这种状态中,可始终找不到要领。今晚,他依稀把握住了关键。

    月光下,王实仙拿起手中的黑锏随心所欲地舞动了起来,锏势来去如电,人影进退如风,内力不断吞吐,手中黑锏时而轻灵多变,时而威猛无匹。

    郑庭基站在弟子们的宿舍楼的楼顶上默默地望着院中王实仙飘忽的身影,就在刚刚的一段时间内,王实仙竟在他的领域之内突然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