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幼儿园
    李清喜忧交加地带着李刚夫妇回去了,将兴奋的阿福留在山门,明天师弟师妹们来的时候,需要有个大师姐在场。一秒记住,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张晓朵也被江蓠搞定了,她后面的几个月主要准备毕业论文,并没有课,答应回去收拾下行李就直接在山门里住下来。

    傍晚秦雨蒙与谷诗下来的时候,赵子翼眼珠子都要突出来了,金屋藏娇啊!暗地里向王实仙伸出了大拇指!江蓠就已经让他感到惊艳了,没想到全真山门里还藏着两个重量级人物!先不论谷诗的出身,秦雨蒙仙女一样飘然,参加完行动后,在华夏西北边境线上不辞而别,竟,看起来还是长住这里的样子。

    说两个女人只是在全真疗伤?这种事情,太过匪夷所思,一个牵扯到家庭*,一个关系到功法秘闻,都没法解释,王实仙只能苦笑,对事情有所了解的唐友友更是装聋作哑,在那里瞎起哄。

    韦广早就见怪不怪,赵光明还矜持点,熊大卫哈哈大笑,擂了王实仙几拳表示自己的艳羡。

    秦雨蒙一向淡然的性子还好,谷诗的冷淡只是表面的,内心敏感地狠,王实仙忙请几人到食堂内再次入席。

    兄弟几人年龄都差不多,共同语言更多,强制塞给石秀一瓶果汁后,剩下的人敞开肚子大呼小叫地喝起了酒。

    东余山全真派山门里原来应该肃穆静谧的夜,被食堂内的不断传出的喧闹声搅动,好像在昭示着这个全真派会与以往传统的武林门派不太一样……。

    上午,一辆大巴缓缓停在全真派的山门前,车门打开跳出一位便衣军人,向早早等候在门口的王实仙等人敬了个礼,掏出份转交文件请王实仙签署。

    大牛才四岁,已能清楚地表达自己的想法,长得高高壮壮,好像七八岁的小朋友,他舍不得孤儿院里的一切,阿姨叔叔还有小伙伴,他依稀已经懂得领养的意思,总会有陌生的大人来看他们,然后有熟悉的玩伴从他的生活中消失,每次他都要把孤儿院每一个角落都找一遍。阿姨会告诉他,小伙伴已经被领养了,有了爸爸妈妈,以后他也会有自己的爸爸妈妈。

    有一天一位老爷爷来到了孤儿院,他的手里有暖暖的细流输入大牛的体内,随后大牛人生第一次坐了飞机,这让他很兴奋,雀跃不停,可他还是没有看到自己的爸爸妈妈,在一所大房子内看到很多陌生的小朋友,他忽然很想阿姨,于是开始哭闹!其他原本安静的小朋友也跟着哭闹起来!大房子里的叔叔们一点都不会照顾他们,只会扮个难看的鬼脸,还是一位小妹妹帮他擦掉眼泪,让他不哭不哭。

    “烟妹妹,我们是要到山上玩吗?”大牛坐在车座上,隔着玻璃指着远处的高山问道。

    “才不是去玩呢,叔叔告诉我,我们,我们是去找师父学武艺!”钟云烟骄傲地说道。

    “学武艺干什么?”

    “当然是打坏人啊!”

    “什么是坏人?”

    “就是欺负我们的人。”钟云烟说道:“等我学会了武艺,我可以保护你!”

    “不要!我来保护你!”大牛不干了。

    车子果然爬上了山,大牛和云烟不再争吵,趴在车窗上,数着窗外不断闪过的大树,可惜大牛只会数到20,车子停了下来,他看到车下面不远处有位年轻的叔叔,正牵着位小姐姐,带着一群人站在一处大院子的门口,视线相对,叔叔向他微微一笑,大牛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转过头,看见钟云烟正呆呆地看着车下几位漂亮的阿姨。

    大牛牵着云烟的手,跟着其他小孩后面依次下车,那位叔叔守在车门口挨个将他们抱了下来,大牛觉得叔叔怀抱好温暖,有股很舒服的感觉,他不禁问道:“你是会武功的师父吗?”

    “是啊,你想学武吗?”

    “嗯!”大牛点了点头,说道:“我要打坏人,保护烟妹妹。”

    王实仙笑了,摸摸弟子的头说道:“那你以后可以努力哦。”

    小朋友们虽然比较多,但显然已经适应了集体生活,在陌生的环境中虽然有些显然羞怯,还好并没哭闹,在几位漂亮阿姨的招呼下,很自觉地跟在大姐姐的身后。

    “我是你们的大师姐,大家可要跟着我。”阿福好像突然长大了似的,也展现出了师姐的风范,牵着两个弟弟的手,带着师弟师妹们进了大门。

    “和开了个幼儿园一样。”唐友友看着东歪西扭的队伍,感叹道。以前都是师父带一两个徒弟,哪有像这样成群结队的。

    “这些都是全真未来的希望啊!”赵子翼早上并没有跟韦广他们一起离开,作为正定赵家枪的代表留下观礼。

    演武馆内王实仙端坐在上方,郑庭基、江守约、唐友友、李清等人在旁边观礼,阿福带着一群懵懂师弟师妹们站在下面。

    “小朋友们,来跟老师一起做,先两只小手放在一起。”张晓朵在前边示范,吴媛在人群中纠正着姿势。

    “弯腰,好,再来一次。”

    勉强将入门仪式搞完,总算没出什么纰漏,王实仙长吁了口气,等这帮小家伙长大点就好了!哪像现在有的一屁股坐地上,有的突然跑开,有的在发呆,有的哇哇大哭,有的喊着要尿尿……。

    安静听话时各个可爱,像个小天使,闹起来不管不顾让人头疼不已。还是王弛好,除了吃就是睡,醒着时在谷诗怀里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也很安静。

    孩子们被带了下去。

    “阿仙这个掌门不容易啊!”江守约脸抽动着,忍不住说道。他之前老感叹当洪门掌门不易,家大业大却没几人听话!现在一对比,王实仙就跟个幼儿园园长似的。

    郑庭基也深有感触,点了点头,不过这群孩子的资质却是绝好!王实仙现在应该是苦并快乐着吧。

    五十一口小缸,在室内排成四排,腾起的热气弥漫在整个空间中,每口小缸里都有一个小人正倚在里边呼呼大睡,王实仙眼角一阵抽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