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出去做贼
    “要不我个人先参加下试试?”王实仙干笑道,刚才他心念转动间,把握了住事情的关键,这修行者协会与古武联盟在业务对象上还是有区别的。wwんw.『a

    相比江守约搞的主要针对武林门派间联合的古武联盟,这个修行者协会对门派来说,就有点摘桃子的嫌疑了,门下弟子出师,头上平白多了个管理与考核组织,要是以后这个等级证书演变成从业证书就更有意思了。

    毕竟门派弟子学成出师,总要有出路,不可能天天打架斗殴,打家劫舍的,都希望能凭一身所学,找份工作,或成就一番事业,往后政府与民间的修行馆、军队、国安、学校、还有因修行盛行催生的各种服务类行业都会需要大量的修行者,要是都需要出示修行者协会颁发的等级证书……。

    当然并不是说这修行者协会的发展就会一帆风顺,毕竟现如今大部分修行者们都隐匿在俗世之中,并不喜欢抛头露面,显露修为,更遑论在修行者协会中登记注册。

    江守约呵呵一笑,说道:“这个修行者协会,听着倒是蛮有意思的,江某也很感兴趣,不知五台派愿不愿也带我玩玩?”

    “江掌门言重了,我们五台派仅是对修行者协会比较认同,具体的协会事务还是要由协会的常任理事决定,不仅是江掌门,在座的各位武林同道,如果感兴趣都可以报名参加,过一段时间后,协会就会成立一个专门的评级小组,对会员进行评级。”

    卢沧海顿了顿,继续说道:“现在协会初创,很多部门岗位都急需人才填充,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希望各位能踊跃参加。”

    “王掌门,我们曾经打过交道,我卢某人对你的武功很是佩服,只要你真的参加协会,常任理事我不敢担保,但一个理事还是没问题的!”

    “那就算我一个!”王实仙点头说道,先占个坑再说。

    郑庭基轻咳了一声,声音不大,却宛如在各人心底响起。

    “他们说的这些,俺怎么都听不懂?士钊,如今的年轻人说话做事都像这样不分场合吗?”郑庭基转脸向殷士钊问道。

    王实仙与卢沧海有点尴尬,唐友友赶紧宣布进行下一环节。

    除了最外面的一号楼作为演武馆,二号楼被安排成弟子的宿舍与教室,三号楼底下被改造成了食堂。出了最里边正对大门的四号楼底楼的会客室,王实仙作为主人,带着修行者们大概参观了下全真派,介绍了以后的发展规划,众人纷纷对全真派已取得成绩表示了肯定,对全真派未来的发展也充满了信心。

    来送礼,当然不能让人空着肚子回去,食堂内李清请来的几个大厨已经就位,手艺还不错,修行者们济济一堂,推杯换盏,喝得不亦乐乎。

    王实仙与唐友友连干了三杯酒,低声说道:“谢谢!”全真派确实需要借这样的机会宣告自己的存在,也可以借此机会梳理下关系,向外界秀一下肌肉,将一些潜在的觊觎和麻烦无形中化解掉。

    唐友友眨了眨眼睛,这可不是他一个人的功劳,再说这些都是王实仙在武林中的人脉,他不过是借花献佛而已。

    “你什么时候回川西?”

    “怎么?怕我赖着不走啊!”唐友友哀怨地说道。

    “唐哥,到小弟那玩几天!”旁边的罗凯一拍胸脯。

    “不了,我在川西那边还有事要处理,明天就得赶回去。”今天罗凯能来捧场,也算有心,唐友友对他说道:“换届选举的事,听我母亲的意思,她对如今的管理层还算满意,并不希望有大的变动。”

    罗凯听了,笑得更灿烂了,对王实仙说道:“仙哥,以后资金方面有什么困难直接跟兄弟我说,唐哥的兄弟,就是我罗凯的兄弟!”

    这个罗凯说话挺有一套的,王实仙笑了笑,不知上次别墅里的事他如何摆平的,估计又是金钱开道。

    赵光明等人和彪叔坐在一起,几人不打不相识,都有心结纳,喝起酒来很是豪迈,王实仙过来时,石秀又趴在那了。

    赵子翼和王实仙是过命的交情,两人可以说是多次一起出生入死,他真心为王实仙高兴,只是他还并不知道王实仙被困在第十三研究所的事,很奇怪王实仙怎么忽然脱离国安,成了军方的预备役少校,不过这个场合确实不方便细问。

    王实仙邀请他们留下来,晚上好好再聚聚,几人想到了地下酒吧的那次聚会,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海连师范叶知文,估计要名满江湖了。”叶知文自嘲地说道,如今修炼者势微,全真派重开山门一事肯定会随着在座的众人之口传遍江湖,与会者也会被多方关注。

    王实仙不禁莞尔,这个叶知文在俗世里隐藏了这么久,本来寻花问柳,却遭池鱼之殃,江湖越来越有意思了。

    要走的客人都送走了,江蓠带着吴媛等人下了楼,招待留下的人,请他们都客房里休息,自是引来一阵对王实仙的调笑与羡慕。

    王实仙请李清进了自己的练功室内。

    “掌门,你要去开泰市?”李清皱起了眉头,现在正是门派百废俱兴的时候,明天就会有弟子入门,王实仙怎能轻离!

    王实仙轻叹一声,将前几天发生的枪击事件告诉了李清。

    “现在也只有信宜和这个突破口了,我这样做反能化被动为主动。”

    “不行!掌门,你这样岂不是让自己更危险了!现在全真派兴衰系于你一人身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留下我们又有何用!”李清的语气越来越严厉,好不容易看到门派复兴的希望,只要耐住性子发展十几年,就有希望重现全真昔日的辉煌,他经不起希望后的绝望。

    “李老!”王实仙笑道:“你的苦心我能理解!我也并不说现在就走,只是有些事情,躲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那个叫隐杀的组织,不是现在全真所能抗衡的,虽然有郑老前辈坐镇,可毕竟他们身在暗处,山门里现在这么多人,防不胜防,哪个出意外都不是我希望看到的。”

    “自古以来只有千日做贼的,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我此番出去,可不是去逃亡的,而是要出去做贼的。”王实仙眼中现出精光,豪气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