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问花派
    来海连市五个多月,已经搬了两次家,过了一个新年,当然过年时王实仙还被困在第十三研究所里,反倒是江蓠等人雀占鸠巢在武馆里好好庆祝了下。

    搬家时,周总派了些人和车过来帮忙,有江蓠在指挥,王实仙干脆当起了甩手掌柜,其实也没多少东西,就是几人的行李,还有点简单的家具,器械什么的也不用搬,毕竟武馆还要继续开下去,东余山那边李清已经都改造配备好了,只需要人拎包入住就可以。

    张晓朵也在这天按照约定直接到了东余山进行复试,意外的是叶教授找到她,开车载她过来。

    东余山张晓朵倒是来过几次,没想到主路边还真有条小路,随着视野的转折,一处依山而建的大院出现在眼前,门上悬挂着牌匾,上书三个遒劲的毛笔大字:全真派。说好的福清武馆呢?张晓朵张大了嘴巴,好像自己穿越了似的,来到了古代的武林之中,她心里竟莫名多了兴奋!

    虽然比较高的工资是她经济上早已不堪重负的家庭所急需的,但真正让张晓朵在看到武馆的招聘时感到心动的是几个月前那个雨天在交站台看到的那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完全颠覆了她平常对华夏表演性质的武功的认知!坚固的公交站台在眼前瞬间被夷为平地,劲气拳风夹着风雨扑面而来,两条人影交织在一起,又倏然分开,透过重重雨幕,一位武功高手在暴雨中满面鲜血地对天狂笑,生生地将她震晕了过去!

    拍戏?当张晓朵醒来时,已躺在医院里,警察只是说她碰到拍戏现场发生了点意外,可张晓朵的身心感受告诉她,这些都是真的!从此女孩心中就多了个武侠梦,她最大的遗憾是自己没有见到那场大战的结果!她很希望那个对天狂笑的人能赢,觉得那人真的很霸气!有股不羁的气质!

    本以为福清武馆只是一般意义上教小孩子武功的全托型武馆,现在看到这块充满古意的牌匾,张晓朵却对它多了份期待!

    叶知文眼中闪过异色,他没想到那个年轻的武馆馆主竟是全真派的人!全真派以前是风光过,不过那已经是八百年前的事了,没想到竟还有传人在世,如此明目张胆地在东余山这块风水宝地挂起了招牌!只不知如今的全真派掌门会是什么样的人?秦雨蒙秦姑娘与全真派是什么关系?

    守在门口老吴早就得到掌门的提点,知道今天会有人来面试老师,要展现出本派优秀儒雅的一面,不能乱打僵尸拳,将来人吓跑了,所以特地穿了件传统的深色华夏式大氅,倒也多了几分风范,忙迎了上来,深施一礼道:“姑娘是来面试的吧?”

    “是的,请问这位爷爷,王馆主可在里边?”张晓朵恭敬地问道。

    被姑娘叫爷爷,老吴脸上笑容一滞,勉强说道:“敝派掌门正在院内恭候。”

    “不知这位是?”

    “哦,我是秦小姐的朋友,也是这位来面试老师的老师学校里的老师。”

    老吴被这么多老师给弄晕了,但并不妨碍他对老师们的尊敬,赶紧将两位引进大院。

    本来按李清的意思,全真派重开山门这种大事本应该好好操办一番,可王实仙盘算了一下,除了峨嵋派殷士钊要请,自己也没几个江湖上的朋友,干脆就在山门里中午吃一顿得了。

    叶知文进来时,王实仙正与殷士钊陪着郑庭基在院内贴山处的小亭里喝茶,最妙的是边上有道细细的溪水顺山缝而下,别添些意境。

    “王掌门,能在短短几个月内就在东余山重开山门,确实了不起啊。”殷士钊不胜唏嘘,想当初王实仙孤身刚入国安时,他尚能碾压这位年轻的掌门,可现在不仅武功上王实仙已能望其项背,还创下了如此基业!

    “只是租的一块地而已,以后还需要殷前辈多加照拂。”王实仙笑道。

    “阿仙确实不错!”郑庭基也不替王实仙谦虚,肯定地说道:“士钊,你也很好!看,又来位有意思的小伙子,如今的武林可是越来越精彩了!”

    叶知文在看到郑庭基时,本来洒脱的神情中有丝僵硬一闪即逝,他的功法只能瞒得住实力与他相差不是太多的人,像眼前这位正向自己微笑的老者显然不在其列。

    “晚辈叶知文见过两位前辈。”叶知文老老实实地深施一礼。

    张晓朵有些不知所措,不知为何叶教授向亭中老人施古礼,茫然地站在那里。

    殷士钊也有点奇怪,他感觉不到叶知文身上有内力波动。

    郑庭基哈哈一笑,也不点破,说道:“免礼,免礼。”

    “叶教授!张小姐。”王实仙向亭中的老人告了声罪,起身迎了上来,将来访的两人引到新布置好的会客室内。

    王实仙打了个电话让吴媛从楼上下来带晕乎乎的张晓朵四处转转,了解下山门的情况。

    “王馆主,不知你与这全真派有何关系?”叶知文在会客室里坐定后问道。

    “小弟不才,现在是全真派的掌门。”王实仙说道。

    叶知文有些惊疑,干脆直接问道:“王掌门,莫非也是修行者?”

    王实仙也不说话,丹田内力逸出,叶知文感应到后,苦笑道:“王掌门好手段!”

    “不知外面两位也是全真的前辈?”如真是这样,那这全真派的实力也太恐怖了。

    “那倒不是,刚才说话的是洪门的太上长老郑庭基郑老前辈,最近长住敝派。旁边的是峨眉派的长老殷士钊殷前辈,今天恰逢我全真派重开山门,过来道贺的。”王实仙一顿狂吹,要想套别人的底,总要先展现下自己的本钱。

    “叶教授出身何派?”

    “问花派”叶知文觉得浑身不自在,今天来这全真派自己犹如被扒光一般,十几年的潜藏一夕告破!

    “久仰,久仰!”王实仙也颇感意外,这问花派其实就是以前魔门的一个支派,倒不是说魔门的门人就是恶人,而是这些人往往肆意妄为,不太在意世俗规则,以自己的喜好行事,追求个性,实在令人捉摸不透!按现代的说法,就是一群追求爽点有个性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