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没有讲完的故事
    吴媛的眼睛浮肿,一晚上脑子都乱糟糟地,不停回放王实仙对她声色俱厉的画面,直到天快亮时才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自从春国回来后,这种状态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光顾她了。

    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秦雨蒙站在床前,正温和地向她微笑,不知为何她的心情也轻快了许多。

    “秦姐,你怎么过来了?”吴媛忙坐起身子,将散落的头发拢在耳后说道。

    “你昨晚回来后,我就察觉到你的状态都不太好,所以就想过来看看。”秦雨蒙樱唇轻启。

    “能跟我说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吴媛也不知道为何,就坦然地将自己的遭遇告诉了秦雨蒙。

    “还是婴儿时,我就被师父带进了山门,师父说我是孤儿。”秦雨蒙坐在床边也讲起了自己的身世。

    “从记事时就由师姐带着修炼,学习门派的各种典籍。”

    “每年只有一段时间是我最快乐的时候,那就是过年,因为那时师姐会帮我缝制一套彩色的新衣服,我可以不用穿道袍,一直穿着新衣服到元宵节。”

    “真的吗?那好可怜。”吴媛情不自禁地拉起秦雨蒙的手。

    秦雨蒙怔了下,没有抽回,说道:“所以你帮我买的这身衣服,我很开心。”

    “你很漂亮,我想看看你穿其他衣服的样子。”吴媛脸一热。

    秦雨蒙点了点头,说道:“我师姐也经常这么说。”

    “看到你,有时我也会想,自己要是有机会出去工作会穿什么衣服。”

    “穿得太好看,会遇到色狼的!”吴媛明知道这位秦姐和王实仙一样,都是传说中的修行者,脱口打趣道,说完了又觉得黯然,或许女人长得好看本就是原罪。

    “我曾一个人从靠近熊国边境走到江东,路上有遇到过几个登徒子,那时的我心灰意冷……。”

    吴媛杏目圆睁,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仙女一样的秦姐姐也会有心灰意冷的时候?

    秦雨蒙微微一笑,说道:“说起来,我这心灰意冷还是你王大哥害的。”

    “你,你喜欢王大哥?”

    秦雨蒙脑海中闪现出一个高大的眼中射出奇光的背光身影,摇了摇头,说道:“是修炼上的事情,我一路回到师门,跪在师父面前请求出家。”

    “秦姐,你还没说那几个色狼怎么样了呢!”吴媛摇了摇秦雨蒙的手急道。

    “还能怎么样?当然随手打发了。”秦雨蒙奇怪地说道。

    “随手打发了?”吴媛凄苦地说道:“我要也会武功该多好。”

    秦雨蒙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吴媛,好一会吴媛才反应过来秦雨蒙刚才居然说她要出家。

    “心灰意冷是一种心情状态,跟我们会不会武功没有关系。”

    “师父说不要拿磨难当作放弃自我的借口,经历过多少磨难就会有多少坚强,她老人家把我关在藏典阁中,重新阅读历代祖师的手记,……。”

    “你哥哥来了。”秦雨蒙站了起来,江蓠早上对吴奎耳提面命时,她听到了些内容,说道:“王掌门是在意你的,昨天他确实是有事情。”

    “秦姐,你知道了?”吴媛低下了头。

    吴奎刚要敲门,门打开,秦雨蒙走了出来,他赶紧深施一礼,虽然秦雨蒙一向平和,但他从武馆众人的态度中就能猜到这个来时穿着道士装的女子肯定是位极厉害的修行者。

    秦雨蒙回了一礼,往楼下走去。

    出乎意料,吴奎看到房间内妹妹已经起床,正在穿鞋子,除了眼睛红肿,精神还好,听他说要送她去公司也乖巧地答应了,甚至在听到王实仙说对不起时,眼睛一亮,然后很快又黯然。妹妹的心思,吴奎岂会不明白,可他非常不看好,除了江蓠的原因,最重要的他始终认为王实仙虽然平易近人,但跟他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只希望妹妹能熄了心思,好好工作,以后找个良人嫁了。

    中午,吴奎满脸怪异地回来了,径直去找王实仙。

    “怎么了?”王实仙向韦广告了声罪,向吴奎问道。

    吴奎看了眼坐在旁边的韦广,欲言又止。

    王实仙笑道:“没事,都自己人,说吧。”

    韦广微微一笑,端起了身边的茶水。

    “那个刘经理死了!”

    王实仙一愣,但也知道绝对不是吴奎下的手,不然吴奎不会是现在这副奇怪的表情,问道:“死在哪里?”

    “家里!”吴奎说道:“我送吴媛到公司时,刚好碰到了几位来了解情况的警察。”

    心念电转间,王实仙站了起来,怒道:“那你还不把吴媛带回来!”

    吴奎倒是没想那么多,听到刘经理死了时,反而有出了口气的感觉,这时见掌门发怒,细想一下,知道自己是有点蠢了!

    “无妨,吴媛在公司里,光天化日之下暂时不会有什么问题。”韦广安慰道,这显然是瞿师那帮毒贩的报复,没想到这么快,只是捡了个软柿子捏,也够丢脸的。

    “不行,吴奎你打电话让吴媛跟公司请些日子假,如果不同意就让她离职!我现在就去接她!”

    “韦兄,不好意思,武馆的事,我们稍后再谈。”说着,王实仙跑了出去。

    餐厅里只剩下韦广苦笑不已,前些日子接到沈起的委派,还以为只是过来通知下,顺便恭喜下好朋友升官,武馆也蒸蒸日上,没成想事情平生波折,现在两头不讨好,真想甩手不干了!

    王实仙借了谷诗的车,一路狂飙到市区。吴媛接到哥哥的电话,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急忙请了假,见是王实仙亲自过来接她,一时间百感交集,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痴了。

    车厢里气氛怪异,王实仙也知道吴媛只是在敏感期,对安全感有种渴求,本想对吴媛冷处理一段时间的,再把话说明白比较好,可突发的意外让他有点措手不及。

    “王大哥,我能问你个问题吗?”吴媛看着后视镜里的王实仙问道。

    王实仙点了点头。

    “你喜欢倩姐吗?哪怕一丁点喜欢!”

    王实仙缓缓摇了摇头。

    “我明白了。”吴媛说着,两滴眼泪从眼中流了下来。

    “上次你给我讲的故事还没讲完呢。”吴媛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