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财神爷
    唐友友看着自己手上躺着一个,地上躺了三个,不禁苦笑,这都什么事!摸出手机给谷诗打了个电话,让她赶紧派人来处理下。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a

    王实仙走出别墅,迎面碰到一队发现异常前来查看的保安,领头的队长刚要说话,看见黑暗中那双发着寒光的眼睛,心中一颤,忙指挥队员让出了一条路。

    “队长怎么不问问?”一名新来的保安问道。

    “你傻啊!来这里工作,对别墅区里边的人少看少问少管闲事!”老队员低声训道。

    心头的邪火最终还是没有选择发泄出来,王实仙回到韦广的车里时,已经平静了下来。

    “唐友友呢?人找到了吗?”驾驶座上的韦广关心地问道。

    “找到了,在后面,友友带出来。”

    韦广刚才看到有一堆车子从别墅区蜂拥而出,现在几人没有一起出来,王实仙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知道里边肯定闹出了什么事情。

    “事搞得大吗?”

    “就是遇到两个老熟人,大相国诺坎那。”

    唐友友抱着吴媛上了车,王实仙闭上了嘴,没有继续说下去。

    朱云飞的轻功比王实仙好一些,之前在大相国,要不是他的存在,王实仙早就把追兵给甩开了,哪还有后面被逼得跳河的事!如果在近身的情况下,王实仙有十足的信心将他拿下,可一旦有了距离就只能在后边吃灰了,再加上王实仙也没有决心将他留下,只能将他吓跑了事。

    至于那个叫瞿师的人,或许在世俗中有些势力,但王实仙并不在意,如果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肯定顺手了结了他,王实仙觉得自己有点亲疏有别,欺软怕硬了。

    回到武馆时,已经晚上十点多了,谷诗和江蓠一直都在等着他们。谷诗将吴媛送回了房间,韦广没有在武馆停留,直接告辞离开。

    四个人坐在一起。

    “那三个人已经被我们的人控制了。现在需要你们把事情详细讲下。”

    王实仙将那个瞿师在大相国贩毒的事提了提,只是说今天去接吴媛时恰巧遇到,就顺手拿了下来。

    这样的说法自然过不了江蓠这一关,待谷诗上楼后,她狐疑地说道:“友友,你来补充!”

    唐友友看了王实仙一眼,将吴媛被上司骚扰,王实仙今天失约,三人到别墅区才找到吴媛的事讲了下。

    同是女人,江蓠听了,在她心中,吴媛求助无门,可怜无依的形象跃然纸上,柳眉倒竖,怒声说道:“男人真是可恶!变态!”

    无辜躺枪的唐友友有点尴尬。

    江蓠见王实仙坐在一边不动声色,寒声说道:“阿仙,失约也就罢了,那个什么刘经理,你怎么处理的?”

    王实仙一愣,也不敢肯定被他扇晕的两个人里有没有那个刘经理,只能含糊地说道:“被我抽了一巴掌。”

    “只抽了一巴掌?”江蓠声音提高了,说道:“我明天告诉吴奎,你看看他会怎么做!”

    说完,江蓠怒气冲冲地走了出去。

    摸了摸头,唐友友有点疑惑,难道自己描述的立场有问题?被他这么一讲,吴媛确实蛮可怜的。

    王实仙苦笑,责之深爱之切吧,就像他对吴媛一样。

    “仙哥,没什么想问我的吗?”唐友友突然说道。

    王实仙摇了摇头,说道:“我怕问了,你以为就不会再做饭了。”都是隐世门派的一员,低调已经成为了习惯,王实仙也不觉得唐友友有必要把自己的事情都事无巨细地告诉他,两人在一起相处得很愉快才是最重要的。

    “其实也没什么,那个年轻人叫罗凯,家里开了个银行,我母亲在他家银行里有些股份。”唐友友轻描淡写地说道。

    银行是一般人能开的吗?华夏没有国有的银行,竞争非常惨烈,能活下来的都是行业的翘楚,到今天华夏共有八家大的银行,只不知罗凯家开的是哪家银行。

    “你知道的,我们唐家世代经商,底蕴还是有点的,在整个太一星都有些资产。”唐友友说道。

    “不过,几十年前的那场剧变让我们唐家在国内的本家失去了的全部资产,也与国外族人断了联系。”

    “没有李伯伯的救济,我们真的支撑不下去。”

    王实仙点了点头,他曾听唐友友讲过。

    “后来我们与国外的亲族重新建立了联系,在他们的支持下开始重新做起了生意,投资了一些产业,就包括了华盛银行,我母亲持有这家银行百分之二十多的股份。”

    王实仙惊呆了,张开嘴,好半天才说道:“华盛银行?”这可是华夏国排名前三的银行!几乎每一个华夏人都会有一张华盛银行卡,之前李清给他的信用卡,包括最近沈天南给他开的支票,都是华盛银行的,可以说华盛银行打了个喷嚏,整个华夏国的经济都会感冒,而唐友友的母亲拥有华盛银行百分二十多的股份!这得有多少钱啊?

    “财神爷啊!”王实仙上下打量了唐友友,笑道。

    “钱都是家族的,我母亲也只是代管而已,而我只是每个月有点生活费,倒不是骗你。”唐友友摊开手说道。

    “唐家没有分家的传统,所以我也不可能有分到财产的机会。”

    “能者管家,所以我也不一定能继承母亲的权利。”

    “你知道的,我对做生意一直不感兴趣。”

    “所以你只能继续做饭?”王实仙站了起来。

    “本来我还有点担心,一直让你窝在武馆里负责后勤工作会不会埋没你的人才。”

    “现在发现,没有人比你更合适的了。”

    “我只是对烹饪和武功兴趣而已,做饭你还是找别人吧。”唐友友说道。

    “唐家在数百年来,在做生意这条歧途上已走得够久了,都快忘了自己本是个武林门派。”

    “总得有人将武林中的唐门扛起来!”

    “其实我很佩服我的那位曾叔祖,有个拉风的江湖称号,没有老死在床榻之上。”

    “谢谢你,仙哥!在福清武馆里,我看到很多,也感悟了很多。”

    “川西的武馆我会开的!”唐友友坚定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