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作鸟兽散
    刘经理觉得自己脑子有点不够用了,他平常能认识几个信宜和在海连本地的高层就已经够他吹嘘的了,而现在那两个人已经被吴媛口中的王大哥两巴掌扇倒,紧接着纵横南方数省传说中的信宜和大佬瞿师也被这王大哥犹如拍苍蝇般摔在地上,他咽了几口唾沫,很怕下一个就轮到他。

    王实仙的注意力显然在那位口唤:唐哥,站在数名保镖后面的年轻人身上。

    “别打了!”年轻人尖声叫道。

    朱云飞见王实仙短短几个月武功突飞猛进,几招之间便将瞿师击倒在地,正悠闲地站在一边,心中一凛,见别墅主人也明显认识唐胖子,面子还是要给的,于是急攻几招,迫开唐友友,闪身后退。

    唐友友也不追击,转身冷声说道:“叫什么叫!咱俩有这么熟吗?”

    王实仙唐友友气质突变,不曾想唐胖子还有如此气宇轩昂、沉稳如山的一面,不禁一愣,莫非这是个隐藏boss?

    “唐哥,说笑了。”年轻人拨开身前的保镖说道:“我父亲前些日子还唠叨,到年关了,该到大婶那汇报下工作呢,没想到今天就见到唐哥您了!唐哥,可是来找小弟玩耍?”

    “你玩的,我玩不来。生意上事还暂时轮不到我管,不要和我提。”唐友友扫了眼四周那些或坐或躺还在打摆子的一些人,皱着眉头说道。

    那名年轻人也有点尴尬,只是川西唐家毕竟是银行的大股东,但虽然贪玩,但也知道分寸,讪讪地说道:“小弟是爱玩了些,还请唐哥不要与我父亲提及。”

    有胆子组织这样的派对,哪还叫爱玩了些!唐友友没再理会年轻人,对王实仙说道:“仙哥,你看?”

    王实仙见唐友友问自己,颇有点踢皮球意思,他也有点发愁,瞿师是没有理由放过的,朱云飞他就有点头疼了!虽说朱云飞对他下过杀手,可乔宗堂刚和郑庭基闯到军事院大楼将自己要了出来,他再把乔宗堂的关门弟子送进监狱,明显就忘恩负义了。

    “报警吧!”王实仙缓缓说道。

    那么年轻人听了眉毛一扬,瞿师的实力他是知道的,现在却瘫在地上,可见王实仙的实力,再加上唐友友对王实仙也很客气,他也没敢发怒,只是讨饶道:“这位大哥,有话好好说,何必搞到要报警这么麻烦的地步。”

    朱云飞冷冷地说道:“王实仙,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如此莽撞,哪怕我被抓了,也很可能最后会放出来,你我本有渊源,何必结成死仇。我承认曾对你下过杀手,可谁让你那时是为国安做事!”

    “不一样地,我觉得试一下也不错,说不定你真呆在监狱里了,那样也能少祸害点人。”王实仙微微一笑。

    “想将我送到监狱里,还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说着,朱云飞身形一晃,“嘭!”一道残影径直撞在窗户上!掠过庭院,翻过院墙,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落地窗的双层安全玻璃上多了个凄凉的大洞,阵阵寒风从洞中灌入,大厅里脱了外套的人不禁打起了哆嗦,嗑药的人也慢慢清醒了过来。

    “小弟有事先走一步,唐哥,还有这位大哥,后会有期!”年轻人一拱手,赶紧带头钻入连着车库的侧间,他的保镖们架起躺在地上的同伴紧随其后,很快有几辆豪车从院中窜出。见别墅的主人都溜了,其他人也狼狈地跑了出去,冲向别墅区的公共停车区。

    诺大的别墅,刚才还纸醉金迷、奢靡*,转眼间只剩下灯火辉煌,王实仙、唐友友还有吴媛站在空旷的大厅里,除了地上还剩两个人昏在那里没人管,另外的瞿师身上的伤势其实并不算太严重,只是被王实仙透体而入的内力封住了筋脉,一时失去了行动能力,此时眼中也露出了哀求的神色。

    “仙哥,哪有你这样的,故意的吧!”唐友友张大了嘴巴,一副反应不过来的样子。

    王实仙笑了,明明也想放人离开,偏要他去做,这个唐友友倒是有意思!

    这栋别墅的主人,明显不是简单的人物,有能力在海连,在这样奢华的别墅里开这种派对,保镖还配枪,让朱云龙都给面子的人物,却对唐友友显得谄媚,王实仙不禁想起了刚认识唐友友时,唐友友在赌场里那一个亿的风度:小姐,给我兑一千万的筹码!那是装的吗?现在看来他后面摸出五百块买筹码倒是装的;还有当初李清跟他说过介绍唐友友的话:掌门可与他多来往,通过他可以搭上很多人。都是意有所指。

    “王大哥,我……。”吴媛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眼睛红红地想解释下。

    “要说对不起吗?”看到吴媛一副怯生生的模样,王实仙心里很痛,为她的荒唐为她的不自爱,打断了吴媛的话,怒声说道:“你是小孩子吗?”

    “就算我今天没去你公司,你就到这种地方来吗?你是为别人活着的吗?”

    “吴媛,就算我相信你是个好女孩,不会嗑药,不会乱搞!可到了这里,会由你一个弱女子的想法来吗?”

    “你自己不爱惜自己,别人又怎么在意你!”王实仙恨声说道。

    吴媛抬头看了王实仙,眼中泪水滚滚而下,“呜呜”地哭了起来。

    “哭,你还有脸哭!要不是我今天来得及时,你也要嗑药吗?也要被人抬到楼上吗?。”

    “还是你就这么想被人上!”

    吴媛脸变得苍白,捂着嘴转身往外跑去。

    唐友友自从认识王实仙以来,第一次见王实仙如此声色俱厉地骂人,忙伸手拉住了吴媛,手指抚上了吴媛头部的昏穴让她睡了过去。

    “你发那么大火干什么,或许有什么隐情呢。”唐友友说道。

    王实仙话一出口就有点后悔了,见唐友友拦住了吴媛,心里吁了口气,表面上还是冷“哼”了一声,转过身,大步往外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