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收了个弟子
    王掌门看出吴媛有话不方便当众说,向秦雨蒙告一声罪,请她先到餐厅那稍等片刻,将吴媛带到传达室里。

    “我想把现在的这份工作辞了。”吴媛眼睛红了起来。

    吴媛现在在一家设备制造企业里当产品工程师,环境待遇都不错,王实仙皱起了眉头,问道:“怎么了?”

    “里边有位经理老骚扰我。”吴媛低声说道。

    王实仙心中有点不以为然,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过太过份的话,还是要处理下的。

    “男的?”

    “结婚了吗?”

    “小孩都有了!”吴媛恨声说道。

    王实仙脸都绿了,掏出手机,拨通了吴奎的电话:“吴奎,你过来下!”

    吴媛见王实仙给吴奎打电话,脸上闪出失望之色,这不是她想象中的剧本。

    吴奎很快跑了过来,看到妹妹也在,不由一怔。

    “算了,没事,你忙你的吧。”王实仙沉吟了下,说道。

    虽然王大掌门从没有声色俱厉过,可吴奎在王实仙面前从来都是大气不敢出,见让他退下,看了眼妹妹,就又出去了。

    本来王实仙确实是想让吴奎去走一趟的,毕竟已经有了个手下,不能什么事都让他自己出马,出了什么事由他兜着就是了,不管怎么说他现在也是有国安、军方两大金刚护体,底气十足!

    可等看到吴奎了,他才忽然想到,如果吴媛想让哥哥处理的话,就不会偷偷摸摸告诉他了。

    “经理骚扰你,是他的错,你为什么要辞职?我明天到你公司去一趟,让他认清这一点!”王实仙豪气地说道。看着吴媛轻快地答应了一声,跑了出去,王实仙不禁苦笑。这小妮子在春国游艇上那么恶劣的环境下都没沉沦,敢在王实仙陷入危机的时候,拉灭电闸,让王实仙有了喘息的机会,怎会因为这点事就闹辞职?估计是想借事要点关怀吧,不过王实仙也不想让她失望。

    武馆里的女人分成了两派。吴媛叽叽喳喳地围着秦雨蒙说个不停,秦雨蒙也不厌烦,饶有兴致地倾听着。江蓠虽然对秦雨蒙有敌意,但事已至此也不会浅薄地时刻将表情挂在脸上,正与谷诗轻声细语地聊着什么。

    王实仙也很郁闷,自己明明开的是武馆,不知道怎么回事这里就成了美女聚集地,感觉到空气中的不对付,他看了眼在灶台旁忙活的唐友友,一个人跑到了演武馆。

    演武馆内,学生还没来,擂台上吴奎正一个人苦练着“履霜破冰掌”,一丝不苟地重复每一个动作,天气有点冷,可吴奎的身上腾起雾气,汗水正顺着他的脸颊流下,看得出他确实很爱练武。

    王实仙没有打扰他,悄然坐在角落里,这些招式都是门派前辈历经千年摸索出来最适合发挥先天功威力的动作集合,他也曾练了几十万次,也只有练到骨髓里才能在生死搏杀时不假思索地用出来。武功招式学会很快,但要使它具备杀伤力不下苦功是做不到的。

    只是没有先天功的驱动,吴奎打出来“履霜破冰掌”有点杀伤力不足,可惜吴奎虽有修炼内功的资质,已经错过了修炼内功的最佳时间,不然王实仙不介意将先天功传给他。

    吴奎独自练了很久,才发觉掌门正坐在擂台下看着自己,他有点不好意思地搓搓手,来到王实仙跟前施了一礼。

    “吴奎,我想收你为全真的外事弟子,不知你是否愿意?”王实仙突然问道。

    吴奎赶紧跪了下来,说道:“这是弟子梦寐以求的!怎能不愿意!”

    王实仙赶紧将他扶了起来,说道:“不用跪!”

    “我们全真派没有跪礼,门派是志同道合的人走在一起,如果跪来跪去的,反而失去了本意,你入了全真其实和现在没什么区别,还多了责任。”

    “那不一样,我自小喜爱练武,也就遇到掌门,不计前嫌,教授我正宗拳法,我感激都还来不及。”吴奎激动地说道。

    “只是我不能修炼内功,掌门为何还愿意收我?”

    “我们全真修的是道,武功只是我们追寻大道的一个途径而已,这些你以后在学习本门典籍时可以慢慢感悟。”

    “是打坐炼丹的道吗?”吴奎有些困惑,想着自己身穿道袍的样子。

    “呵呵。”王实仙笑了:“打坐空耗光阴,炼丹会死人的,我说的道是一种思想和理念,只要你能认同,我们就是同道中人。”

    “我们不追求来生,只重今世,要么活得精彩有意义,要么就活得尽可能地长直到永远。”

    吴奎听着神往,情不自禁地问道:“那掌门你呢?是要活得精彩,还是活得长久?”

    “我是掌门追求就要高一点,两者都要吧。”王实仙想到了扑在自己身上的张倩,想到了战火中的孙传玉,想到了困在时空壁障中的韩立,想到了飞碟中的那位外星人类。

    “啪,啪,啪。”武馆门口传来鼓掌的声音,王实仙抬头一看,见是郑庭基进来了,忙和吴奎站起来向老人家问好。

    “阿仙,这就是我喜欢你的地方!接触得越多,就越感到自己的渺小,越感到渺小,就越要追求强大!”郑庭基感慨道:“我的四十以前追求的是生命意义,那时我感觉自己无比强大,无惧枪林弹雨,死而死矣!确实过瘾!”

    “但四十岁以后的我却不如你!因为没有找到生命的方向,固步自封,浪费了太多的光阴!”

    “不能破碎虚空,终成空啊!”

    “曾爷爷,以你现在的实力,大道必可期。”王实仙安慰道。

    “宗堂或许还有点希望,但我是不成了。”郑庭基摇了摇头,年龄是硬伤啊!

    “曾爷爷,听友友说你今天去找沈天南了?”王实仙问道。

    郑庭基突然老脸一红,有点尴尬地说道:“嗯,是去了,不过天南那孩子也不容易,一个人撑着青帮那么大的家业,我已经踹了他两脚了。”

    王实仙哑然,果然和乔宗堂一样,都是护犊子的德性,他并不在意,不过江蓠那边可能不好交代,怪不得郑庭基没去餐厅,跑这里感慨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