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熟人来访
    不再压抑如潮水般汹涌的疲倦,王实仙眼前一黑,人进了入了秒睡的状态,一头往地上栽去,幸亏一直在看戏的唐友友就跟在后面,发现不对,眼疾手快地拦腰抱住了他。

    正在泪眼婆娑的江蓠看到王实仙突然晕倒,吓了一跳,忙飞身上前查看,阿仙看似是睡着了,可江蓠又不敢确定,不放心地抬头看向郑庭基。

    “曾爷爷,你快来看看啊!”江蓠看郑庭基坐在沙发上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心中有些着急。

    “他只是精神力消耗过大,睡一睡就好了。”郑庭基无奈只得又重复了一遍。

    阿福怯生生地靠了过来,江蓠有点不好意思,也不再说话,拉着阿福的手,看着唐友友将王实仙抱上了楼休息。

    在江蓠心中,谷诗与王实仙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谷诗不仅有自己的感情生活,而且两人性格家庭也天差地别,最重要的是谷诗不是修行者,所以除了刚开始因为工作上的事江蓠与谷诗有点矛盾外,熟悉了后,两人相处得很好。

    至于吴媛这个小姑娘,现在在外边公司上班,标准的世俗中人,更是离江湖很远,她的事情江蓠也是知道的,反而有对妹妹般的怜爱。

    但秦雨蒙不同,看着穿着道袍,一副出尘脱俗的模样,可男人不就是好这一口吗?当年曾爷爷都是结了婚的人,还不是被净慈斋的妖精迷倒神魂颠倒?

    江蓠心里有了巨大的危机感,秦雨蒙自然能感觉到江蓠的敌意,但她并不在意,这里只会是她入世的一个落脚点而已,和净慈斋的简单单调不同,福清武馆里明显有各种不同的人:有绝世的高手,有没什么架子的掌门,有明显不好惹的小妖精,有个有趣的胖子,有个女国安,有小萝莉,甚至有个婴儿,她能感觉的出来他们很和谐地处在一起,也很有活力,充满朝气,这都是让她新奇的地方。

    王实仙躺在自己的床上睁开眼睛,已是两天后了,江蓠正坐在旁边看书,心有所感,抬起头来,发现他醒了。

    这时的江蓠是恬静的,头发简单却一丝不苟地挽在脑后,穿了身宽大休闲棉服,舒适地靠在椅背上,手拿着书臂搭在坐椅扶手,整个人身上散发着慵懒味道,眼神清澈无波。

    两人的眼神交织在一起,将之间的距离织满了温馨与柔和,互相凝视了会,江蓠的眼睛弯起,一抹微笑从江蓠嘴角绽放,说道:“你醒啦。”

    王实仙留恋刚才的感觉,抗议地说道:“不能多看会吗?”

    晕红爬上脸颊,江蓠将书合上,说道:“瞎说什么呢!睡好了,就赶紧起来,军队那边来人都等你大半天了。”

    “我睡了多久?”应该是武馆选址的事,王实仙倒是不着急。

    “足足两天。”

    比预想的好,上次从春国回来,他可是睡了四五天才醒来。

    王实仙坐起身子,发现自己换了睡衣,左肩上的伤口已重新处理过了,房间里扫了一眼,苦笑着说道:“谁帮我换的衣服,那件外套里可有张两百万的支票。”

    “啊?”江蓠惊叫道:“是友友帮你换的,他见那件外套不合身又有点晦气,就扔了!你哪来这么多钱?净慈斋给你的见面礼吗?”

    “是你觉得晦气吧。”江蓠爱干净,王实仙是知道的。

    “是我向青帮要的修门窗的钱。”王实仙看了下新换的门窗,心想哪天再去找沈天南要一张。

    江蓠见王实仙并不太在意,有点无聊地从口袋里摸出了支票,递给王实仙说道:“就这么点吗?你倒是烂好人!”

    “你把这事捅给掌门伯伯,你看他能从沈天南那榨出多少油水!”

    王实仙瘪了瘪嘴,说道:“我烂好人,你伯伯上次诈死才揪出李自茂,不也没怎么样人家吗?”

    江蓠脸黯然下来,说道:“那是伯伯想放过我爸爸。”

    江守约的心思王实仙隐约明白,杀李自茂简单,可杀完了,作为同谋的江守信怎么办?难道也杀了?毕竟一母同胞,江守约肯定下不了手,只能将两人都赶走了事。

    王实仙刚才也是说顺了嘴,看见江蓠黯然,有点不好意思,他知道这是江蓠的心结,不管怎么说江守信都是她的父亲,两位至亲的人为了权位同室操戈,让她难以接受,这才南岛洪门的事情一结束,就跟郑庭基跑到海连市。

    之前江蓠总是埋怨王实仙教她《炼神术》如挤牙膏,现在好久都没见她催过了,看来她在心底不愿意早点回南岛了。

    “你没事多给你伯伯打个电话吧,他心里也不好受。”江守约这人一向粗中有细,像诈死这种细想起来破绽百出的事,他一个掌门偏生做出来了,用就是那群人利欲熏心,在似乎唾手可得的权势面前迷了心志!王实仙真的蛮佩服他的。

    穿了外衣,下了床,王实仙活动了下筋骨,发现江蓠没有说话,也就没继续说下去。

    “阿仙。”王实仙刚走到门口,身后的江蓠忽然唤道。

    “怎么了?”

    “那个净慈斋的秦大家是怎么回事?”

    王实仙本就想找时间和江蓠说这件事,见江蓠主动问起,就将事情讲了一遍。

    “被我一番乱搞,她也是无妄之灾。”王实仙感叹完,对江蓠调笑道:“入世只是她们修行的一部分,净慈斋都是绝情之人,不会发生你想的那种事。”

    “我不担心她,我只是担心你!”江蓠白了王实仙一眼。

    “要不要我立个誓?”王实仙说着乘机抓向江蓠的纤手。

    江蓠脸一红,推开他:“下面的人都快等一天了,你去看看吧。”

    王实仙干脆在房里又磨磨唧唧了会,才满面春风地下了楼。

    透过餐厅玻璃,王实仙看到一个外表斯文的年轻人正坐在沙发上和唐友友聊得火热,没想到竟是个熟人,国安的韦广!不过他出身军方,又与沈起关系密切,曾与王实仙在南业洲一起出生入过,在平北的地下酒吧也打过群架,沈起让他来确实挺合适的,不动声色中就能把事情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