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吃醋的女人
    ,。

    福清武馆前面的路口,王实仙踌躇了好久,走三步退四步,脸色阴晴不定,始终下定不了决心走进武馆。

    “是前边的武馆吗?”身边的秦雨蒙眼角略带笑意问道。

    “啊?是的。”王实仙反应过来挤出丝笑容,只不过笑得比哭还难看。他觉得自己应该是被剑心通明给影响到了,不然绝不会鬼使神差地答应秦雨蒙跟在身边,来寻求消除印记的机缘。王实仙现在还记得云玄真回净慈斋临告别时的警告:净慈斋的女人不是没有爱情,但都是没有结果的苦恋!最终被当作尘埃抹去,成为出世的踏脚石,希望王掌门不要自误!

    王实仙很气愤,太埋汰人了,自己好歹也是有未婚妻的人,怎么对一个女道士有想法!好吧,他承认秦雨蒙是带发修行。苍天可鉴,他对江蓠可是真心的!想到江蓠昨夜提起女道士时的眼神和语气,王实仙打了个哆嗦,这也是为什么他让车子停在路口的原因。

    “那我们怎么不进去?是因为你未婚妻江蓠吗?”

    “啊?当然不是,这就进。”王实仙心狂跳了两下赶紧转身走向武馆,因为他分明看到远处出现了郑庭基和唐友友的身影。

    开什么玩笑,据郑庭基讲述,他当年可是和净慈斋某位有段刻骨铭心的孽缘的。

    “仙哥!”身后传来唐友友的招呼声。

    王实仙当作没听见,反而加快了脚步,走了几步才发现秦雨蒙竟没有跟上,只能停步无奈转身,看到秦雨蒙出神地正望向郑庭基他们。

    下午闲着没事,郑庭基与唐友友出去买菜,回来的路上,他早就发觉王实仙在路口那里鬼鬼祟祟的,接着他心里一动,看向站在王实仙附近的那位女道士,好像时间穿越回那个年代!当年的她就是如此气质,如此打扮,站在山头平和地望着自己,如果说老伴是婚姻的话,那么她可能就是他郑庭基这辈子的爱情了。

    “你是净慈斋的人?”衣袖浮动,郑庭基眨眼间走到跟前问道。

    “净慈斋弟子秦雨蒙见过郑前辈!”秦雨蒙向郑庭基深施一礼。

    郑庭基点了点头,沉声问道“你们斋中言复语言大家可还好?”

    “家师尚好!”

    信息量太大,发现情况的唐友友提着菜一阵猛赶,才跟在郑庭基身后,听到两人的对话,心里震惊不已,向王实仙挤眉弄眼。

    王实仙也目瞪口呆,本来今天精神力消耗过大,有点昏沉,这时更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不会这么巧吧!

    “师父?”郑庭基眼神一凝,呵呵笑了几声,王实仙和唐友友心头一紧,秦雨蒙倒是从骨子里透出一种平和,对郑庭基说道:“我过来之前,刚和师父通过电话,她让我向你问好。”

    郑庭基不置可否,仔细打量了下秦雨蒙,说道:“昨晚不是你。”

    “是我师姐,和王兄有点误会,现在解释清楚了。”秦雨蒙眼波向王实仙一转,继续说道:“晚辈这次入世,要在王兄身边多呆一段时间,也请前辈多加照拂。”

    唐友友嘴张得老大,在秦雨蒙身后向王实仙翘起了大拇指,郑庭基深深地看了正在干笑的王实仙一眼,摇头轻笑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言罢,当先走向武馆。

    “阿福见过掌门师父!”武馆内放了学的阿福竟然也在,刚向郑庭基施完礼,看见掌门师父跟在后面进来了,又恭敬地施了一礼,自从和江蓠在一起,小丫头在礼节方面做得越来越好了,如果不说后面那句话的话。

    “师父,你真厉害!又带回个美女!”阿福眼尖,看见还站在餐厅门外的秦雨蒙惊叫道。这小丫头绝对是故意的!王实仙恨恨地想!亏还是自己叮嘱李清让阿福多来武馆,完全是作茧自缚啊!

    听到阿福夸张的惊叫,正在里边和谷诗逗弄王弛的江蓠眼神一厉,抬头往外望去,果然在王实仙身后看到一位女道士,此女身上宽大的道袍丝毫不掩丽色,反而让她多了出尘脱俗之感,没想到戏言竟成真,王实仙这个猥琐男真带回了个女道士!江蓠心里一酸,眼中厉色闪过,升起了一团雾气。

    “你就是王兄的未婚妻吧?”秦雨蒙看抱着王弛的谷诗,转头对王实仙说道“你儿子都有了啊?”

    “我不是。”本来心中有些敌意的谷诗,不知为何,虽然还是冷着脸,语气却缓和了很多,解释道:“这是王掌门的弟子。“

    秦雨蒙发现自己搞错了,这婴儿确实有很多地方长得很像王实仙,她歉然地对江蓠说道:“你好,我叫秦雨蒙,是王掌门的朋友,很高兴认识你。“

    江蓠没有理秦雨蒙,盯着王实仙身上的衣服,说道:“你怎么换了身衣服?”

    “和别人打了一架,那身衣服破了。”王实仙说道。

    江蓠怎会看不出王实仙脸色不好,只是她就是忍不住要生气。

    吃醋的女人果然不是剑心通明所能影响的,秦雨蒙第一次遇到对她这么不客气的人,本来有心替王实仙说明下,只是和王实仙搏杀的人毕竟是她师姐,而且这江蓠明显对她有敌意,想了想还是闭上了嘴,幸好那边郑庭基说话了。

    “阿蓠,你让阿仙休息下吧,他刚才应该与人打了一架,精神上的消耗很大。”关键时刻还是郑庭基一锤定音。

    江蓠委屈地叫了声曾爷爷,眼中的泪水流了下来,寒声对秦雨蒙说道:“昨晚来的人是你吗?”

    王实仙看了心疼,强忍着精神上的疲惫说道:“阿蓠,昨晚那是秦大家的师姐,之前有点误会,现在已经解开了。”

    “所以你们就一起回来了?”江蓠嘶声说道:“你去数数武馆还空几个房间,再多回几个吧!”

    秦雨蒙在山门何曾见过这么有趣场面,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切。

    王实仙也觉得武馆里的女人多了点。幸好吴媛已经出去找到工作了,不然会更尴尬!正想着,就听到大门口传来吴媛与老吴说话的声音,他干脆眼一闭,晕了过去。阅读,。

    还在找”当代武林掌门录”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