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娓娓道来
    ,。

    “沈帮主,能否先让你的人退下去?”秦雨蒙眼望沈天南说道。

    “你们都先出去吧。”沈天南不自觉地吩咐道,看着手下帮众走出前院,他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自己为何要听这位女道士的话?

    “剑心通明”其实并没有惑人心志的力量,只是因为心法本身的平和,会让身处剑心通明领域内之人也受此影响,降低对施法者的戒备与敌意,沈天南也是自己内心深处不想掺和此事,才会下意识地顺从了秦雨蒙的话。

    头脑有些昏沉,王实仙强打精神,对秦雨蒙笑了笑,他很欣慰地看到是秦雨蒙拦下刚才那致命的一剑。

    直到现在,王实仙都不认为自己今天强闯沈宅有什么错,唯一错估的就是云玄真杀他的决心,可这恰恰是最让他不解与愤怒的地方!

    长剑已归鞘,见师妹阻在身前,云玄真也不再坚持,掏出手帕,拭去嘴角的血迹,又恢复了风轻云淡的模样。

    这就是差距啊!王实仙看了下自己灰头土脸的形像,突然觉得行走江湖随身带条手帕非常有必要。

    “云大家,要不老夫也回避下?”沈天南说道。

    “既然我师妹来了,且先听她如何说,麻烦沈帮主了。”

    沈天南快步离开,钻入了后院。

    王实仙只知道秦雨蒙姓秦,也听过别人称呼她秦大家,知道“大家”是很早以前对女性的尊称,可让他也叫“秦大家”,总觉得有点别扭。

    “秦,秦大家!”王实仙迫切地想知道缘由,皱着眉头问道:“我们之前好像没什么矛盾吧,你能给我个解释吗?事情为何到如此地步!”

    云玄真看着师妹问道:“雨蒙,你刚才说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样,是怎么回事?”

    秦雨蒙歉意地看了王实仙说道:“王兄,请稍安勿躁,容我慢慢道来。”

    王实仙有些奇怪地看着秦雨蒙的表情,在他的记忆中这个叫“秦雨蒙”的女道士一向平和,表情没有这么丰富啊?

    “师傅看到你不告而别,知道你可能过来找王兄的麻烦,所以才命我赶来阻止,我先去了趟平北,然后才来到海连,幸好赶上了。”秦雨蒙没有直接切入正题,反而面向师姐娓娓道来,闲聊似的问道:“师姐来海连几日了?”

    “我在海连已经有四天了。”气氛不知不觉中缓和了下来。

    秦雨蒙点了点头,说道:“还是师姐聪明,直接守在海连。”

    “王兄,我要说声对不起!”秦雨蒙转头对王实仙歉然说道:“其实在熊国,我也曾想杀了你。”

    王实仙听了眉毛一扬。

    “我与师姐出身于净慈斋,想必王兄应该听说过,多年前,我们两派曾共同签订过隐世协议。”

    王实仙点了点头,嘲讽地说道:“净慈斋心怀天下,我们全真只是蝇附骥尾而已。”

    做事情总是谤誉相随,对王实仙语气中的嘲讽,秦雨蒙与云玄真不以为意,。

    “心是菩提树,身为明镜台,明镜本清净,何处染尘埃,本门的心法脱胎于佛门,讲究心境的纯粹,万物不留心,才能突破玄关,最后才能破碎虚空。”秦雨蒙继续说道。

    “当然这种纯粹,不是说本就无物,而是染后再拭去的的纯粹,所以才有了我们的入世。”

    “世人只以为我们是乱世才出世,其实是误解,只是乱世之中,世人悲苦,如果我们能拯救,对我们的心境更是一种提升,所以本斋弟子往往积极参与其中,显眼了一些。”

    “入世、出世本就是我们修行的一部分,倒不是本斋不愿遵守隐世协议。”

    能把这种事情解释得如此清新脱俗,王实仙冷“哼”了一声,表示抗议。

    “因为早年的一些情谊,本斋一直都与华夏的高层有联系,前段时间听说熊国发生了件可能关系到华夏过未来的事情,正好我需要入世,就主动参与了。”

    “可惜我心法刚成未久,在王兄被飞碟摄入之前,识海受到冲击,在心境之中留下王兄的印记。”秦雨蒙提起人生憾事时显得颇为淡然。

    王实仙渐渐听得入神,没想到根真的在自己身上,当时他自己因为小元神的存在,惊动了外星人类休眠的元神,引发它的本能反击,要不是窍位之中有原本属于韩立的元神之力的存在,替小元神挡了一击,他自己都要魂飞魄灭。

    “现在我的心法上有了这丝难以抹去的印记,入世而出不了世,会让我无法进入到下一层境界之中。”

    “我也曾以为杀了王兄,印记的主体在这世上不存在了,心境上的印记自然就会淡化,心法上的破绽自然就可以解决。”

    “那日我的腿受伤了,幸亏王兄背负,那时我确实有了不好的念头。”秦雨蒙笑道。

    云玄真第一次听说王实仙背过秦雨蒙,眼中闪过奇异的目光。王实仙倒是遍体生寒,当时在浓雾中秦雨蒙的手正揽在他的脖子上,真要有什么异动,神仙也难救自己!

    “多谢秦大家的不杀之恩!”王实仙苦笑道。

    “不,应该是我谢谢你,没有你的背负,我或许真的就进入了歧途。”

    “这事对你打击应该很大吧,难怪你后来不辞而别。”王实仙感慨道,对一名修行者来说,大道无望意味着什么,王实仙深有体会,换位思考下,如果自己面临这种情况会如何做?会说得如此轻松吗?

    “我不辞而别,确实是因为心灰意冷。”秦雨蒙眼中露出回忆之色,这是一段苦涩的回山之旅,也是一段难望的心灵磨难过程。

    “师姐,师傅与斋主没有让人出山击杀王兄,除了悲天悯人,更重要的是她们认为这样做,很可能反而让印记更深,再也没有消除的机会。”

    “师傅真如此说?”云玄真问道,如是这样,自己差点铸成大错。

    秦雨蒙点了点头,轻声说道:“这本就是入世的一部分,只是我的太艰难了一些。“阅读,。

    还在找”当代武林掌门录”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