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反转之间
    看着院中激烈的打斗,一边有郑庭基撑腰,一边是神秘莫测的净慈斋,沈天南头大如斗,今天无论是谁在沈宅中死伤,他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无论是电话通知还是闯入沈宅下手的分寸,王实仙留下的余地,沈天南明明已经接收到了,他也有意在双方中间做个和事佬,可云玄真表现出来的杀意让他吃惊,一时间事情竟滑入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因为秦雨蒙的关系,王实仙本来对云玄真并没有多少杀机,堵上门来,除了要出口气,警告下青帮他并不好惹,也是希望能在沈天南的调解下,有什么误会,能当面解开更好。可见到云玄真的那一刻,面对这种平静偏执的人,王实仙就知道自己的想法过于美好了!

    有事说事,有理说理,可“你的存在,会毁了一位天才的前途”算什么?忌贤妒能吗?更像是随便找个理由,反正要杀你。面对你死我活的场面,王实仙从不会手软,更不会退缩!

    沈宅前院,剑光纵横,一条人影倏然急退,漫天剑气一敛,化为一道寒光,如影随形。王实仙的左肩处已被破开道血口,鲜血溅出,他身形左右变换数次,都被云玄真提前封堵住,一退一进,剑尖始终对着他的胸口要害。

    王实仙面色冷峻,面向云玄真,急速后退的双脚毫不错乱,长啸一声,两只手掌一合,竟欲将云玄真的长剑夹在其中。云玄真眼中光芒大作,长剑不闪不避,去势更急,眼看就要刺入王实仙的身体,云玄真有信心在王实仙夹住自己长剑之前,将剑尖送入王实仙的胸口!

    突然似乎已成定局的形势再次发生变化,王实仙早就蓄势待发的身体极限中侧身,不退反进,贴着长剑侵到云玄真的近身之处,夹向长剑的双掌连绵不断拍向云玄真!原来王实仙的两掌跟本就没有夹剑的打算,只是诱骗云玄真将招式用实。

    剑心通明心法是以静、守、虚、无为主,以不变应万变,招式含而不发,待敌动而后动,料敌先机,后发先至。招式一旦用实,就意味着缺少了变化的可能,这才让王实仙抓住了机会,一举近敌。

    云玄真单掌击出,想将王实仙逼出去,拉开进攻的空间,可搏杀经验丰富王实仙这次根本就不给她的机会,怒吼一声,提起全身的功力与云玄真硬拼了一掌,五脏六腑受到重击,气息翻涌,嘴角溢出鲜血,但王实仙的身体在颤抖中继续前压,各个部位都化成了武器,轰向云玄真。

    不能在第一时间逼退王实仙,手中长剑这时反成了累赘,云玄真只得松开长剑,随着长剑坠地,两人的拳脚已经闪电般相击十几次。

    “轰!”一条人影再次弹开,手脚酸麻,模样凄惨的王实仙甫一落地,又猛扑了上去,两眼闪出摄人的光芒,“履霜破冰掌”全力展开,不管防守一味抢攻,完全就是搏命!

    云玄真的姿态依旧从容,举手投足中有着大家风范,虽然呼吸有点急促,但招式不见丝毫散乱,她有信心在接下来十几招内将王实仙击倒。

    十几招转瞬而过,王实仙果然又被击飞了出去,在空中喷出一口鲜血,摔到地上,王实仙心中苦笑,看来不得不动用那一招了,只是不知道这次要睡几天?

    云玄真迈步走到长剑处,脚尖一点,长剑跳起落入她的手里,让这一切就此结束吧!

    王实仙从地上缓缓地站了起来,身上凝聚的气势早已消散,两只眼睛却明亮异常,四目相对间,云玄真突然觉得自己的识海被一股迎面而来的能量狠狠地一撞,头脑“嗡”地一声,眩晕了起来,思维有了短暂的停顿,等她回过神来时,却发现王实仙的两只拳头已经快轰到自己的身体上!

    来不及躲闪了,云玄真只能猛提一口内力,硬生生地受了这两拳,胸口内陷,人腾空而起,直飞出十几米远,摔在地上!

    识海中的精神力被小元神当作武器几乎全部甩出,王实仙面色苍白,头脑昏沉,有些摇摇欲坠,他心里叹了口气,知道轰在云玄真身上的大部分力量被她成功卸掉了!果然,云玄真拄着长剑站了起来,脸色殷红,口一张,喷出黑色的血块,人却已经好了许多。

    云玄真面色已不复从容,娥眉紧皱,嘴角不断有鲜血溢出,自从她三十五岁那年练成剑心通明以来,还从没有对周遭失去过掌握!而在刚才,她竟有片刻失去了意识!她知道自己刚才遇到了精神类能量的攻击,也清楚对面王实仙糟糕的状态。

    对面前的年轻人,云玄真有了欣赏之心,可这并不妨碍她提起了长剑,脚一点地面,人剑合一,冲向几乎无抵抗能力的王实仙。

    在旁边观战的沈天南,对王实仙神奇地一击早已见怪不怪,看到王实仙就要命丧云大家的剑下,他终于了决断,必须做点什么!不能再任由事情发展下去了!他向长老施了个眼色,刚要冲上前去,阻止云大家。

    异变突起,一道剑光自院墙处闪至,准确地撞在云玄真的长剑之上,云玄真手中长剑偏离,收住了剑势,眼中一位年轻的女道士显出身形。

    “师妹!”云玄真惊讶地说道:“你怎么来了?”

    本待奋起余力,拼死一搏的王实仙看到熟悉的身影,也有点搞不清情况,当然他极度疲劳昏沉的头脑也不允许他有什么思考。

    沈天南看到又来了位净慈斋的女道士,却阻止了云大家,难道事情有什么反转不成?

    秦雨蒙看了王实仙一眼,看他双眼已经无神,意识有点迷离,知道他并无大碍,才转过头对师姐说道:“师姐,是师傅让我过来的。”

    “你走开,让我杀了他!”云玄真说道。

    秦雨蒙看着钗横鬓乱、道袍上满是血污的师姐,平和的心里有了丝波动,摇了摇头说道:“师姐,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找本站请搜索“6毛网”或输入:.6o.

    还在找”当代武林掌门录”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