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执拗的女人
    “多少年了,俺以为自己早就看开了,没想到刚才还是有点着相。”郑庭基看来已经彻底摆脱了负面情绪,笑道:“说起来净慈斋的人身上有股奇怪的魔力,可以让人不自觉地对她们产生信服感,不知阿仙可有过体验?”

    江蓠狐疑地看了看王实仙,王实仙当作没看见她的目光,点了点头,这点他早就发现了,不过明显他的小元神倒是不受剑心通明的影响。

    “净慈斋的人,一般都是执拗型的,不会轻言放弃,刚才那女子肯定还会再来。”郑庭基提醒道。

    王实仙一张苦瓜脸,唐友友看了感到好笑,江蓠反而担心了起来,说道:“这怎么成,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一时间,王实仙觉得自己以后的生活暗无天日,元阳的事还没彻底解决,冈本美惠怎么看都不是个心胸宽广的人,当然这事摊谁身上都宽广不起来;机甲的事余波未现,闭上眼睛那些国际上的间谍迟早都会找上他的;现在又莫名其妙地惹上净慈斋,还是一群疯女人!

    想想自己一出门,随时就有几把长枪,若干长剑伺候着,王实仙就头皮发麻。

    “阿仙,你当真不记得怎么招惹人家了吗?”

    王实仙很认真地回想了一般,茫然地摇了摇头。

    江蓠眼里凶光一现,缓缓说道:“要不,引出来,杀掉算了!”

    “太残忍了吧?”在郑庭基的描述中净慈庵满足了唐友友对神仙姐姐的想象,他觉得有点于心不忍,至于他的仙哥,反正又杀不死,再说能被美女惦记也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王实仙蓦地想起了秦雨蒙那张平和淡然的娇颜,毕竟并肩作战过,真要结下解不开的仇怨,实在不是他愿意的事情,他更愿意想搞清楚是不是双方有什么误会存在。可是江蓠的话,他又不好明着反对,幸好郑庭基也表示了反对。

    “净慈斋要是像全真派一样就两三个人,杀也就杀了!可她们是一群人!此女四十多岁却能晋入剑心通明的境界,在净慈庵中都算得上天才,如果她要出了意外,嘿嘿。”郑庭基也感到王实仙挺可怜的。

    听到郑庭基的话,王实仙心中苦笑,全真派人手少确实硬伤,也难怪自己堂堂一个掌门却被这么多人觊觎。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王实仙豪气地说道。江蓠却对王实仙不肯施以辣手有点不满,不过她也了解王实仙的性子,不真正感到生命受到威胁,他不会出手伤人性命,说难听点这就是迂腐!一点都不像其他修行者的狠辣,稍感威胁,就把对方干掉,以消除隐患,省得后面变得无法收拾。

    “散了吧。”郑庭基不置可否,一步跨出,人已到了门外。

    江蓠冷眼看了王实仙一眼,本想再叮嘱他下,可看他那副圣母样,就心里有气,扭身出去了。

    “到我屋里去吧!”唐友友邀请道。

    “算了,你还要练功,我到天台上转转,”修行者很忌讳离得太近,修炼时相互之间形成干扰,以前和唐友友住在李清老房子里时,明着说两人住在一个房间,其实王实仙都尽量把房间单独留给唐友友,这也是为什么唐友友虽然有时被王实仙欺负但还是愿意呆在他旁边的原因。

    王实仙来到天台上的小平台上时,意外地发现了躺椅被摆放在那里,这可是当初搬家时江蓠从李清旧居里顺出来的,一直被江蓠放在自己的房间里。

    初冬寒冷的风对修行者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反而为夜色平添了几分清冽,躺在躺椅上,王实仙可以想像出江蓠也躺在躺椅上曼妙的身影。

    刚才江蓠穿着秋衣就冲进了他的房间,她的身形曲线虽然并不夸张,但那饱满青春的美尽收眼底,王实仙总是有意无意间挡在唐友友的面前,却忍不住将自己的视线停落在江蓠的身上。

    江蓠是美丽的,美丽的她在这空旷的小平台处会看什么呢?会想什么呢?王实仙痴了一会,在躺椅旁边开始盘膝打坐。

    道袍女子穿街越户徐徐而行,偏偏从视野中一闪即没,深夜中路上不多的行人只会觉得有丝香风吹拂,哪里知道有位女道士刚刚从身边掠过。

    客厅之中,沈天南没有休息,青帮自从他师傅开始就与净慈斋有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每当遇到困难时,求上净慈斋,对方总能很快帮疏通关系,事情迎刃而解,这也是青帮在脱离南岛洪门山门后这么多年来,还能活得如此滋润的原因。

    越接触越觉得恐怖,沈天南心里明白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奇怪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对方除了发出过几次不痛不痒的协助请求,却始终没有对青帮有什么干涉。

    除了上门求助,依照师傅的吩咐,每当逢年过节,沈天南总会派人到无何有之乡送上份孝敬,净慈斋也从不拒绝。

    随着最新监控系统发出的警报,门一开一合间,女道士出现在座位上,郑庭基说此女已四十多岁,那不会错的,可此女面容清丽,看上去竟只比秦雨蒙成熟了少许,身量甚高,坐在椅子上气度端然。

    “云大家。“沈天南站了起来,关切地问道:“事情办得如何?“

    几天前,这云姓女道士就找上门来,虽然不知道云姓女道士要福清武馆的资料所为何事,但沈天南还是顺从地将青帮掌握的所有关于福清武馆资料交给了她。

    事后,沈天南才觉得有点不妥当,毕竟洪门的老祖宗郑庭基也住在那里。

    此番云姓女道士身负长剑大半夜出去,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对结果沈天南心里也并不看好。

    “不好。“云姓女道士平和地说道。

    “可能要多叨扰沈香主一段时间了。“

    “云大家客气了,能为净慈斋出点力,也是我们青帮的荣幸。“说话间,沈天南脑海中浮出郑庭基高大的身影,忽然觉得屁股隐隐作痛。

    还在找”当代武林掌门录”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