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重回故地
    ..,

    王实仙被押着从军机上下来,看着四周如临大敌的军人,淡然地挪动着被高强度塑料绳索缚在一起的双脚,他的眼睛眯了起来,无声地笑了起来。

    军方认为已经很清楚王实仙的战斗力了,在他们看来这样的高强度绳索足以捆死一般的修行者,但他们不知道,修行者也各不相同,总有几个怪胎超越年龄地强大。当然王实仙此时并没有挣断塑料绳索的念头,暴起杀人,夺路而逃,沦落成华夏国的通缉犯并不在他的计划之内。

    虽然有大家小家之分,但王实仙显然更认可自己是全真掌门的身份,他不可能当什么劳什子少校,去配合什么研究所进行机甲研究,他需要用激烈的行动向华夏的高层表明自己坚决的态度,他不是逆来顺受的人,他对世俗人眼里的高官厚禄并不感兴趣。

    有价值的人怎么折腾都会被原谅,现在王实仙很好奇,他会被带到哪里去,总不会真的被送到监狱里关几年吧?如果那样的话,可就亏大发了!不过三年的牢狱之灾能换取一世的自由也是值得的,权当闭关好了。

    事实证明华夏高层的气度还是很大的,王实仙被带到地下研究所后就恢复了自由,如果这还能算是自由的话。

    华夏国第十三研究所,云集了华夏国几乎所有最顶尖的人才,优秀的学者专家比比皆是,自从三年前国安付出重大代价获得一副破损的机甲后,他们就被召集到此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从事机甲方面的研究,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将全部的心神投入他们各自负责的领域,连职场里惯常的寒暄都很少见。

    一个星期下来,王实仙几乎就没看到过他们有什么娱乐活动,连吃饭时间都在讨论着研究方面的事情,好在王实仙也是在闭关洞府里闭过关的人,耐得住寂寞,反而对这种繁忙有序的气氛有点喜欢。

    王实仙被分配在三层f区,拥有一间单独的房间,十几个平方,一房一卫,一床一桌一马桶,他所获得权限,只能让他在三层这一环形区域活动。

    每天修行结束,他都会站在三层平台处,透过玻璃幕墙,看着下方圆形大平台上那两台机甲,很多身穿白色工作服的人围着机甲繁忙地工作着,偶尔也会有几名研究人员从他的身后经过,眼中露出同情的神色。

    这些日子里经常有人来拜访王实仙,详细询问着那日他在飞碟里与外星人类对话中的每一个细节。

    “粒子?粒子能?通过截获宇宙天体抛射出来的粒子作为能源,确实能解决星际远航的能源问题。”

    “飞碟内部是通过粒子反应堆来获得转换能量还是直接使用粒子作为能源?”一位语速极快的老者喃喃自语道,这是名研究宇宙粒子的学者。

    “请问,你在被光柱照住后,身体的具体感觉是如何?”

    “飞碟内部的材质是什么触感?”

    “飞碟大厅的布局你能详细地描述一遍吗?”几位材料专家过来时问道。

    “太一星的人类只是人类的种子。”

    “也就是说人类可以通过修改基因来获得储存宇宙粒子的能力。”

    “我们的基因也是被修改过的?”

    生物基因研究学者不怀好意,王实仙老觉得这几个家伙想剖开他,好好研一番。

    “电离层是那名外星人类布下的监控网,他真的是如此说的吗?”

    “祖星地球的信息,那外星人类有没有透露更多?”

    “人类的宇宙对手,还有一支力量守在一星?”战略专家也来找王实仙聊聊天。

    王实仙本想抱着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拒绝回答任何问题,但看着一双双求知若渴的眼睛,他还是忍不住将知道的告知他们。或许董文广说得对,他就是一个迂腐的人,还不够狠!

    但王实仙一直拒绝研究所里让他再次操控机甲的请求,开什么玩笑,上次就被关在里边差点出不来!还想让他进去?王实仙发誓,除非研究人员找出关闭机甲的方法,不然他再也不接近机甲一步。

    研究所终是没有强迫王实仙,因为他的少校军衔任命令还是发下来了,文职的,技术军衔。

    奇怪的是军事院里的人始终没人来找过他,在王实仙的心里,至少沈起也应该来找他聊聊的,

    研究所里的日子还算充实,《炼神术》标注的第六个窍位已被打通,窍位中的蕴藏的元神之力释放出来后直接被小元神吸收掉,小元神在识海中不再是黄豆般大小,长大了点变成了个花生米,王实仙很好奇,等三十二个窍位都打通了,小元神会长成什么样?难道会只是单纯地长高吗?

    令人遗憾的是,王实仙之前受损萎缩的识还没有完成恢复,估计等第七个窍位打通后就可以重复旧观了。

    如果从过日子的角度,其实这样的生活也不错,但王实仙一直在寻找着脱身的机会。

    直到有一天,王实仙在基地里看到了程梦佳的身影。

    “啪!“碗碎在了地上,江蓠弯下腰,想去收拾,眼睛却红了起来,泪水不知为何总是控制不住地流下。

    “他是为你们国安工作的,怎么能说没了消息呢?“江蓠抬起头来,对谷诗说道。

    “这都多久了!一个月了!生不见人活不见尸的!“江蓠的声音越来越高。

    谷诗沉默了,这些日子,她也无数次地去问伏裕华,去找钱局长,可始终打听不到结果,有时她都甚至不敢回武馆,害怕见到江蓠她们失望的眼神。

    碗掉到地上,只是江蓠心神游离的缘故,唐友友歉然地对谷诗笑了笑,劝道:“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说不定明天仙哥就回来了。“

    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郑庭基忽然开口说道:“阿蓠,男人出门做事,女人在家更要稳,天天愁眉苦脸的,像什么样子!“

    “对不起,我也知道这不关你的事,可我……。“江蓠低下了头,向谷诗说道。

    “我明天去趟平北。“谷诗轻声说道。

    还在找”当代武林掌门录”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